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二十二章 你记起我了?
    夜景怡人,璀璨星光点缀在二人身上,如精良电影里才有的美好画面。燃文小说(wWw.RanWen.org)微凉的江风吹拂而来,本应感到舒适的蓝心却娇躯紧绷,掌心渗出细密的汗珠,好不局促。就连望向萧正的轻柔目光,也略显躲闪,不敢直视。

    反观萧正,在面对蓝心这无心之说时,脸上却丝毫没有掩藏,咧开嘴,笑的颇为坦然:“我兜里的钱买不起船票。”

    一千块一张的船票,不是谁都有能力支付的。坐吃山空的萧正早已花光了积蓄,别说买船票,连下个馆子都得悠着点,就怕撑不到领工资。

    他说得轻巧,看得通透,丝毫不觉得脸面无光。却是让蓝心一阵心酸。在她眼中,这世上只有两种男人不在乎面子与尊严,一种是情商低下的弱智,另一种是被残酷现实折磨得认命的男人。哪怕是后者,在有挣扎的余地的情况下,也不愿轻易被人看扁。

    可萧正呢?

    他甚至连掩饰的心情也没有,坦然的吐露了实情,一脸淡然。

    这还是那个明珠一中的小霸王么?

    蓝心痛心极了。俏脸上却不敢有丝毫表现,强忍着难受笑道:“我看你不是没钱买票,而是觉得坐在这里能欣赏进进出出的大美女。”

    萧正也不解释,打了个响指道:“根据我这半个小时的研究,上明珠一号的美女还真不少。”

    蓝心捋了捋耳边的青丝,抿唇笑道:“我们上去吧。”

    萧正点点头,跟着蓝心上了让普通市民望而怯步的明珠一号。用意虽不明显,却被慧眼独具的蓝心迅察觉到。萧正在步伐上,明显稍慢了小半拍。也不是对蓝心的尊重,还是养成了矮人一头的习惯。

    明珠一号的底层就是客容量最大的餐厅。有卡座,也有包厢,地理位置不同,消费水平也不一样。但论及菜品和服务,都是明珠最尖端的水平。单单是靠着窗户,能一览绚烂夜景的四人座餐桌,最低消费就是八千八百八十八,还不包含酒水。而环境怡人,视角更好的包厢,就基本上数以万计,没有最低消费了。

    一楼除了占据一半格局的海鲜餐厅,还有环境雅致的茶舍、咖啡厅,按摩屋等休闲场所。适合胡吃海喝后醒酒休憩。萧正本以为晚餐会在大气而奢华的海鲜餐厅进餐,不料刚进一楼,就有一名穿着隆重的大堂经理朝二人走来。

    “蓝总。位置已经帮您准备好了。您是直接上去就餐,还是先去消遣一会?”

    蓝心回头询问萧正:“你肚子饿了吗?”

    萧重点头道:“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那我们先去吃饭。”蓝心说罢,便由大堂经理领着直奔三楼。

    二楼有精彩纷呈的杂技表演,以及男人们爱看的**美女秀。这些都是向客人免费提供,也算是值回那昂贵的一千门票。而三楼则是档次更高,也更静雅的餐厅。和一楼同样的占地面积,所能容纳的客人却激减大半。菜系更是广泛到世界各地。一楼以空运海鲜为主。三楼的后厨则集中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厨。只要你想得到,后厨就一定能做得出。基本上能满足客人的所有需求。

    当大堂经理将蓝心这位重要客人领到视角最为通透的甲板上时,萧正的唇角终于泛起一抹尴尬的笑容。

    这阵仗未免太大了吧?

    三楼的餐厅区域本就一席千金,随便订一张餐桌都需昂贵花销,遑论在这仅有一张餐桌的甲板上?

    此甲板非渔船的简陋甲板,而是装饰奢华之极,闪烁着璀璨星光的顶级餐位。置身此处,不仅能俯瞰波光粼粼的江面,更能一览岸边的明珠夜景。宽敞通风,环境优雅。可谓三楼中最昂贵的位子。

    餐桌上有质料柔滑的餐布,两盏灯光柔和的白色蜡烛。就连那餐椅,也做工精细,甫一坐下去,只觉触感柔软,舒适之极。

    待得二人落座,两名身着旗袍的优雅女士端着红酒走来,在那造价不菲的高脚杯中斟了半杯,而后纷纷立于两侧,等候着客人们的吩咐。

    面对这高规格的进餐环境,见惯大场面的蓝心习以为常,但她多少有些担心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萧正不适应,也没敢自作主张,只是面带柔色的问道:“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就挑了这个地方,这里什么菜式都有,你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说话间,一名站在旁边的旗袍女郎端着菜谱过来。可就在萧正接菜谱的一瞬,蓝心猛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菜谱根本没有中文,除了英文,最常见的也是法文。基本上按照菜系的知名度进行配文。格调之高,许多客人即便有钱,也未必能娴熟点餐。蓝心相信以萧正的英文水平,点普通菜系问题不大,可要是点诸如法国菜日本菜,那就存在不认字的风险了。

