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三十四章 辣手摧花阿正哥!
    萧正每每缅怀自己的高中生涯,总觉得当年应该低调点,稳重点,不该太放肆,太出风头。『≤燃『≤文『≤小『≤说,www.ranwen.org否则也不至于回了明珠半年都没个老同学请自己吃饭喝酒唱歌。

    可听着林画音对其妹妹林小筑的评价,萧正无不担忧的想,将来的林小筑还不像个孤魂野鬼飘来荡去,无依无靠,独孤终老?

    反观劣迹斑斑的林小筑,却分毫没被林画音的严词苛责伤害到,只见她放下油渍渍的筷子,像个小狐狸精望向林画音,笑语嫣然道:“姐。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我还以为你对我有偏见呢。”

    萧正哑口无言,暗忖这个林小筑的脸皮比自己还厚。遂又瞄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林画音,心想有个这样的极品小妹,就算她是新奥大Boss,明珠商界的新锐悍将,只怕也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吧?

    果不其然,林画音似乎并不愿与林小筑斗嘴,直接冷面问道:“今天才周四,你不在学校呆着,三更半夜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我要不来个突然袭击,怎么能撞见姐夫呢?”说罢,古灵精怪的林小筑一把挽起萧正的手臂,笑眯眯的说道。“姐,和姐夫什么时候好上的?和家里说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当信差?”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

    什么叫威逼恐吓?

    林小筑把反客为主演绎到了极致,那张和林画音有八成相似,却显得俏皮机灵的脸蛋上写满狡黠的意味。当场将了林画音一军,令局势陷入微妙的凝重。

    不错。林画音绝不希望家里人知道萧正住在这里。更不可能让林小筑通风报信,做什么信差。甚至,从她接受萧正住在这里,就做好了每周末让萧正搬出去的准备,以免被忽然杀来的林小筑逮个正着。可谁能想到林小筑会在三更半夜的周四跑过来,杀她个措手不及?

    “注意你的说话方式。”林画音脸色不善道。“什么姐夫?萧正只是公司的员工。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是吗?”林小筑阴测测的笑道。“平时连我上门来住两天,你都嫌这嫌那,恨不得把我一脚踢出去。你会好心收留公司员工?还是个男的?姐。怎么说你也是货真价值的海龟,难不成真是读书读傻了?嗯,我必须为我聪明的头脑考虑一下了。书可以读,但一定不能读太多。免得和你一样读出毛病。”

    林画音气得俏脸微红,咬牙道:“你哪次来我家做过好事?不是偷钱就是拿东西出去卖。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早报警抓你了!”

    “姐夫——”林小筑脸色陡变,一脸委屈的摇晃着萧正的胳膊。“你看我姐,她的心好狠,居然要报警抓我。”

    被小姑娘委屈的眼神一怂恿,萧正登时勇气可嘉,打圆场道:“林总,小筑始终是你的妹妹。你这样真的有点过分了。”

    “你闭嘴!”林画音柳眉倒竖,怒视萧正。“我教训她关你什么事儿?”

    “咳——”萧正扭头冲林小筑说道。“小姑娘家家偷东西的确不对。做人呢,要有骨气。就算饿死,也绝对不能偷鸡摸狗,作奸犯科。”

    林小筑使劲眨了眨大眼睛,几滴可怜的眼泪生生被她挤出眼眶,扁嘴道:“那就让我饿死好了。反正我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虫。死了也没人关系。”

    林小筑说变脸就变脸,演技那叫一个炉火纯青。就连和她近在咫尺的萧正也被女孩儿逼真的眼泪煽动了怜悯之心。

    遑论她的亲姐姐林画音?

