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十七章 做好事只能写日记!
    柳媚气疯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心头涌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慌。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甚至连学名也被他查摸得一清二楚?

    要知道,柳媚为了掩盖自己的过去,钱没少用,心思也没少花。别说普通人,就算是曾经的同班同学,见到如今的她也未必认得出。

    毕竟,这几年她不仅在身份上做了假,连面貌也作出了一定程度的调整。也就是所谓的整容。整的愈性感妩媚,勾人心魂。就算是老熟人,也不敢轻易相认。

    没错。柳媚的确曾经是明珠一中的学生。蓝心和萧正的校友。也正如萧正所言,早在高中时期,她就利用自身魅力祸害了不少单纯男生,包括在校老师。也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被迫退学之后,她砸出所有积蓄在明珠旺区开了一间做皮肉生意的洗浴中心,一步步积累人脉,认识了一些江湖上颇有知名度的老混混。后来,她为自己取了一个花名黑玫瑰,并处心积虑的把自己打造成交友广阔的女强人。实际上,她只是投怀送抱的和极少数大哥级人物睡过,还没敢索要嫖资。

    但不论真相如何,柳媚的经济基础都越来越好,洗浴中心也从当初的一间开到了十几间,住豪宅,开名车,进出有保镖跟随。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柳媚一定能成功上位,开公司,洗黑钱,在各方渠道的操作下,做一个名声在外的美艳老板娘。

    到那时,有资格躺在她枕边的男人,就不是六爷这种没见识的土大款,而是真正上档次的大人物了!

    柳媚是个聪明的女人。能在短短十来年从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女人变成颇具知名度的道上大姐。玩弄了不少像六爷这种有点钱,但没什么见识的土大款。镇得住蓝心这种没怎么接触过道上人物的良家女强人。可以说,她这一路走来,很好的诠释了野鸡变凤凰的真谛。

    起码在遇到萧正之前,她走的绝对是一条阳关大道。

    可现在,她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她的秘密被戳穿了!

    就像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被人围观一样,柳媚羞恼愤怒,几欲将翘着二郎腿的萧正挫骨扬灰!

    “怎么?被我识破了谎言,恼羞成怒了?想杀人灭口?”萧正如魔鬼一般笑得充满恶意。

    “六爷。你信他还是信我?”柳媚猛然回头,一字一顿的问道。

    “老子谁都不信!”六爷拍案而起,酒吧内近十名工作人员围了过来。有保安,有服务员,都是孔武有力的健壮男人。只要他一声令下,能把柳媚和萧正撕成碎片!

    柳媚见状,脸色难看之极。暗忖不摆平知道自己底细的萧正,很难说服被激怒的六爷。不由缓缓起身,目光冰寒的盯着萧正:“我不管你是谁,出于什么原因诋毁我。今天,我都不会让你活着离开!”

    她话音一落,员工休息区登时有四名体型彪悍的冷酷青年走了过来。四人一面逼近,一面从腰间拔出泛着寒光的匕,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萧正。只等柳媚一声令下,便将萧正捅成马蜂窝。

    “哟。业务这么熟练?”萧正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情绪失控的柳媚,眯眼笑道。“为了隐瞒你不堪回的往事,伤天害理的勾当没少干吧?”

    “废话!”柳媚豁然起身,怒焰横生道。“杀了他!”

    四名冷酷青年闻讯而动,野兽般扑向了吊儿郎当的萧正。单凭几人毫不脱离带水的凌厉攻势,萧正就有理由相信这几人绝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就算说他们身上背了几条人命,萧正也一点不会感到意外。

    刹那间,正前方的青年已经把手中的匕刺向了萧正的胸膛。只要再近几公分,就能成功刺穿萧正的心脏。届时,就算华佗在世,也别想力挽狂澜。

    然而,萧正敢单枪匹马闯进这摆明了是龙潭虎穴的魅影酒吧,自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对方出手的一瞬,他那双深邃而漆黑的眼眸骤然间杀意昂扬,浑身爆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

    啪!

    一把擒住攻击者的手腕,反手一转,那开锋的匕毫无保留的捅进了青年的大腿。如泉涌般的鲜血喷溅而出,在笼罩着浓烈酒精气味的酒吧内弥漫开来。让人反胃。

    砰!

    在第二名青年冲上来时,萧正提起一只坚硬的棱形酒瓶,猛的砸在对方脑门上,伴随膨地一声巨响,酒水混杂着鲜血飞溅开来。那青年吃不住巨力攻击,亦是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扑哧!

    没等众人回神,出手狠毒的萧正闪电般将破碎的半只酒瓶捅进了第三人的胸膛。瓢泼般的鲜血顺着瓶口涌出,如开了闸的水龙头,射出老远。

    “你想死?”

