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四章 我看起来像种猪吗?
    萧正还没完全走出被新奥集团员工视为魔窟的总裁办公室,身后就响起噼里啪啦的破碎声。燃文小说(wWw.RanWen.org)尖锐刺耳,蕴含了林画音不可遏止的怒焰。

    能把帝国大厦第一美人气得丧失理智,萧正也算是史上第一人了。

    “真没家教,也不怕打扰楼下紧张工作的同事们。”萧正合上房门,为即将成为同事的新奥员工打抱不平。

    没等几分钟,灰头土脸的邓律师就出来了。

    他弓着腰,像封建社会的太监倒退而出,然后战战兢兢的关上房门,如释重负般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冲歪着身子抽烟的萧正苦笑道:“我说萧老弟,你可把我害苦了。”

    “等我领了第一个月薪水,就请你喝花酒。”萧正大喇喇说道。“邓律师,快领我去保安部报道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为新奥集团光热了。”

    邓律师哭笑不得,暗忖这小子真是奇葩中的奇葩,极品中的极品。得罪了整栋帝国大厦都敬若神明的林画音,还能如此悠闲调侃,真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脑袋被驴踢了。

    一路上,邓律师简单讲解了新奥集团的内部结构。以及其在商业领域的触角范围,作为男人,他还善意提醒了萧正在工作期间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譬如,千万不要在公司乱搞男女关系,再譬如,绝对不要在公司乱搞男女关系…

    “我看起来像一头种猪吗?”萧正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邓律师会心一笑道:“新奥集团有近千员工,除了保安部大概三十名保安之外,也就只剩下不到二十个负责跑业务,或进行机器维修的男同事。别说在帝国大厦,就算是整个明珠市,新奥也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人间天堂。”

    “在女人方面,我的审美还是比较严苛的…”萧正强掩着止不住上翘的唇角,无力辩解着。

    “看的出来。”邓律师含笑点头。

    “对了。有件事我希望邓律师能替我保密。”萧正郑重其事的说道。

    “什么事儿?”邓律师觉得这小子还挺对胃口,也就没摆出法务部一哥的高傲架子。当然,作为在商场厮混二十余年的老油条,邓律师认为萧正连林画音这位新奥掌门人也毫无忌惮,即便自己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对方也未必买账。索性充当起老好人的角色。

    “林画音能让你参与这场签约仪式,相信对你是极度信任的。但我必须再强调一下,千万不要泄露我和林画音的现有关系。”萧正一本正经道。“相信你也看得出来。我是一个有自我操守和强烈荣誉感的男人。如果让公司的同事知道我和林画音那一层不为人知的关系,就算他们对我再唯命是从,我也不会感到开心。毕竟,我是一个更愿意自食其力,而不愿意吃软饭的男人。”

    “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邓律师眼角抽搐,暗骂这小子简直是个牲口。你还装上了?知道娶林画音是多少男人的毕生梦想么?就算只是契约结婚。那也是莫大的荣幸与炫耀的资本!

    当然,即便没有萧正郑重其事的提醒,邓律师也会把这档子事儿烂在肚子里。要知道,在卷入这场婚姻风波之前,他可是和林画音签订了秘密协议的。要是敢说出去,以林画音的性格不把他告得倾家荡产、露宿街头那就活见鬼了。

    新奥集团在帝国大厦租下了68到88总共二十层。是帝国大厦当之无愧的头号租客。而负责安保工作的保安部,则很合理的安排在78层,方便在遇到麻烦时进行上下调度。而鉴于新奥职工以年轻女性为主。公司对保安人员的素质有着极高要求。一方面是邓律师之前提及的禁止乱搞男女关系。另一方面则是遇到紧急情况,能有机敏的应变能力。

    毕竟,有女人的地方,总是有说不完的故事,何况是新奥这种美女如云的公司?

    在邓律师的讲解之下,萧正对新奥集团全貌有了一个基础的了解。亦对能执掌如此大一家公司的林画音颇为钦佩。并深刻的认为,林画音这种事业型级女强人基本上已经心理变态了。

    二十七岁没谈过恋爱,憎恨男人,尤其是像自己这么内秀的男人。还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说她没变态谁信?

