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权倾帝凰之永夜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太子府邸1
    秦山山脉本就与大梁国北境相连接,从秦山山道到大梁国北方边境北桦省的辽原城,就是按照最缓慢的前行速度昼行夜伏,也不过六七日就能到了。r?an w?e?n w?ww.ranwen`org

    梁笙德和成亦影是在八月十六那日天不亮时下的秦山,后在秦山山脚遇上了梁笙潇和昏迷不醒的冷晴,梁笙德便将梁笙潇和冷晴一同带上了返程归家的路途。

    虽然因顾及到受伤的冷晴,成亦影已着意命人减缓了赶路的速度,但速度再慢,路程长远却是不会变的。所以,早在八月二十二日正午的时候,梁笙德等一行人就已经到了大梁国北方边境北桦省的辽原城了。

    此番去秦山参加九国十年一次的聚会,因顾及到成亦影怀有身孕,不可在路上急赶,梁笙德便在七月上旬就带着成亦影离开了大梁国京都,一路游山玩水地慢行去了秦山。

    提前了一个多月出发,返程的时候自然就没道理继续拖沓了。

    因此,按照梁笙德原本的计划,是七月出行,八月十六下秦山,在九月初一那日赶回大梁国京都的。半个月的时间,足够梁笙德和成亦影返回大梁国京都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出了冷晴这档子事,梁笙德的计划就不得不被稍稍打乱了——

    梁笙德一行人等抵达大梁国北方边境北桦省的辽原城时,冷晴的高烧到是终于退了,可冷晴一直昏迷不醒,适时,此番随行秦山的御医又说冷晴毒积五内,伤势凶险反复,再经不得舟车劳顿,梁笙德便只能命随行众人在辽原城外的驿站暂且停留了下来。

    堂堂一国储君,在边境驿站足足逗留了三日不曾挪动,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天成大陆上的哪一国,都是有违礼制的。不但有违礼制,一个搞不好,甚至还会引起人心惶惶。

    梁笙德自然知道他不能长久逗留在辽原城,因此梁笙德原本计划着,若是五日内冷晴仍旧不能清醒,他只能先带着成亦影返回大梁国京都。至于冷晴这边,就留下几个信得过的人照看冷晴,等冷晴清醒了,再接冷晴回大梁国京都去。

    好在冷晴的情况比梁笙德预期的要好,三日才过,冷晴就醒来了。

    话说,早在下秦山的前一日,梁笙德便遣了随行侍从率先赶回大梁国都城,去向梁儒明禀报他和成亦影将于八月十六一早返程,约莫九月初一便能抵京。

    虽然梁笙德原定是在九月初一赶回到大梁国京都的,可是因为下山的时候遇上了冷晴,而冷晴的情况又非常不稳定,伤势反复就是不见好转,成亦影又整天忧心忡忡,梁笙德怕成亦影太过忧心影响了腹中胎儿,便只能在辽原城暂时驻足了。

    可是梁笙德作为一国储君,私自在国家边境逗留难免会让朝中人心惶惶,生出什么不好的想法。所以,梁笙德只能再派随行侍从往大梁国京都送了封信笺,将他逗留辽原城的原因向梁儒明大致解释了下。

    并且,第二次送出去的信笺上,梁笙德将他在下山途中遇上梁笙潇,以及梁笙潇将随他一同返回大梁国京都的事情,均一并写在了信笺上。

    因为第二次送出的信笺是快马加鞭地送回大梁国京都的,是以,梁笙德在大梁国北方边境北桦省的辽原城逗留的这三日里,梁笙德一连接到了五封从大梁国京都发出的,催他尽快带着成亦影返回都城的诏书。

    五封诏书,每一封诏书都是梁儒明亲笔所书,有两封诏书甚至是前脚挨后脚地送到梁笙德手中的,足可见梁儒明对梁笙德思心切切。

    梁笙德自然也明白老父催他归家的思念之情,只是原先预计的五日时间未到,梁笙德不可能食言而肥,便只能压下了梁儒明发来的诏书,一直没有动身。

    如今冷晴终于脱离了危险,醒来了,而且随行御医也说冷晴能醒来便再无大碍,这返回大梁国京都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再耽搁了。

