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四十九章 正哥威武!
    重哥命人抬走站不起身的东哥,目光却不着痕迹的剜了萧正一眼,眼中隐隐有一丝恶毒闪过。∮燃∮文∮小∮说,www.ranwen.org看来是把这桩恩怨强加在了萧正身上。

    众人走后,堂皇的餐厅再度平静起来。叶世官冰冷的脸色也恢复原貌,向萧正笑道:“下面的人不懂事,让你看笑话了。”

    “哪里的话。”萧正摇摇头,含蓄道。“要不是你出面,李丰这场子可没人能找回来。”

    “大家是多年的好兄弟,说这话太见外了。来,现在该有心情陪和喝两杯了吧?”叶世官笑着举杯,神情豪爽。

    “喝。”萧正举杯,脸色如常。

    三人几杯烈酒下肚,正在叶世官的带领下追忆过去,门外却响起一道响如龙钟的叫唤。

    “正哥,我正哥在哪里!?”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魁梧之极的青年男子闯入客厅。仿佛如入无人之境,横冲直撞。

    “瞎叫什么呢?”叶世官埋怨道。“你还知道回来?你正哥已经酒足饭饱,准备回家了。”

    黑熊定睛望向萧正,一脸激动道:“正哥,我想死你了!”说罢如猛虎扑食般扑过来,一把抱住萧正。

    “喂,松开,你弄疼我了。”萧正龇牙咧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纯粹的笑容。

    黑熊。当年一起闯江湖的好兄弟。五人中最直爽的家伙,也与萧正走得最近,最亲密。可以说,他对萧正的崇拜,犹胜带头大哥的叶世官。

    两人五年不见,黑熊不像李丰那么矜持,也不像叶世官那么客套寒暄,用最直接的行动表达了对萧正的思念。

    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猛的压住萧正,差点没把萧正的老腰给压折。

    “嘿嘿——”黑熊松开萧正,挠头傻笑道。“正哥,这几年你都跑哪里去了?怎么也不和兄弟们联系。我都差点寻人启事了!”

    “有这么夸张吗?”萧正白了黑熊一眼。“就你认识的那几个字,能写一篇寻人启事?”

    黑熊咧嘴憨笑,搓手道:“我不会,叶哥总会吧?我不管,这次你可不准再跑。不然我就江湖追杀令,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让你无处藏身!”

    “少肉麻。”萧正一脸嫌弃道。

    黑熊自肺腑的大笑,一屁股坐在萧正旁边,也不顾及李丰和叶世官的心情,端起酒杯瓮声瓮气道:“正哥,咱们走一个,今天不醉不归!”

    萧正举杯相碰,豪放饮尽。

    众人一番畅饮,当黑熊知道萧正居然在一家公司当保安时,他火冒三丈,拍案而起:“哪个有眼无珠的臭娘们让正哥你当看门的?活腻了还是皮痒?回头我就抄家伙削她丫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萧正瞪了黑熊一眼,没好气道。“这可是我回国后的头一份工作,你要给我搞砸了,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黑熊一缩脖子,忌惮道:“正哥。你不会真打算当一辈子保安吧?过来我们一起干。不说别的,放眼明珠,现在唯一还能和咱们叫板的,也就赵老四那老王八蛋,别的不是投靠了咱们,就是被咱们灭了!大有前途啊!”

    “打打杀杀已经不适合我了。”萧正点了一根烟,摇头道。“我就想吃口安稳饭,你也别再劝我,不然我以后见你就绕路走。”

    黑熊一听当场就急了,嚷嚷道:“别啊正哥,我不说还不行吗?顶多我以后只找你吃饭喝酒,一个屁也不多放!”

    “那没问题。”萧正上下端详穿名牌戴金表的黑熊,眯眼笑道。“不错,典型的暴户打扮。以后酒钱就算在你头上了。”

    黑熊大手一挥,豪迈道:“没问题!”说罢又有些心虚的追问萧正。“正哥,我这么穿真像暴户?我觉得蛮精神的啊。”

    “的确很符合你的风格。”萧正笑着点头。

    “那就对了!”黑熊傻笑几声,又开了一瓶茅台和萧正拼酒。

    然而众人并没注意到,当萧正评价黑熊穿像一个暴户时,叶世官的眼角明显掠过一丝不自然的神采。似乎对这种词汇极为敏感,听起来刺耳之极。

    中午两点,酒足饭饱的四人在客厅喝了杯香茗,吃了几块水果,萧正便起身告辞,道:“我该回公司上班了。”

    “请一天假吧。”叶世官微笑道。“咱们这么多年没见,还没聊聊你这几年都在干什么呢。”

