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三十章 哭什么哭!
    萧正被蓝心毫无征兆的表白打了个措手不及,满脸呆滞的愣在了当场。『≤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他不傻。能在明珠一中这种天才如云的重点高中成为级学霸,萧正的头脑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蓝心异乎寻常的示好早已经引起萧正的疑惑,但因为接二连三的事故,萧正也没来得及思考蓝大总监的意图。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蓝心对自己乎常人的好,竟是因为喜欢自己,而且八年了!

    一个成年女人,能有几个八年等待?

    一个女人的美貌与魅力,又能维持几个八年?

    可在新奥高高在上,受无数员工尊重的蓝心,却足足喜欢了萧正八年,并念念不忘的等了八年。

    这份情谊,别说是打了小半辈子光棍的阿正哥,就算是情场浪子,花丛老手也不忍拒绝吧?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时尚女强人?

    不管是在自己贫瘠的感情生活,还是在刚刚开始的工作生活,萧正都觉得蓝心是上帝赐给自己的礼物,最珍贵的礼物。

    萧正思绪万千,脸上的表情也复杂之极。让鼓足勇气表白的蓝心逐渐陷入恐慌。呼吸急促而紊乱…

    “他终于还是不肯接受我么…”

    蓝心那颗紧绷的小心肝渐渐沉了下去。满手汗珠。

    八年前的蓝心没有勇气向萧正表白,甚至不敢与之交谈,只因她是如此的普通,那么的卑微。而他,却是明珠一中受尽宠爱的天之骄子。她知道,她配不上优秀的萧正,也没有值得让萧正欣赏的优点。她只能默默的关注这个从不缺乏关注的男生。把一颗溢满爱慕的心脏掩埋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

    八年来,她无时不刻在渴望与萧正重逢。见面的第一句话该怎么说。

    好久不见?太老套了。

    你过的可好?太肉麻了。

    你还记得我吗——萧正根本没有认识过她,又何谈记得?

    蓝心感激上天给了他们重逢的机会,填补了她长达八年的相思之苦。尽管萧正变了,变得不再优秀,变得不再出众,可在蓝心心中,他永远是那个让自己心动,也唯一能让自己心动的男生。

    八年前,她遇到了最好的他。但她不敢吐露心声,因为她不够好。八年后,她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他,尽管他不够优秀,可仍然是她深爱了八年的男人。让她心动的男人。

    爱,就要说出口。哪怕会失败。但不说,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蓝心说了。

    可在说了之后,她又后悔了。

    道理永远只是道理,并不适合每个人。有的人能勇敢的面对失败,但有些人,并不能。

    蓝心痛恨自己的不够理智,懊恼自己的不够成熟。为什么要这么急吼吼的表白?为什么不先尝试着交往?难道你就没想过,也许现在的萧正只想努力工作,并没做好恋爱的准备?

    难道,你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从没考虑过现在的萧正,是否愿意接受你?

    蓝心啊蓝心,亏你还是商场老手,谈判高手。难道就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么?

    此刻的蓝心懊恼,悔恨,以及无助——

    她害怕失败,也无法接受萧正的拒绝。

    她等了八年,一旦失败,也许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也许以后萧正见到她,会掉头就走。

    这般想着,蓝心又是痛苦又是委屈,堂堂一家即将上市的大型企业cFo竟泪洒闹市,无声哽咽。

    女人一定是上帝最恩宠的生物,因为她们拥有最勇敢的男人都无法抵挡的武器,眼泪。

    蓝心一掉泪,萧正就崩溃了。

    她哭什么啊?

    难道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难道认为我配不上她的美丽和尊贵?

    难道——她认为跟着我,将来不会后好日子过?

    心胸狭隘的阿正哥怒了!

    她一把推开泣不成声的蓝总监,咬牙切齿道:“哭什么哭!?”

    蓝心懵住了。委屈的要命。

    你都准备拒绝我了,难道我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一瞬间,蓝心只觉得世界末日降临,昏天黑地。

    “我很差吗?爱上我很委屈吗?向我表个白都哭成这样,以后要是跟我逛个街,拉个手,你还不自寻短见,寻死觅活?”

    阿正哥恼羞成怒,跳脚骂道:“想当初我还是明珠中学的一哥呢!喜欢我的女孩不要太多!我阿正哥还不是高傲的无动于衷,连斜眼都不给一个?哼!真当我稀罕你啊?你不就是漂亮钱,有钱点,身材好点,气质优雅点么?当我阿正哥没见过漂亮女人?实话告诉你,虽然我现在社会地位低下,工作时间不稳定又赚的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依靠我勤劳的双手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到那时,有的你哭的!”

    阿正哥放完狠话就要转身闪人,却被激动得蓝心一把抱住:“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赚的少!我不在乎你工作时间不稳定!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在乎你这个人!我已经在乎了八年!让我继续在乎下去,好吗?”

    蓝心死死抱住阿正哥,泣不成声。

    可这一次,她是开心的哭,幸福的哭。

    她知道,萧正那些话都是为了哄自己开心。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哭。可她越听,却越忍不住哭泣。

    八年了。

    她终于等到了他。还好没放弃。

    她更加庆幸没有在这八年的煎熬中遗忘他。

    感受着女人柔软的身躯,温湿的面庞,以及那瑟瑟抖的双臂。萧正轻轻抬起臂膀,握住女人放置在胸膛的双手,心中无限感慨。

    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

    原来自己一次又一次游走在死亡边缘时,并不是没人在乎自己,想念自己?

    纵使置身在喧哗街头仍心脏空荡荡的萧正笑了起来。笑得肆无忌惮,笑得没心没肺。

    “你——怎么了?”蓝心被萧正笑得有些毛,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的胸好大,压的我好爽。能不能让我转个身?后背的敏感度太低了…”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