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八章 我讨厌独居!
    萧正大喇喇来到客厅,一把将脏兮兮的行李袋扔在昂贵的真皮沙上,遂又瞥见餐桌上鲜艳可口的水果沙拉,随手抓起一块果肉扔进嘴里,咀嚼道:“沙拉酱放少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然后放下黑乎乎的烤猪腰子,一屁股坐在桌边,奇道:“这不会就是你的晚饭吧?”

    言行举止给人一种家是他的,房产证上只写了他一个人名字的错觉。

    底线被撕得粉碎的林画音彻底懵了。

    他凭什么进来?而且连鞋都不换,踩脏她足足打扫了一个周末的地板?他又凭什么把那只上世纪的行李袋扔在她最喜欢的沙上?

    他凭什么吃自己的晚餐?而且不讲卫生的用手抓?

    最最重要的是——他还要住在这里?

    林画音脸色冰寒的走进厨房,拿出一把泛着寒芒的菜刀,走近餐桌,双手握刀的指向正准备吃宵夜的萧正:“滚出去!”

    萧正津津有味的啃了一串猪腰子,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被房东扫地出门了。”

    “和我没关系!”林画音寒声道。

    “我无家可归了。”萧正忽略了那把在他额前抖动的菜刀。颇为沮丧的说道。“也没钱开房。”

    “这是你的事!”林画音倒吸一口冷气,怒道。“立刻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

    “怎么样?”萧正吃了两根油腻腻的猪腰子,神情惬意的点了一支烟,笑眯眯看着林画音。

    “我就报警!“林画音寒冷道。说完,她似乎觉得不够力度,遂又补充道。“找律师告你!告你私闯民宅,企图行窃!”

    “别开玩笑了!”瞧着在新奥集团高高在上,被奉为冰山女神的林画音此刻露出一副彷徨无助的模样,萧正乐了。“我们可是合法夫妻。就算你把警察叫来,回头我一句两口子闹别扭。你说他们信谁?”

    “谁和你是两口子!?”林画音羞恼道。

    萧正面露伤感之色,叹息道:“都说最毒女人心,古人诚不欺我。我们中午才签了结婚协议,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林画音恼羞成怒,娇躯紧绷的呵斥道:“最后再警告你一次,立刻拿起你的包裹滚出去!”

    “不走。”萧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破罐子破摔道。“你要是下得了手,就一刀把我剁了吧。我不怪你。反正我离开这里,不是冻死就是饿死。不如痛快点。”

    林画音美眸圆睁,气得浑身颤。

    这不是死皮赖脸吗?这家伙怎么能这么不要脸?自己都拿刀出来威胁了,他还不肯走。难道铁了心要住在家里?

    可是——

    别说让洁癖又具有领地性的林画音收留一个邋遢没品的混蛋男人,就算是亲戚朋友来家里久住,她也未必会答应。

    硬的不行,林画音用几近哀求的口吻说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走?你没钱住酒店,我可以给你钱。”

    “你这是侮辱我作为男人的尊严。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践踏我的人格。我不吃那套!”萧正板着脸,义愤填膺的说道。

    没钱还要尊严?你怎么不去死!

    “那我帮你租一间公寓。”林画音强忍着心头的怒焰,冷静说道。“地段环境随你挑。”

    “我不喜欢独居,孤独,寂寥,没有人气。”萧正明媚忧伤道。“我希望在经过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后,家里有热气腾腾的饭菜等着我。我还希望夜半三更,当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家时,家里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

    “够了!”林画音气得直欲晕厥过去,脸色白道。“萧正,你有完没完!?”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萧正随手抓起一只堪称工艺品的水杯,娴熟的弹了弹烟灰,面无表情道。“我被迫和你签下为期两个月的婚姻契约,又委曲求全的留在你那比地狱还要冷酷的公司上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把我安排在保安部,就是想假借白玉娇之手折磨我。好,这些我都可以忍。你呢,聘请私家侦探二十四小时跟踪我。连我撒泡尿都不放过。还跟踪我回家。怎么,把我当杀人犯看待?你别忘了。那晚我可没主动勾搭你。要不是怕你被别有用心的渣男占便宜,我才懒得搭理你。”

    别有用心?占便宜?

    你就是那个别有用心的渣男!最后便宜也全被你占了!还有脸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林画音裹在家居装里的饱满酥胸高低起伏,气得不轻。可转念一想,自己那么做的确过分了点。正如萧正所言,那晚的意外,并非他单方面策划的。若非自己防御意识薄弱,又怎会被这个混蛋有机可趁?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的一切,我主动送上门来给你监视有什么不好?不止省了请私家侦探的钱。家里还能多个伴。岂不一举两得?”萧正软硬兼施道。“当然,如果你非得把事儿闹大,我也不怕把咱俩的关系捅出去。到时玉石俱焚一拍两散。对谁也没好处。你说呢?”

    林画音精致的玉容上神情丰富,眼中的敌意与愤怒却渐渐退散。冷漠道:“我可以收留你暂住几天,但你必须立刻找房子。”

    “没问题。”萧正喜上眉梢,见好就收,不再刺激明显处于崩溃边缘的林画音。

    “另外,家里任何东西你都不能碰。”林画音霸道道。

    “连电视都不能看?”萧正努力为自己争取福利。

    “不行!”林画音陡然提高音量,再度陷入崩溃状态。“电视不能碰!沙不能碰!厨房不能碰!除了那间房,家里的一切都不属于你!也不准你用!”

    萧正连连点头:“同意,明白,不碰,也不用。”

    “更加不能上楼!”林画音眼眸中喷出怒焰。“你要是敢上楼,我就杀了你!”

    “除非你邀请我上楼。”萧正挺胸抬头,立下军令状。“不然我绝不擅自上去!”

    林画音气得双眼黑。

    邀请你上楼?你是不是疯了!我就算死在楼上也不会吭一声!

    “好了。谈判结束。”萧正善意的抓起一根黑乎乎油腻腻的猪腰子,满脸热情道。“要不要来一根?这玩意对腰好。你长期坐办公室,腰肌劳损肯定很严重。”

    如果杀人不犯法,林画音一定会把这个混蛋乱刀砍死!

    憎恶又嫌弃的扫了一眼萧正,林画音转身走开,怒火烧身的回房而去。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再无动静。

    ~~

    幼苗新书需呵护,茄子祝大家61快乐,越长越嫩。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