    “前面就是保安部的工作区域了。”邓律师对刚刚经过了营销部靓丽美女们的洗礼,到目前还没怎么回过神的萧正介绍道。“保安部和营销部同在78层。以后这里就是你工作休息的地方了。”

    萧正满意的点了点头:“热情的同事,美妙的环境,真是一份令人身心欢愉的工作。我想我会兢兢业业的干下去。为新奥的建设添砖加瓦。”

    “那就去报道吧。我已经和保安部打过招呼了。他们正在等你。”邓律师在距离保安部尚且还有数米距离时转身离开。

    对于邓律师莫名的不自信和稍稍流露于言表的慌乱,萧正觉得这新奥集团的保安部透着玄机。起码不像普通公司的保安部形同虚设。

    叮叮~

    就在萧正大踏步准备前往保安部报道,刺耳的电话铃声不期而至。

    面对唾手可得的头一份正经工作,心情没来由紧张的萧正刚要挂断电话,那电话居然自动接通了。气得萧正差点把手机砸进马桶。

    推门进入公共洗手间,萧正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张口就骂:“四眼,你他妈在我手机里动了什么手脚?赶紧删除,否则你就别想在地球上混了!”

    “老大。我是冤枉的!”对面传来四眼委屈的伸冤,辩解道。“是猴子哥他们怂恿我这么干的。说是怕和老大失去联系。”

    “让他们接电话。”萧正不耐烦的点了一支烟,神情转瞬骤变,仿佛换了一个人。

    “哥。你在干嘛呢?我都想死你啦!”猴子口吻激动的说道。

    “滚一边去。”萧正满脸嫌弃。“找我什么事?”

    “这事还得巨炮和你解释!”

    电话那边一阵杂乱的吵闹之后,一把瓮声瓮气的男低音说道:“老大。蒂娜姐最近疯了。有工作还好,一旦闲下来,她就天天拿我们出气。马英俊都被她打进医院了。医生说断了三根肋骨,起码得在医院躺一个月。”说的是一口流利的德语。

    萧正的口语变换如流,用还算工整的德语问道:“打不过你们不会躲吗?”

    巨炮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扛打耐揍。最变态的光辉事迹是徒手撕了一头重达三百斤的黑熊。连这号猛人都跑来倒苦水,看来蒂娜真是打红了眼。

    “咱们几个的老巢她比谁都清楚。能躲到哪里去啊?”巨炮粗糙低沉的声音传来。“老大。你赶紧回来把蒂娜姐给降了吧。不然真要闹出人命了。”

    “不至于。”萧正头疼道。“她下手虽狠,但还有分寸。等时机成熟了,我会找她谈谈。”

    “谢谢老大,对了,老大你的工作找的怎么样?实在不行就回来吧。就你那本事,美国总统都能当。至于漂洋过海回华夏国找工作吗?”

    “你知道个屁。”萧正皱眉道。“华夏是我的根。我既然洗手不干了。当然要回来。再说,我已经找到一份前途无量的工作。相信能弥补我二十五年来的所有缺憾。”

    “哥,什么工作这么牛!?”猴子在一旁尖叫问道。

    “保安。”萧正引以为豪道。

    这可是萧正人生中的第一份正经工作,想想都觉得骄傲。

    “啥!?”猴子一激动,连东北腔都飙了出来。“哥,我的亲哥!你大老远跑回祖国大地,就为当一破保安?你还是我哥吗?”

    “可能是给你们华夏国的主席当保安。”巨炮安慰着绝望透顶的猴子,同时也在宽慰自己。

    “我知道了!”猴子打了个响指,激动不已道。“哥,你是不是准备重出江湖?其实你当保安就是为了掩人耳目,接近某位大人物?干的漂亮!不愧是我哥!”

    “想什么呢?”萧正淡淡道。“就是一家公司的普通保安。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不!我不信!”

    “我的信仰流逝了!”

    “我的精神支柱倒塌了!”

    电话对面一阵哀嚎。

    “少废话,你们都耽搁我快半小时了。我正赶着去报道,下次再聊。”萧正临挂前补充了一句。“记住给我打掩护,要是让蒂娜知道我的行踪。我会一个一个亲自找你们算账。”

    说到最后,言语中分明透出一股浓郁的杀意。吓得电话对面那几个身经百战的彪形大汉犹如置身冰窖,遍体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