    故而萧正甫一接过菜谱,她也紧跟着翻开了菜谱,善意道:“其实我们华夏人的口味还是比较专一的,对那些乱七八糟的菜系,根本就吃不太惯。”

    蓝心因工作需要,对大多数主流语种都有系统学习过。即便达不到太高的水平,正常交流或是识别倒也不存在问题。但她一面说,一面为自己点了几样用英语标注的菜色。算是给萧正开了个好头,防止萧正不识字,陷入尴尬。

    “来这么高级的餐厅吃饭,怎么能点一些普通饭店就能吃上的菜呢?”萧正翻了几页菜谱,随口说了几道知名度不高,却深受资深美食家追捧的菜肴。法国的,澳洲的,包括南非的,应有尽有。说的还都是标准的各国语种。其中一道南非著名菜肴就连蓝心也听着绕口。柔美的俏脸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合上菜谱道:“那我和你点一样的。”

    说罢,吩咐旗袍女郎收回菜谱,送单下菜。

    旗袍女郎走后,蓝心也请走了另一名女郎,营造出静雅而美好的二人世界。她轻轻品了一口美酒,捋了捋被江风吹乱的丝,目光柔和而朦胧的问道:“你怎么会说这么多国家的语言?而且听你的音,起码达到了国际标准,有系统学习过吗?”

    萧正丝毫不显拘谨的笑道:“也不算系统学,就是有机会就学两句,可能我在语言方面还算有点天赋,学起来也不算太难。”

    “一般人可不会花时间学这么多语种。”蓝心面露好奇之色,俨然褪下了新奥cFo的高贵外衣,露出小女儿心态问道。“你在进入新奥工作之前,都做了些什么?”

    “什么都做,刚出社会那段时间,我还在工地上搬过砖,提过灰桶,后来慢慢有了工作经验,才做些稍微轻松的工作,不过说起来,大部分时间还是靠体力混饭吃,不值一提。”萧正一脸轻松的说道。

    萧正并非撒谎,刚从部队出来,他的确在工地上干过。后来飘洋出国,干的也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玩命的活儿。靠体力不说,还得靠勇气。一双全是老茧的粗糙手掌就能看出,萧正这些年过的绝对不轻松。

    听着萧正的漫谈,蓝心心头苦涩。却是极力按捺,抬眸问道:“那你现在还有和以前的老同学联系吗?据我所知,咱们这几届的一中校友可是出了不少人才。”

    萧正牛饮半杯红酒,吐出一口浊气道:“我一个半路退学的坏学生,人家只怕躲我都来不及,谁会主动和我联系啊。”

    蓝心情绪颇为激动的说道:“谁说半路退学就是坏学生?每个人都应该有自我选择的权利。”

    萧正微微一怔,奇道:“蓝总。莫非你也半路退学了?如果我不小心揭开了你的伤疤,我诚挚的向你道歉。”

    说罢,他举杯一饮而尽,酣畅淋漓。

    “好酒!”

    萧正回国后就一直过着清贫拮据的生活。别说像这种上万块一瓶的高档红酒,就算是几百块一瓶的劣质洋酒,他也没舍得喝过几次。如今有白富美请客,他自是要大快朵颐,喝个痛快。

    美滋滋的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在一旁看得心堵的蓝心却柔声说道:“空腹喝酒对身子不好,等上了菜,我陪你一醉方休。”

    萧正神情异样,目光略微迷惑的望向蓝心,终于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蓝总,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蓝心美眸一亮,激动道:“你记起我了?”

    萧正困惑的摇了摇头:“不记得。但我觉得你有点眼熟,可能我们在哪里见过?”

    蓝心难以掩饰胸臆的澎湃,玉手儿紧紧攥住酒杯,目光灼热道:“你再想想,我叫蓝心啊!”

    萧正尴尬道:“蓝总。我当然知道你叫蓝心。可是——我对你的样貌还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名字,我真的想不起来。”

    蓝心略有些失落,但她不怪萧正对自己如此陌生,别说他这种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即便是许多默默无闻的同班同学,在见到自己之后,也很难联想到高中时期的蓝心。那时的她低调,平凡,就连还算突出的学习成绩,也淹没在了尖子如云的实验班。了无痕迹。

    可正因为如此,终是让蓝心下定决心,要将一切和盘托出。

    她无法忍受与萧正相识不相认的折磨,更不想欺骗她曾誓要喜欢一辈子的男人。商场磨砺出来的心理素质无法让她在面对萧正时游刃有余,一次又一次的心潮涌动让她无所适从,连每说一个字,都仿佛灼烧着她的灵魂。

    她受够了隐瞒,也厌倦了伪装,哪怕仅仅只是一天,却让她身心疲惫。

    七年的等待换回一次意外的相逢,这岂非是老天对她的眷恋?

    蓝心仰头饮下红酒,俏脸迅浮现醉人的红晕,正要鼓足勇气向萧正表明一切,一把略带嘲讽意味的男中音悄然从远方飘来。

    “蓝总。你竟然指望一个成天和小太妹鬼混的男人想起你?不夸张的说,就算他说想起你了,只怕也别有用心。而不是真的记起你是谁,以及你曾为他付出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