    “就是!”黑熊十分热情道。“正哥,你在哪家公司上班,我去帮你请假!咱们晚上接着喝。”

    “我才上班两天就请假,你想害我被老板炒鱿鱼啊?”萧正瞪了黑熊一眼。遂又冲叶世官笑道。“回头我做东,请你们吃顿好的。今儿我真要赶回去上班了。”

    叶世官面露难色,也没再强求。反倒是黑熊一个劲儿怂恿萧正辞职,却被萧正一脚踢飞。

    “别以为你牛高马大老子就怕你!”萧正冷言冷语道。“逼急了老子,照样打的你满地找牙!”

    黑熊揉了揉屁股,苦恼道:“正哥,你真是一点没变,还是这么暴力。”

    “你也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欠抽!”萧正冷冷道。

    闲扯了几句,萧正起身告辞。黑熊和叶世官则一路送到别墅外。这才挥手告别。

    “正哥,回头把你工作的地址告诉我,我好找你喝酒!”黑熊依依不舍道。

    “好的。”萧正笑着点头,遂又向叶世官招手道。“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叶世官笑着挥手。

    “嗯。”

    因为李丰没车,萧正就顺便送他回家。二人驶出别墅区,萧正揉了揉因喝酒太猛有些胀的眉心,嘟哝道:“黑熊这小子一点没变,喝酒还是那么冲。”

    “你也是。酒量还是那么好。换做我,早被黑熊放倒了。”李丰点了一根烟,眼神有些恍惚。

    萧正笑了笑,话锋突然一转,问道:“你现在和黑熊联系多吗?”

    李丰摇头道:“他偶尔会喊我来家里喝酒,但不常见。”

    萧正点点头,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别怪我多想。我觉得你在刻意疏远他们。”

    李丰抽烟的动作滞了滞,苦笑道:“叶哥现在是明珠呼风唤雨的大人物,黑熊是连赵四爷都摒弃门户之见,出言盛赞的级打手。而我,只是一个瘸了一条腿的三流车手。没了共同话语,强行凑在一起只会让大家尴尬。我有自知之明,也没想过沾他们的光。现在挺好,偶尔跑一场比赛,拿到的酬劳够我挥霍小半年,日子也算自在。”

    萧正抿唇道:“我印象中的李丰,车技一流,绕弯从不犹豫,不管对手有多强,你总是充满自信。也从来没输过一场。可现在,你似乎能轻松的接受自己的失败。这不像你。”

    “正哥。你似乎忘记了,我已经瘸了。还能在赛车界混口饭吃,已经是老天眷顾了。”李丰脸色黯淡道。

    “这只是你的借口。”萧正认真道。“我看过你今天的比赛。在最后一个弯道,对方根本没机会你。就算你双腿残废,凭你的技术,他也不可能赢你。你在怕什么?”

    李丰表情有些僵硬,使劲抽了两口香烟,声线沙哑道:“正哥,人会变的。起码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生变化。是,我当年飙车像疯子一样,但那是因为我年轻,我什么也不怕。可现在我知道怕了。我怕死,怕不能安稳的活。就像你,当年为什么要走?现在为什么不肯回来?你能说你一点没变吗?”

    萧正怔住了,无言以对。

    “正哥,你比我聪明,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看透。但我却付出了一条腿才想明白。”李丰表情苦涩道。“我没你那本事拿得起放得下,等我想放的时候,已经晚了。”

    萧正续了一根烟,目光复杂的注视李丰:“我现在的身份不太方便,帮我看着熊子。这小子缺心眼,我不放心。”

    “我知道。”李丰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熊子人好,讲义气。这几年他常塞钱给我。我说不要就翻脸,和当年一个臭德行。”

    萧正笑了,脑海中浮现出那段让人难忘的经历。却不约而同的,和李丰一起忽略掉了某个本该最有分量的人。

    男人就是这样,明明可以说,却不愿说,也说不出口。即便两人在私底下聊天,也只是极为隐晦的提点了几下,并未说明。

    “提防点重哥。他在明珠的势力不小,虽然归顺了叶哥。但也不是心甘情愿的给叶哥当狗。”李丰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他不敢得罪叶哥,估计会把气撒在你的身上。”

    “撒在我身上?”萧正眯眼笑道。“你第一天认识我萧正?我虽然不混了,也离开了五年。但别说一个不入流的老混子,就算赵四爷想找我的麻烦,也得掂量下晚年生活是不是过腻歪了。”

    李丰闻言,脸上浮现一抹往年的风采:“正哥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