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四十八章 复杂的兄弟情!
    热烈的欢迎,齐声的正哥。⊥燃文小說,www.ranwen.org这就是五年不见的叶世官送给萧正的大礼。很隆重,却让他感到别扭。但萧正还是给了叶世官面子,微笑道:“你才是真的变了。”

    “哦?”一身白色西装的叶世官剑眉一挑,笑道。“我哪里变了?”

    “以前你是叶哥,现在变成了叶老板。住豪宅,开名车。出入有十几个小弟跟着,这还没变?”萧正略一停顿,继而说道。“当然,最大的变化就是帅得让人嫉妒。”

    萧正说的并非违心话,叶世官的确长了一张让女人疯的帅脸。五官挺拔,皮肤白皙,深邃的眼眸仿佛两颗黑色宝石,绽放着迷人的光彩。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更是把他挺拔修长的身躯衬托得高大出挑。别说在道上混,即便丢进娱乐圈、模特界,他也能以火箭的度登上人生巅峰,成为万众瞩目的级大牌。

    “哈哈。几年不见,你小子的嘴巴倒是变甜了。”叶世官一把揽住萧正的肩膀,热情道。“走,进屋吃饭。我让厨房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

    萧正也不推辞,微笑着走进造价不菲的别墅。刚进里屋,他就一眼瞧见了坐在桌旁的李丰,后者见二人进屋,立刻起身道:“叶老板,正哥。”

    “这么客气做什么?”叶世官拍了拍李丰的肩膀,微笑道。“都是老兄弟了,坐。”

    说罢亲自为萧正拉开椅子,笑道:“咱们几兄弟五年没聚在一起吃饭了,今儿一定要不醉不归。”

    说着开了一瓶茅台,为二人倒酒道:“来,我敬你们一杯。”

    李丰很听话的举起酒杯,正要与叶世官碰杯,却现萧正毫无端杯的迹象,只是慢悠悠的掏出香烟,自顾自点了一根。

    “阿正,你怎么了?不喜欢茅台?我这什么酒都有。随便你挑。”叶世官爽朗道。

    萧正喷出一口烟,面无表情的说道:“叶哥,这里没外人。我想问你个事儿。”

    举杯的叶世官微微一怔,好奇道:“什么事?”

    “你有把他当兄弟吗?”萧正指了指李丰,平静问道。

    “当然!”叶世官反应激烈,铿锵有力道。“没有李丰的帮忙,绝没有我叶世官的今天。”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住大豪宅,开名车。他还在外围当车手,赚一份辛苦钱?”萧正脸色愠怒道。

    此言一出,不等叶世官解释,李丰忙不迭放下酒杯,出声道:“正哥,你误会了。叶老板这几年一直很关照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关照会被一个小混混拳打脚踢?”萧正冷冷道。“关照会让你瘸着一条腿去赛车?万一出了差池,丢了小命算谁的?”

    “被人拳打脚踢?”叶世官脸色陡变,目光锐利的盯着李丰。“谁干的?”

    “这个——”李丰嗫嚅着唇角,垂头不语。

    “阿四。”叶世官猛然把酒杯拍在桌上,沉声道。“把人给我找来!”

    “是。叶老板。”一名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领命而去。

    解决了李丰被人殴打一事,叶世官脸色微沉的点了一支烟,缓缓道:“阿正,你说的对。我的确没照顾好李丰,你怪我是应该的。但现在你回来了,咱们兄弟终于又可以聚在一起!以后谁还敢欺负李丰?”

    萧正抽了一口烟,摇头道:“李丰跟你混,你就有义务好好照顾他。至于我,我已经找到一份环境很不错的工作。”

    叶世官不解道:“什么工作?比咱们兄弟一起还吸引你?”

    “普通工作。”萧正淡淡的笑道。“肯定没跟着叶哥你混有前途。但我年纪不小了,不想再折腾。”

    “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一起干还能让你瞎折腾?只要你愿意,我在市中心的一家会所马上就转到你的名下。”叶世官一脸认真的说道。“阿正,咱们认识已经十年了。当初一起火拼街头的时候谁怕过?为什么能有难同当,不能有福同享?回来吧,我很需要你在身边帮忙。”

    萧正苦笑道:“叶哥,你这么说我反而愧疚了。当初咱们在一起瞎混,只是臭味相投, 并没有什么大抱负。后来我远走他乡,也没在你的事业上起到任何的帮助。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我又怎么能接受你的会所呢?让下面的兄弟知道,岂非寒了心?”