    “你这次偷溜出来又是闯了什么祸?”林画音冷言冷语的问道。眼中却浮现淡淡的关切之意。

    说到底是亲姐妹,还是唯一有走动的亲人。林画音又怎会真的灭绝人性,连亲妹妹都不管?之所以对其态度冷淡,不近人情,实属林小筑简直是个让人疯的惹事精。她才来明珠读书两年,就把林画音折腾的几欲崩溃,连电话都不敢轻易接,就怕她又捅出大漏子。

    可瞧着小筑满脸委屈的可怜样儿,林画音又于心不忍,无法坐视不理。算得上铁腕大Boss的绝对软肋。

    “人家就不能是想姐了,来看看你吗?”小姑娘挣开萧正的手臂,抓起沙上的可爱包包,从里面取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韩式面膜,委屈道。“诺。下午我听说这款限量版面膜在预售,所以跑去商场给你买。足足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拿到这一盒。”林小筑可怜巴巴的说道。“我还不是担心你天天熬夜对皮肤不好,所以才想给你买这款明星御用面膜。你倒好,见到我就一通责备…”

    林画音闻言,心中也是一软,柔声道:“面膜什么时候买都可以,你还是学生,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用功读书,备战一年后的高考。怎么能随便翘课呢?”

    “这不是限量款嘛,过了今天,下次就要等明天才有的卖了。”林小筑垂下头,一副我虽然错了,但我所有的过错,全都因为你的模样。活生生逼出了林画音的自责心理。

    “好了好了。这次算了。晚上就在这里睡吧。明天早点起床回学校。”林画音一脸庄重的说道。“下次可不许这么顽皮,知道吗?”

    “嗯嗯。”林小筑如小鸡吃米般点头,破涕为笑道。“姐姐你真好!”

    “古灵精怪!”林画音板着脸道。“洗了澡就早点睡。我明早有个会议,先去睡了。”

    “姐姐晚安!”林小筑点头哈腰,一副丫鬟恭送小主的模样儿,逗得林画音险些破功。

    送走气场强大,不苟言笑的林画音。林小筑松了口气,迅恢复本来面貌,一股脑把自己扔在柔软的真皮沙上,鞋也不脱,得意的笑道:“成功过关!”

    萧正摇头苦笑,正打算回房睡觉,和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妖精保持距离。却听躺在沙上看电视的林小筑娇滴滴的说道:“姐夫,你不陪人家啦?”

    被林小筑那酥到骨子里的‘姐夫’一叫,阿正哥登觉身子骨飘了起来,遂又深吸一口气息,板着脸回头道:“在我面前就不必装了吧?”

    “装什么?”林小筑一脸的天真烂漫。“人家本来就是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好不啦。”

    “我明天还要上班,迟早了你姐可不会放过我。”萧正懒洋洋的说道。打算抽身闪人。

    “如果你敢走。明天早上我老爹就会出现在你的房间。然后把你大卸八块,扔进江里喂鲨鱼。”林小筑笑嘻嘻的说道。“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我老爹要是知道你睡了我姐,他不打断你的狗腿,我林小筑三个字倒过来写。”

    萧正打了个激灵,行尸走肉般转身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老爹这么凶?”

    “比我姐还凶。”林小筑一脸凶狠道。

    “那是挺凶的。”萧正点了根烟,斜睨林小筑。“不过你就不怕东窗事之后,你姐把你大卸八块?”

    林小筑先是一愣,遂又压低声音说道:“你还真把我姐给睡了?”

    “怎么?就我这长相,还不够资格睡你姐?”萧正抬头挺胸,摆出一个自认为最英俊潇洒的姿势。

    林小筑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嘛,长的还凑合。谈不上多帅,起码不倒胃口。不过就你这种刚好上就住在女方家的男人,坦白说,不是小白脸就是凤凰男。我真不觉得我姐能看上你。”

    “就算你要抬高你姐,也没必要贬低我吧?”萧正不满道。“不谦虚的说,十八岁那年,我可是你们明珠一中最丧心病狂的白马王子,栽在我手里的学姐学妹不计其数,江湖人称辣手摧花阿正哥。”