    萧正面无表情的转身,那试图从后背偷袭的第四名青年戛然而止。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震撼。双腿如打摆般瑟瑟抖。就连握在手心的匕,也伴随着他的手臂剧烈抖动,毫无杀伤力。

    短短十数秒,萧正不费吹灰之力摧毁了三人的攻击。第四人则被他凶残之极的手段彻底震住。别说反抗,连逃跑的勇气也没有。只是满头大汗的站在旁边,如痉挛般浑身战栗。

    “六爷,温馨提示。如果你有把握灭了我,尽管让你这帮虾兵蟹将动手。否则,你最好老实呆着。”萧正好整以暇的点了一根烟,懒洋洋的警告道。“我暂时还不想闹出人命。”

    收到萧正的警告,六爷一个趔趄坐在了沙上,肥肉横生的脸庞上冷汗直冒,咸涩的汗水刺痛双眼,难以睁开。

    见六爷用丑态百出的行为表明了心迹,萧正喷出一口浓烟,似笑非笑的逼近柳媚:“我真的很羡慕你。羡慕你得罪的是现在的我。”

    娇躯乱颤的柳眉脸色煞白,红唇颤道:“小兄弟,你想要什么?只要姐姐有,都给你。”

    “别不要脸。”萧正嫌弃道。“你是谁的姐姐?信不信我一刀子花了你的脸?”

    柳媚毛骨悚然,踉跄倒退道:“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花了脸?

    可以说,柳媚能混到今时今日,靠的就是这张还算迷人的脸蛋。要是毁了她的脸,和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胆子这么小,也好意思自称大姐大?”萧正嘲讽道。“要不是看在你和我是校友的份上,我一定在你脸上来几刀。”

    柳媚连忙求饶道歉,表示以后不会再胡作非为。

    “滚吧。”萧正淡淡扫了柳媚一眼。

    后者闻言,撒丫子就跑。

    “等一下。”萧正出声道。

    “小兄弟还有什么吩咐?”柳媚诚惶诚恐的问道。

    “我能查清你的底,就能找到你的家。千万别在背后耍心眼。除非你不想在明珠混下去。”

    “不敢不敢——”柳媚惊恐万分。确定萧正没什么吩咐了,这才屁滚尿流的离开魅影。

    “做女人也不知道优雅一点。跑的这么狼狈,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萧正旁若无人的点评了一番,这才把视线投在六爷脸上。好整以暇的理了理略微凌乱的衣领,坐在六爷对面道。“六爷。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随时!”六爷敞亮道。

    六爷不差钱,但酒吧经营不善,亏的一塌糊涂,他当然不愿意给新奥尾款。再加上柳媚一怂恿,他也就鬼迷心窍,听信了柳媚的胡言乱语。

    要知道新奥有这种狠货色,他哪里敢欠钱不还?

    “听说你欠新奥这两千万尾款有大半年了?”萧正随口问道。

    “六个月。”六爷解释道。

    “六个月四舍五入也就是一年。”萧正问道。“现在明珠的高利贷最高多少年息?”

    “二十五。”六爷战战兢兢的回答。

    “糊弄鬼呢!?”萧正挑眉怒骂。“老子十年前借高利贷就是三十!”

    六爷忙不迭解释道:“现在严打,行情没以前那么好了…”

    “二十五就二十五吧。”萧正不耐烦的挥挥手。口算道。“两千万,一年,二十五的息。算起来就是两千五百万,我算是对吗?”

    “对。”六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晚饭前还清尾款,有没有信心?”萧正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六爷为难的说道。

    “要不要我教你怎么转账?”萧正沉声道。

    “不用——”六爷点头哈腰道。“晚饭前我一定还清尾数。”

    “记住。是今天晚饭。”萧正续了一支烟,轻轻拍了拍六爷的肩膀。“你一不是女人,二不是我的校友。我对你的耐心很有限。”

    “您放心,我一定准时还钱。”六爷保证道。

    萧正笑了笑,递给六爷一支烟:“早点还钱多好,何必绕这么多弯子,对吧?”

    “是——是。”六爷尴尬的点头,心头直滴血。

    欠了两千万,还出两千五百万。柳媚这个挨千刀的,下次见着她,非得轮-奸她不可!

    解决了欠款问题,萧正又拉着心塞的六爷喝了顿下午茶,这才打着酒嗝,剔着牙花离开魅影,坐上回新奥的公交车,心下暗忖:虽然做好事只可以写日记,不能到处张扬。但凭借蓝总监的聪明才智,一定能通过蛛丝马迹猜到我就是幕后功臣。届时,她一定不会阻止我和财务部的美女们套近乎,没准还会暗地里帮我出谋划策,想想在尼姑庵左拥右抱的潇洒日子,还有点小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