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三章 你是什么星座?
    林画音仿佛火山喷,彻底暴走…

    她真的被萧正气疯了!

    这年头哪有这么极品的男人?穿着风格贴近上世纪八十年代,古板落伍。⊥燃文小說,www.ranwen.org嘴巴恶毒尖酸,素质低下恶劣,眼睛红肿得好像三天三夜没睡觉。浑身透着轻佻孟浪的气息,颓废如街边流浪汉。

    这就是即将与自己签订婚姻契约的男人?

    想到那晚居然和这么一个人渣败类同床共枕,还夺走了自己珍藏二十七年的宝贵初-夜,林画音简直怒火攻心,生无可恋。

    众所周知,这位鼎鼎大名的新锐女富婆出了名的厌恶男人。平日别说与男性过多的接触,连多看一眼都嫌恶心。好几个垂涎林画音美色的纨绔公子不信邪,制造各种偶遇与之见面,最终都被一瓢瓢冷水泼得偃旗息鼓,一蹶不振。

    而新奥集团上千余职员之中仅有不足五十名男性,一度被誉为男人的天堂,由此可见林画音对男人排斥到何种地步。

    但如今,头顶明珠第一美人光环的林画音非但被萧正夺走最宝贵的东西,并迫于无奈与之签订婚姻契约。还被口无遮拦的萧正恶意中伤,数落了个遍。如何不让身为天之骄女的林画音彻底失控?

    林画音十四岁那年家庭破碎,小小的心房埋下了对婚姻的恐惧以及对男人的敌意,之后这十三年,她非但没对婚姻和男人的态度有任何好转,反而愈严重。甚至一意孤行的决定一辈子不结婚,不组建家庭。全身心投入事业。可偏偏事与愿违,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因情绪低落,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跑去酒吧借酒消愁。结果碰上这么个极品,并在烂醉之后与之生关系。

    最致命的是,在咨询了医生,并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推算之后,林画音确定,那一晚,是她当月受孕成功率最高的夜晚。

    “只要男女双方身体健康,怀孕的几率高达九成。”

    医生给出的笃定结论将林画音推下万丈深渊,方寸大乱。

    怀孕?生子?

    如果一切顺利,她注定要走上结婚这条不归路。

    童年的阴影让她恐惧婚姻,对男人更是深恶痛绝。可若是真的怀孕,她也必然要给后代一个完整和睦的家庭。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生活在无尽的痛苦深渊。

    所以她绝望的找到了一夜**的萧正,提出签订婚姻协议的要求。并将期限定于保守的两个月。如果没怀,合约将自动失效,二人各奔东西,互不相欠。如果怀上了——

    林画音就认命。与这个比普通男人更让她厌恶反感的男人组建家庭。为孩子提供一个美满幸福的童年。

    林画音已经憋屈的满肚子苦水了。可那个极品男人还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她的底线,对她进行言语上的挑衅,眼神上的戏虐。这让久居高位,办事向来雷厉风行、不屈不饶的林画音恼羞成怒,大有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架势。

    既然你要羞辱我,那我就豁出一条性命,和你同归于尽!

    林画音随身携带的裁纸刀将她偏激的本性展露无疑,亦宣告了她誓死不受辱的底线。

    见老总拔刀,邓律师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两步,怕殃及池鱼。萧正却似笑非笑的盯着娇躯乱颤、脸色铁青的林画音,由衷赞美道:“连生气都美得另辟蹊径,我想我已经不可自拔的被你勾引了。”

    “我跟你拼了——”

    啪!