    “我要给你,谁敢不服?”叶世官目光凛然道。

    萧正轻轻摇头,解释道:“我现在就想安安静静的过几天平凡日子。叶哥你的生意做的太大,我也没能力帮上忙。有空咱们吃个饭,喝喝茶就好。这方面,你就别为难我了。我真的没那个能力。”

    叶世官脸色微变,轻叹道:“唉。阿正,你要知道,咱们这几个老兄弟,我一直最看好你。只要你肯过来帮我,将来的成就一定在我之上。如果你觉得在我手里做事不顺心,我大可让位给你,兄弟之间,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叶哥你误会我了。”萧正摇头道。“我真的只想过几天平凡日子。你再劝我,我可就走了。”

    “好好好。”叶世官摇摇头,无奈道。“不劝了,咱们喝酒。你小子还是和当年一样犟。谁说也不听。”

    萧正微微一笑,举杯道:“刚才是我不懂事,误会了叶哥,我自罚一杯。”

    “臭小子。我这可是好酒,哪有你自罚的份?”叶世官抢先自干一杯,畅快道。“痛快!”

    几人边吃边聊,萧正看似随意的问道:“黑熊呢?有酒喝他怎么还不出现。”

    “那小子出去疯了,我给他打了电话,看时间他也快到了。”叶世官笑道。

    萧正点点头,也没多问。却注意到了李丰的表现。

    很拘谨,偶尔望向叶世官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一种对强者的膜拜。如果真是兄弟,这种情绪是不该出现的。除非在他眼中,叶世官就是他的老大,他的老板。

    这一点,其实从李丰的现状就能看出端倪。

    以叶世官现如今的能力,就算瘸腿的李丰自卑,不愿留在他的身边,甚至没能力帮上叶世官,他要是想关照李丰,又岂会让曾经的兄弟混的那么差?不惜冒生命危险赚点辛苦钱?

    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二人的关系已经和五年前大不一样了。至于其中究竟生了什么,萧正不知道,也不方便主动询问。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萧正和李丰的关系,远不如李丰和叶世官来得亲近。起码曾经不如。

    说起来,萧正完全是通过叶世官,才认识了飙车技术一流的李丰,以及那个横尸街头的兄弟。而黑熊,则是后来打了一架才认识的。可以说,李丰一直是跟着叶世官混的小弟。只有黑熊,才是同时期建立友谊的兄弟。

    所以萧正即便好奇李丰的过去,也不方便直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尤其在这两人面前,自己本就是半个外人。

    他刚才表的态,其实只是一种简单的试探,并没指望有多好的效果。而叶世官和李丰的态度也让萧正怀疑是否自己多心了。二人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也许仅仅是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以及慢慢长大了,不像年轻时那么纯粹。

    如果真是那样,萧正再问下去,就多少有点枉做小人的嫌疑了。

    吃喝间,领命而去的阿四推门而入,大步走了过来。而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西装笔挺的青年男子,以及萧正打过一次交道的东哥。

    此刻的东哥浑身抖,五官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

    东哥一直想进叶家吃饭,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尤其是,他才得罪了叶老板的好兄弟。这么快就得到叶老板的召见,原因很可能只有一个,他闯祸了!

    “老板,向东来了。”与萧正年龄相仿,表情始终木讷的阿四招了招手,示意浑身抖的向东走近餐桌。

    “嗯。”叶世官放下筷子,那双深邃的眸子射出一团精芒。

    “重哥也赶过来了。”阿四补充了一句。

    “他也来了?”叶世官目光一闪,抿唇道。“怎么,来护犊子?”

    阿四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天王老子来也没用!”叶世官淡然起身,踱步走向了神情惶恐的东哥。只见他随手提起一根高尔夫球棒,来到东哥面前道。“手还是腿?”

    东哥吓得满头大汗,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是满脸无助的望向叶世官,眼中写满哀求之色。

    “我的人,你也敢动?”叶世官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手臂猛然一挥,球棒重重的抽在了东哥的腿上。咔嚓一声脆响,高尔夫球棒顿时化作两截,惨叫声骤然响起,惨绝人寰。

    被一棍子抽得当场倒地的东哥如一只虾米蜷缩在地上,双手死死捂住被抽中的右腿。鼻涕眼泪流了一脸。满地翻滚哀嚎,让人不敢直视。反观叶世官,却只是丢下球棍,踱步回了餐桌,然后冲略有些呆滞的李丰说道:“我和你说过,不管是谁,只要他敢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我叶世官的人,不是谁都能动的!”

    噔噔。

    说话间,门外走来一名身材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他身后跟了四名小弟,额头上却因为急促的脚步而生出汗珠。不停用手帕拭擦着,眼神复杂。

    刚进大厅,他就瞧见了蜷缩在地上痛苦哀嚎的东哥,问道:“叶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儿?阿东是不是闯了什么祸?”

    “你自己领回去慢慢问吧。”叶世官也不起身,直接下逐客令。“麻烦你把他带出去,我正在和朋友吃饭。”

    风风火火赶来的重哥没派上任何用场,就被叶世官两句话打走了,临走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可见叶世官在明珠的威慑力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