    “这么叼?”林小筑问道。

    “就是这么叼?怕了吧?”萧正志得意满道。

    “那你也是昨日黄花了。”林小筑恶毒道。“现在嘛,顶多是个风韵犹存的老黄瓜。没什么市场啦。”

    “还能愉快的玩耍吗?你再搞人身攻击我可要回去睡觉了。”萧正怨愤道。

    “行吧,看在你刚才为我说了两句好话的份上,就不往你的伤疤撒盐了。”林小筑抓起一个抱枕,冲萧正抛了个媚眼,鬼鬼祟祟的说道。“姐夫,借点钱花呗。”

    萧正就知道这小姑娘没安好心,不过碍于男人的尊严,他也没好意思拒绝,毕竟是初次见面,留个好印象才能在大豪宅长久的住下去。没好气道:“说吧,要多少。”

    林小筑大大咧咧伸出一根葱白的食指,脸上堆满俏皮的笑容。

    萧正心头一松,从兜里掏出钱包,取出两张大钞道:“看在我们这么投缘的份上,给你两百吧,记得省着点花,这年头赚钱可不容易。”

    他伸出钞票,林小筑却满脸呆滞茫然的盯着他,一点没有接钱的意思。

    阿正哥以为自己的大方感动了叛逆的林小筑,不由拉起女孩儿的手臂,一把将钱拍在林小筑的手心,语重心长的说道:“不用这么感动,年轻人花钱没节制可以理解。我不会告诉你姐的。”

    “什么玩意儿!”

    林小筑陡然飙,一把推开那两张皱巴巴的钞票,恼羞成怒道:“你拿我开刷呢?”

    “什么跟什么啊?”萧正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奇道。“我怎么拿你开刷了?”

    “两百块钱?”林小筑杏眼圆睁道。“这都什么年代了?我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找你开口借钱,你就拿两百块打我?糊弄鬼呢?你知不知道现在出门打个车就要好几十?去酒吧喝杯酒就要好几千?随便跟人打个架,最轻也得赔个好几万。你知不知道本小姐这个包包市价就是三万八?随便买件衣服就要万八千?两百块?本小姐一个月生活费就十万!你以为我找你借钱去路边摊吃两串烤面筋啊?”

    萧正被林小筑说懵圈了。

    一个包包三万八?随便买件衣服万八千?一个月生活费十万?

    那你妈不支援我就算了,还好意思找我开口?喝了吧你?

    萧正迅把两张百元大钞收回钱包,一脸严肃的说道:“如果你的生活现状是这样的,那很抱歉,我一年赚的才勉强够你一个月生活费。我累了,去休息了。”

    自尊心受挫的阿正哥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免被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小姐继续羞辱。

    “站住!”林小筑一跃而起,不满道。

    “又怎么了?”萧正无奈道。“大小姐,我真没钱,我总不能去卖屁股筹钱给你花吧?”

    “没钱就算了。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林小筑豪迈的摆手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萧正胆战心惊的问道。

    林小筑闻言,漂亮的大眼睛滴溜一转,一本正经道:“你没钱,我姐有!”

    “那你回头找她借呗。”萧正松了口气。

    “借?”林小筑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抱胸道。“看来你一点也不了解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不过也对,她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我。毕竟我比她漂亮,年轻,可爱,她自卑是很应该的。”

    萧正奇道:“你的意思是,她不会借?”

    “你信不信,我就算给她磕头,也别想找她借到一毛钱?”林小筑眼角上翘。

    “那你——”萧正忐忑道。“你不会打算偷吧?”

    “小声点!我姐睡眠浅!”林小筑瞪了萧正一眼,压低声音道。“我姐的抽屉里有好多一次都没戴过的钻石项链,随便拿一条,就够我挥霍好几个月了。怎么样?咱们来个双剑合璧,偷几条拿去卖?顶多事成之后我分你三成。”

    “——”萧正满脸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你想害死我?”