    也不见萧正有什么动作,那把被林画音死死攥在手心的裁纸刀凭空消失。没了踪影。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玩刀实在影响美感。”萧正没收了裁纸刀,没心没肺的说道。“好了。我们言归正传。协议条款我都接受。给我一支笔。”

    林画音见状,浑身抖的坐回沙,冷冷道:“邓律师,笔。”

    缩回身子的邓律师连忙取出签字笔,递给萧正:“萧先生,你在最后一页签字就可以了。”

    萧正接过签字笔,龙飞凤舞的写下大名。

    邓律师见谈判总算告一段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小心翼翼的问道:“萧先生。我们老板已经把个人资料全部交给你了。希望你也准备一份个人资料给我们。毕竟,这份协议时限为两个月。双方多了解一点,总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我的个人资料啊?”萧正摸了摸下巴。如数家珍般脱口而出。“身高一米八。腿长占一半。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萧正点了一支烟,继续道:“平时喜欢种种花,养养小动物,得空练练书法,读几本世界名著。像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刀相助救美女这种老掉牙的往事,就让它随着我的记忆消失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之中吧。嗯,简而言之,用这句话来形容我最贴切不过: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

    邓律师觉得自己就是嘴贱,太贱了。没事问这孙子个人资料干什么?林总也没事先交代啊。真是多嘴!

    “你有工作吗?”林画音强忍着万马奔腾的怒火,冷若冰霜的质问。听语气,像在审犯人。

    “目前有好几家猎头公司在与我接洽。他们提供了诸如ceo、coo、cFo等职位供我选择。但就我个人的生活习惯来说,我不太能接受太累太辛苦,没有私人空间的工作。所以还没正式给予答复。”萧正一本正经的说道。

    “也就是没有?”林画音一针见血道。

    萧正强调道:“只是暂时的。”

    “邓律师,查一下公司有什么空缺岗位。”林画音冰冷道。

    “喂。你这是干什么?瞧不起我?施舍我?我还没做好当小白脸的思想准备呢!”萧正振振有词的辩论。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邓律师迅过滤了一遍公司的实缺岗位,详细说道:“人事部缺一个培训经理。财务部缺一个出纳。保安部缺一个保安。这是公司目前最迫在眉睫的三个实缺。”

    “我从小就展现出了优秀的领导才能。是一个天生的指挥家。”萧正干扰着林画音的决断。“培训经理这个职位于我虽然有点大材小用。但勉强算是三个职位中最接近我真正实力的。”

    “没有别的岗位了?”林画音蛾眉微蹙。可以看出,她并不认为萧正能胜任以上三个职位。

    “营销部的清洁阿姨因为儿媳妇怀孕辞职了。最近部门员工对工作环境颇有微词——”

    “喂!我堂堂八尺男儿怎么能当清洁工?你们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萧正激愤道。“就算你们想让我从基层做起,顶多不给我培训经理的职位,我去财务做出纳总可以吧?实不相瞒,小学五年级那年,我还拿过全市珠算大赛一等奖!”

    不知是对萧正的喋喋不休感到厌烦,还是‘儿媳妇怀孕’五个字刺痛了林画音的敏感神经,林画音冷冷道:“去保安部报道吧。今天正式上班。”

    萧正长吁一口气,暗自侥幸。虽然没如愿成为培训经理,但保安也不错。工作清闲,无拘无束。符合萧正懒散的生活状态。

    可瞧着冰山女人对自己流露出来的不屑、厌烦,乃至于憎恶的眼神,萧正心里颇为窝火。不就是睡了一觉吗?又没谁强迫你,你要不乐意,我还能霸王硬上弓不成?至于把我当成十恶不赦的大变态看待吗?

    萧正知道林画音给自己这份工作的动机,就是怕自己玩失踪,偷偷跑路。饱经找工作之苦的萧正也不推辞,干脆来个顺水推舟。成为这间被誉为‘女儿国’公司的光荣保安。

    不过出于不忿,萧正好整以暇的坐直身体,神情肃穆的望向满面冰霜的林画音:“既然咱们现在都成为合约夫妻了。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说。”林画音冷冷道。

    “你是什么星座?”萧正好奇的问道。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戏虐之色。

    林画音脸色微怔,对萧正的提问万分费解。但为了尽快打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混蛋,随口道:“处-女座。”

    “你已经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