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七章 窜老婆的门!
    扛着行李包,飘荡在大街小巷的萧正如同孤魂野鬼,可怜可悲。¢£燃¢£文¢£小¢£说,www.ranWen.org就连那微凉的夏风,也变得刺骨无情起来。欺凌着他每一寸肌肤。

    在便利店买了一打啤酒,萧正就近挑了一处提供长椅的商业广场坐下,慢悠悠喝着冰爽的啤酒,口中却只有浓郁的苦涩。

    萧正是孤儿,虽从小生活在明珠,却举目无亲,只有孤儿院的老院长对他不错。甚至自掏腰包供他读书。但高三那年,成绩优异,在市重点高中也名列前茅的萧正现为了供自己读书,年过六旬的老院长竟在空闲之余拾荒赚钱。这让年轻气盛的萧正自尊心受到极大刺激,在临高考那会主动退学,气得老院长差点把他活活打死。并痛心疾的骂他:“一辈子也出不了头的窝囊废!”

    萧正一点也不怪老院长,换作他是老院长,一怒之下真能把自己打死。

    后来,萧正参了军,成了一名光荣的军人。在部队,综合能力出类拔萃的萧正得到领导的高度重视,并赞誉其为军方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好苗子,要好好栽培他。结果好景不长,在一次军区比武大会上,本是夺冠大热的萧正因意气用事,废了某个臭名昭著的红二代,捅出大篓子。若非老领导极力护着他,几年牢狱之灾只怕是免不了。可即便如此,他的军旅之路还是走到了尽头。那一年,萧正才十九岁。

    之后,萧正离开生活多年的明珠,漂洋过海去了国外。而他离开故乡的目的只有一个:赚钱!

    老院长年纪大了,孤儿院也残破不堪,如果没有大量的资金注入,这间虽不大,却倾注了老院长一生心血的孤儿院势必会倒塌。

    所以机缘巧合之下,他和怀揣着同样梦想的东北的猴子、燕京的四眼、德国的巨炮、英国的马英俊,以及美国的蒂娜组成了一支猎人队伍。亡命全球,赚点血汗钱。

    这五年来,他们在热带雨林待过,在能把人烤熟的戈壁沙漠待过。枪林弹雨,炮火硝烟,他们从不后退。实现着自己的价值与梦想。虽得罪了一些人,也帮助过社会底层的贫民。

    这五年,萧正不断以匿名的方式向孤儿院投钱,让一座原本只能收留十几人的孤儿院展成明珠市最有名气的慈善孤儿院。老院长也因此受到各界褒奖,奉其为明珠市第一大善人,把老爷子乐得睡觉都能笑醒。

    两个月前,萧正干完最后一票就金盆洗手,然后把这些年攒下的积蓄分为三十笔,按年为孤儿院注资。就算老院长活到一百岁,也不怕没钱收养孤儿,满足他沽名钓誉的虚荣心。当然,如果老院长恬不知耻的活到一百一十岁…

    反正萧正不会一把年纪了还抛头露面去赚钱。丢不起那人!

    不知不觉,萧正喝光了啤酒,叼着烟暗爽:“如果老院长知道这些年都是我在给他钱花,会不会一把抱住我的大腿,求我原谅他当年的无知?”

    想想萧正就忍不住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看见没有。不好好读书,等你长大了就会和他一样露宿街头,神经错乱。”一位用心良苦的母亲冲年仅五岁的儿子灌输着危机感,苦口婆心道。“儿子啊,老妈以后就指着你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了。你要是混的跟他一样,可别怪老妈和你断绝母子关系!”

    说罢拉着儿子朝肯德基走去。

    “我有那么差吗?”萧正也没当回事,点了一支烟喃喃自语。“高中那会儿,我可是全班女生集体爱慕的学霸。看你儿子肥头大耳的样子,没准以后还没我混得好呢。”

    一番抱怨,萧正不得不正视一个残酷的现实。今晚上哪住宿?

    酒店?

    萧正兜里比脸上还干净,赚的那点血汗钱全砸给老院长沽名钓誉去了。别说住好几百一晚的酒店,连五十一晚的小旅馆也舍不得。

    正犯难间,萧正余光再度瞥见跟踪自己的私家侦探。心中一阵窝火。

    “还有完没完?”

    也不知是落难的样子被逮个正着羞愤异常,还是被跟踪的不胜其烦。萧正一个酒瓶砸向私家侦探。

    “哎呀!”

    私家侦探一声惨叫,捂头逃窜。很快便消失在人海之中。

    “这么喜欢监视是吧?”萧正提起行李包,唇角掠过一抹恶魔般的笑意。“那我就让你监视个够!”

    ……

    晚十点。林画音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起身舒展了一下略微酸楚的娇躯。进厨房为自己准备一点晚餐。

    位于明珠富人区。占地两百平的三层别墅。能一览江滩美不胜收的夜景。绿化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市值近八千万。这就是新奥大Boss林画音的私人住宅。

    有严重洁癖和强烈领地性的林画音常年独居于此,连家政厨娘等照顾生活起居的人也没请过一次。偌大别墅全靠她一人收拾。自强到让人乍舌。

    由于工作得太晚,林画音只是为自己做了一份易消化的水果沙拉。正要一面看财经新闻一面进餐时,门铃如午夜幽灵般响了起来。亦让林画音好看的玉容上掠过一丝意外之色。

    这栋别墅虽不是什么秘密住宅,却也极少有人探访。尤其是夜间。一是她拒绝待客,二是有资格有勇气上门找她的人也并不多。三则是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基本上没有吃饭聊天乃至于窜门的朋友。今晚却破天荒的有人上门。这如何不让她惊讶万分?

    “难道小筑又逃学了?”

    放下叉子的林画音来到门口,正酝酿着如何训斥那个同父异母的淘气小妹。猛一拉开房门,却现站在门口的并非林小筑,而是那个她连想一下都觉得世界末日来临的混蛋男人!

    混蛋男人右手提着一只脏兮兮的帆布行李袋,左手端着一份路边摊买来的烤串,嘴里还衔着一根烧了大半的香烟。咧嘴笑道:“作为夫妻,我在你家暂住个一年半载,你不会不欢迎吧?”

    说罢,也不等彻底陷入绝望的林画音回神。萧正抱着行李就走进了客厅。在光洁如镜的地板上留下一串触目惊心的黑色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