    “怕什么?她项链多的自己都记不住。少几条根本不会现。”林小筑怂恿道。

    “那也不行。万一被现,我可能连工作都没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萧正撒丫子就要往房间跑,不想和这个丧尽天良的小姑娘同流合污。

    开什么玩笑?咱俩联手偷你姐的东西。到时林画音未必会找你麻烦,但肯定会把我给剁了!

    “你给我站住!”林小筑气急了,一把拽住萧正的手臂,怒道。“你堂堂一个八尺大男人,胆子怎么这么小?”

    “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萧正劝说道。“我也劝你别打这种歪主意。你一个高中生要那么多钱干嘛?一个月十万还不够花吗?你老这么不听话,不担心伤了你姐的心?”

    “你不知道就别瞎说!”林小筑怒道。“我是拿钱去救命,又不是我自己要花!”

    “拿钱去救命?”萧正回过头,奇道。“你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不是!”林小筑气道。“你不肯帮我就别废话了!我自己想办法!哼。亏我叫你这么多声姐夫,原来是个胆小鬼!”

    “你先说。如果真的事出有因,我就借钱给你。”萧正说道。

    “真的?”林小筑喜上眉梢,抓住萧正的胳膊道。“你真的有钱吗?我可要五十万!”

    萧正腿一软,硬着头皮说道:“放心,如果真是救命钱,一百万我也帮你筹钱。”

    他是没钱,但四眼猴子巨炮他们却不差钱,只要他肯开口,百八十万不是问题。

    林小筑见萧正不是开玩笑,语极快的说道:“今晚我同学生日,我们一帮人去酒吧给她庆生。结果大家都喝多了,和一群社会份子起了冲突。我们班里一个男生把对方脑袋给打开花了——”

    “所以人家索赔医药费?”萧正问道。

    “那哪是医药费!?”林小筑激动道。“根本就是勒索费!不就是脑袋流了点血吗?去医院包扎一下,打一针,几千块就能搞定。他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五十万!”

    萧正大致明白了林小筑的困境,悠闲的点了根烟,说道:“你不是说一个月十万生活费吗?连脑袋破了也才花几千块,你这每个月十万块怎么花的?每天闲着没事撒钱玩?”

    林小筑憋气道:“我那么多朋友,随便吃顿饭就要花几千。当晚用的快!”

    萧正微微一笑,总算明白了这位大小姐自诩林女侠的原因。虽然很幼稚,还很傻,可哪个年轻人不喜欢过这种生活呢?就连萧正当初,不一样到处帮人出头,好几次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也不知悔改?

    相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林小筑还是很讲义气的。同学闯了祸,她还主动承担责任,大晚上出来筹钱赎同学。

    笑了笑,萧正掐灭香烟道:“你那帮同学被人扣留了?”

    “嗯!”林小筑点头道。“对方说,今天晚上要是拿不出五十万,就剁了我同学一只手!”

    “为什么不报警?”萧正说道。“就算是你们先动手,对方也没理由这么做。”

    林小筑脸色微变,低声道:“他们不是什么普通的社会份子,而是一群道上混的。报警也没用。”

    “你们还真是艺高人胆大啊。”萧正板着脸道。“一群毛都没长齐的高中生就敢跟黑-社会打群架?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林小筑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茫然无措道:“那你说怎么办?人已经打了。难道看着我同学被人剁手?”

    萧正拍了拍有些慌乱的林小筑脑袋,劝道:“你也别太紧张,他们既然提出赔钱的要求,肯定不会轻易伤害你的同学。走,我陪你去赎人。”

    林小筑频频点头,遂又担心的问道:“你带钱了吗?他们是道上混的,据说只要现金。”

    道上混的?

    萧正抿唇一笑,暗道:我阿正哥和道上人物打交道的时候,你这小丫头还在幼稚园玩泥巴呢。

    ~~

    五千字大章节,今天没有了,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