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二十七章 磕头道歉!
    杜昊彻底懵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羞愤又恐惧的情绪瞬间冲垮了他与生俱来的骄傲。

    这群醉酒大汉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人手一把手枪?而且,看枪械的外观和规范程度,绝非地下市场购买的黑枪。也就是说,这群人手中的枪械,一定是通过正规途径获得的。

    那么——他们是谁?

    警察?军人?还是——神秘部队?

    杜昊心中的恐惧无限放大,他确信自己招惹了一群不该惹的人。不论是明面上,还是背地里,这群敢当众掏枪的猛人,必然有着相当强势的后台!

    被称之为6军的青年男子踱步走向杜昊,脸上除了一丝意味深长的浅笑,并没太多的情绪,亦看不出他是喜是怒。但6军忽然抬起的手臂却引起了陷入被动之中的杜昊万分警惕。

    “你要做什么?”杜昊踉跄倒退,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啪。

    6军没有回答,只是那只抬起的右臂轻轻揽在了杜昊微微抖的肩膀上,随意道:“别怕。就目前的局面,我没有杀你的理由。”

    此番话的弦外之意就是——如果在刚才的较量中杜昊过于出格,那么,现在他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

    说罢,6军揽着杜昊的肩膀,缓步移到了视角宽阔的窗边。夹着香烟的左手指了指岸边的一列色泽暗沉,却弥漫着一股肃杀意味的车队,五辆车,统一的黑色,外观不如杜昊的跑酷炫,却分明彰显着霸道之气。

    “看见那列车队了吗?”6军随口问道。脸色平淡。

    “看见了。”杜昊满嘴苦涩,心中隐约生出一丝不妙的情绪。

    “第一辆是燕京军区第三十八集团军特种部队的专用车。第二辆是总参作战部的长专车,司职接送任务,第三辆是明珠警备区司令部——”

    6军一辆辆车介绍着,杜昊却汗如雨下,吓得嘴唇白,脸色青,肩膀瑟瑟抖。仿佛随时会一个跟头栽倒。

    “刚才被你踢的,就是燕京军区的特种兵。八年军龄。立过两次三等功。中尉军衔。”6军面无表情的抽了一口烟,平淡的问道。“你知道袭击现役军官会有什么后果吗?”

    杜昊颤声道:“我不知道他是军人…”

    “你现在知道了。”6军转头看向杜昊。“你先对他武力袭击,然后进行人格侮辱和恐吓。你知道吗?只要他愿意,天亮之前,你就会被遣送至部队接受调查。”

    杜昊吓得双腿软,无言以对。

    送至部队接受调查?他连警局都没去过,哪里经得起这种折腾?

    “我们来这里是吃饭消遣,你为什么要找茬?觉得自己了不起?有背景?可以为所欲为?”6军掐灭香烟,右腿猛然抬起,膝盖弯曲,狠狠撞击杜昊小腹。

    “呕——”杜昊如虾米般蜷缩起来,张嘴吐出几口酸水。脸色登时涨红一片,连眼泪都涌出来了。

    “站好。”6军一把提起杜昊的肩膀,薄唇微微抿起。

    杜昊强忍着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剧痛,青筋暴露的站直身体,汗水浸湿背心,颤声道:“我错了…”

    6军松开杜昊的肩膀,摆了摆手,示意那帮兄弟收起手枪,冷漠道:“让他们回去。免得我那帮兄弟擦枪走火,白白丢了小命。”

    杜昊强忍剧痛,吩咐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保安离开餐厅区域。这才朝6军说道:“大哥,我这次大水冲了龙王庙,还请您多多包涵。今儿你们所有的消费算我的,请您帮忙和那位兄弟说说。”

    “一顿饭钱我们还给的起。”6军扫了杜昊一眼,抿唇道。“你跟我来。”

    说罢,他径直走向甲板,萧正吃饭的地方。

    杜昊眼见6军带着自己前往甲板,心中猛然生出强烈的不安。表情也变得扭曲起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某种无法接受的残忍现实。

    进餐的蓝心见6军等人缓步走来,脸上不由自主的掠过一抹忧色,豁然起身道:“我们在吃饭,请你们不要打扰我们。”

    6军闻言,步子戛然而止,先是细细端详了几眼蓝心,这才试探性的问道:“嫂子?”

    蓝心被这个惹人遐想的称呼给说懵了。

    嫂子?

    我一没结婚,二没男朋友,怎么就成为嫂子了?

    但她很快意识到冷酷殴打杜昊的青年为什么要这么称呼自己了——因为坐在对面埋头吃饭的萧正!

    换做其他任何男人,蓝心都会严厉的拒绝这个称呼,但此刻,坐在她对面的是萧正,尽管出于女人的矜持,她应该解释一下…

    但她没有,她只是望向萧正,迟疑道:“你们认识?”

    “嗯。”萧正点点头,笑道。“部队里的老战友。”

    战友?

    他还当过兵?为什么自己一点也不知情…

    “他刚才是不是一直在挤兑你?”6军冲萧正问道。指了指杜昊。

    “他只是在阐述事实。算不上挤兑。”萧正抹掉嘴角的油渍,点了一根烟。

    6军点了点头,回身望向脸色负责的杜昊:“道歉。”

    “啊?”杜昊张大嘴巴。“向谁道歉?”

    “萧正。”6军平静道。

    “为什么要向他道歉?”杜昊反问道。

    “道歉。”6军冷漠道。

    仅仅两个字,却透着一股冰寒之极的气势。压得杜昊仿佛窒息。

    但杜昊绝不愿意向萧正道歉!

    凭什么?

    自己凭什么向一个小保安道歉?他有什么资格让自己道歉?

    可面对6军那冷漠到骨子里的眼神,杜昊慌了。疼痛不算什么,自尊心的受挫才是最可怕的折磨。他知道,今天要是不向萧正道歉,对方绝不会放过自己。

    怎么办?

    道歉还是强撑?还是叫人和这帮身份不一般的军人死磕?

    砰!

    6军没有给太多思考时间,闪电一脚踹在杜昊的膝盖上。扑通一声,杜昊硬生生跪在了萧正的面前,因下坠的力道太猛,竟是不受控制的朝萧正磕了个响头。屈辱之极。

    杜昊气疯了!

    他可以向身份强大的6军等人道歉!但他绝不能向萧正道歉,甚至磕头!

    这算什么?

    他如此努力的八年奋斗又为了什么?

    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把萧正踩在脚下玩弄吗?

    可现在,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跪在了萧正的面前,还没有任何尊严的磕头道歉!

    缓缓起身的杜昊浑身都在颤抖,脸庞扭曲之极。但他不敢作,面对手持枪械的特种兵的恐吓,就算是一帮身经百战的警员,恐怕也没勇气反抗吧?

    “如果你不服,随时可以来明珠警备区找我,我在司令部就职。名字叫6军。6军的6,军人的军。”

    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