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带头大姐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谁真谁假(九)
    看着陈召这般样子,黄天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轻哼一声道:“陈大人……哦,不对,应该叫陈召……,这么说吧,南宫雪刚刚说的一点没错,她没有在骗你,然而你也没有听错,不错之前我在给你的回信上是这样写的没错,可是那都是在骗你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也是忍了你很久了,要不是萧龙他们的人把我女儿救出来,我恐怕还真是要为你一直做着这种通敌卖国之事,并跟着你成为那千古罪人。火然?文 ??? w?w?w?.ranwen`org当然我也不会就让你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的,其实我阵阵会吵南宫雪他们这边倒戈也是在我就要准备跟龙爷开仗渡江的时候,那时候,龙爷的人把我的女儿送来后,跟我和谈,我就已经愿意弃掉你这艘船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给你的信就都是假的了,目的就是为了要让你一步步的走进我们合计的圈套里,让你放松警惕,当然我骗过的还不只是你一个人,就连陈皓也被我给骗过去了,在这之后我就率军直接进京了,为的就是想第一个抓着你,也是想好好的泄愤,可惜我还是回来的有点晚了,这第一个抓着你的人并不是我,陈召不得不说你这个人还真挺自大也很自负,若不是这样你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把你骗过去了呢?起初我都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给你写信,也是不敢完全保证你就一定会上当,但是自打我的第一封信发出去以后,再忐忑之中收到你的回信我这才安下心来了,原来你真是这样一个人,而正是因为你的这个表现也就注定了你的结局,因此我此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失败了……,凡是你在南边集结的兵力已经全部被我跟龙爷的人全部俘虏了,可以说你现在是孤军奋战了。”

    “这……不可能。”陈召对黄天恒所说的这些完全不肯相信,他奋力的摇着头,一直不停的嘟喃着,但没过多一会儿,陈召又猛然的看着黄天恒,嘴角处狰狞的挤出一丝丝的笑容道,“黄天恒,你怎么可能救的出来你女儿呢?你的女儿让我派人秘密的运出海了,若是没有我的传信他们是肯定不会回来的,倘若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在半个月之内不给他们回信,他们就直接把你的女儿投向海里,直接喂鱼了,你到时候就别想再见到你的宝贝女儿黄莺了,话说回来了,你女儿的名字起得还真是好听,黄莺,莺是由一种会唱歌的鸟儿的来的吧?只可惜啊,你女儿要到阴间去给阎王爷唱歌去了。哈哈哈哈……,你知道我有多久没给那边传信了么?我就是因为要防范着你,怕你真的会弃船跳水,我就差不多有十三天没给那边飞鸽传信了,这还有两天就到期限了,你要是还想见你女儿呢,你就乖乖听从我的吩咐,吧大军的矛头给我指向这些人,否则……两天后你就真的要跟你女儿说再见了,而且……死无……全尸。哈哈哈哈……。”说着说着便又高声的笑了起来。

    “陈召,你可真是很自负啊……。”黄天恒冷冷的看了陈召一眼,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让你见一见吧……。”说完便响亮的拍了拍手掌,随后就看见黄莺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陈召一看,不禁瞪大了眼睛,眼皮子眨也不眨一下的打量着黄莺,不可思议的惊呼道:“这……这怎么可能呢,我记得半个月前我就派人把她押送到船上出海了呀?这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呢?难道当初送的时候掉包不成?但这也不可能的啊,这件事我明明是让李超去做的,而且是他亲自押送的,他不会跟我反水的,不会……。”

    “陈召,你这么吃惊我很理解,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呢?”黄天恒提醒道,“那就是你忘了龙爷是做什么的了吧?我能见到我女儿平安的回来也是多亏了龙爷的出手相救,若是没有他,只怕我女儿也早就被你给害死了。而我就还要为你傻呵呵的做事却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早就命丧黄泉了。陈召不得不说你可够狠的呀!”

    “呵……呵呵呵呵,我真是……真是少算计一步啊,我竟然忘记龙爷了……。若是我还记得他是海上的霸主,也许……我也就不会有今天了,而你……黄天恒你还是要为我陈召保驾,你的百万大军的统领权也终将会落入我的手中,而你,到时候也就会跟你女儿一样,到海里喂鱼去吧!”陈召听得这黄天恒这么一说,竟是懊悔的想捶胸顿足了。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在设想自己若没忘记该是一个怎样的结果,只可惜算来算去的他还是少算了一步,这一步的遗漏就导致后面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

    看着陈召这番懊恼的样子,黄莺就跟发了疯一样的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并顺势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卡在陈召的脖子上,愤恨的发泄道:“陈召你简直就是个疯子,你现在还好意思后悔!要不是龙爷的人,我这个时候恐怕就已经葬身大海了,你真是太卑鄙了,拿我当人质在威胁我父亲,你真不是人你,到现在了你还敢说这些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一刀让你去下地狱啊!”

    说着说着这黄莺手中的匕首就离得陈召的脖子是越来越近了。南宫雪一看赶忙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并将黄莺手中的匕首夺了下来,安抚道:“黄莺,你别激动,现在他是有罪,但是还不能杀,毕竟我们这场戏还没唱完呢,现在要是就这么让他死了,你觉得他会瞑目么?他真的会认罪么?现在就连他的女儿都不认罪不服法呢,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他们一点点的看到自己所犯的罪是有多严重,我们必须要让他们知道这些才行,不然我不一早就让他去了么?还至于等到现在让你来动手送他这一程?”

    “可是小雪……你知道他抓了我以后是怎么对待我的么?”黄莺愤恨的说道,“我几乎是身不如死啊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我还有点武功,只怕……只怕我还没被扔海里,我就已经咬舌自尽了你懂么?”说完黄莺这双打打的眼睛就完全的被眼泪所侵湿了,眼泪顺着她的眼角不住的往下流淌着。不多一会儿的功夫就哭得是泣不成声了。

    看着自己的女儿哭成这样,黄天恒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问题了,直接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女儿安慰道:“女儿,是爹无能,害的你受了这么大的罪,你骂爹吧,爹甘愿受罚,是爹保护不周。”

    “爹……。”听得自己老爹这么一说,黄莺更是哭的跟个面人儿一样了。一旁的南宫雪跟莫燕燕两个人面对着这让人同情的父女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陈嘉宇看着这场面也不知道还能怎么说了,但随后又看了看自己的爹竟然对这些是毫无悔过之意,他这心就好像是被千万个针一起扎了过来一样的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