    因此,在冷晴醒来的第二日,梁笙德便带上随行众人,离开了北桦省辽原城外的驿站,踏上了返京的路途。

    不过,因为成亦影身怀六甲,而冷晴虽然醒了但身上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都是受不得颠簸的,如此两相叠加,梁笙德便要多顾虑些了。

    反正原先预计的于九月初一那日赶回大梁国京都已经是不成的了,索性再晚上几日也是一样的,因此,尚未离开辽原城,梁笙德便着意叮嘱随行众人将赶路速度放慢些,言不必着急赶回京都,一切以稳妥为主。

    所以,等到冷晴终于再次踏上大梁国京都绉平的土地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上旬中了。

    是日。正值九月初五。

    未时正。艳阳当空,碧空如洗。万里长空,白云飘渺。一眼望去,漫天飘满了如纯白棉絮一般的云朵,每一朵云朵都飘得极高,且形状各异,让人浮想联翩。

    大梁国储君的绵延仪仗从绉平北城门浩浩荡荡地驶入了绉平城内,车辇前、后、左、右均有手持刀兵的甲士开道护卫,其动静之大,引得城中百姓纷纷驻足观望。

    不过,既然是堂堂储君的车架,其周遭护卫甲士自然不在少数,道路两旁的百姓再如何驻足引颈观望,二者间的距离也相隔甚远,百姓们除了能看见端坐车辇内的模糊人影外,根本无缘窥见储君真容。

    大梁国京都内有明文规定,除八百里加急战报外,任何人包括皇亲子弟皆不得在绉平城内策马奔驰,恐伤及行人。

    而天家自古重礼制,无论做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当先将“礼制”二字摆在最前方,但一旦有了君王的宠爱,那么礼制便是那天边浮云了。

    梁笙德不但是大梁国当朝正儿八经的太子,且极受梁儒明这位大梁国当朝帝王的宠爱,所以梁笙德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这地位特殊了,相应的,梁笙德所持有的权利自然也就一并特殊了。

    因此,即便是在限制策马奔驰的大梁国京都绉平城内,梁笙德的车架仪仗依然可以长驱直入。不过梁笙德人如其名,是位仁德爱民的储君,从不曾恃宠而骄,该遵守的礼制,梁笙德从来都是恪尽职守地遵从的——

    打从在绉平北城门外起,梁笙德便嘱咐驱马的侍从,待进了城门便直入太子府,但途中千万要控制好车架速度,以免伤了路旁行人。

    因得了梁笙德的明令吩咐,一行浩浩荡荡百余人自绉平北城门入了绉平城起便控制着前行速度,不紧不慢地朝着城东的太子府前进。

    因为前行的速度减慢,队伍中那两辆华丽庞大的车辇便更显慢腾腾了。

    明明两辆车辇每辆都由六匹良驹拉着,可是车辇速度却如龟速般慢慢向前挪移,从街头到街尾,足足用了一炷香的时间……

    因为身上伤势未愈,冷晴没办法骑马或随同车辇步行,所以在梁笙德提出动身返回京都绉平时,冷晴只能上了成亦影的马车,和成亦影这位太子妃同乘一车地踏上了返京路途。

    其实真要论起来,无论冷晴的真实身份如何,冷晴总是逃不脱平民百姓的身份的,而作为区区平民却与一国太子妃同乘一车,这无论放在九国中的哪一国都是极其不合礼制的。往严重了说,这是能杀头的!

    冷晴好歹也在这天成大陆呆了半年光景,这些最基本的法度礼制,冷晴还是清楚的。因此,当时,在成亦影提出让冷晴与她同乘一车回京时,冷晴是婉言谢绝了的,只是……

    无论是冷晴还是梁笙潇,对于梁笙德和成亦影而言,都是此番秦山之行的一个意外。可是既然遇上了,梁笙德和成亦影便只能将梁笙潇和冷晴一同带回大梁国京都了。

    但是,梁笙德和成亦影此番去秦山虽然带了上百随从,可车辇却是实实在在地只带了两辆——梁笙德和成亦影一人一辆车辇。

    梁笙潇既然是梁笙德的皇弟,梁笙潇自然是和梁笙德同乘一车的。如此,就只剩成亦影的车辇了。若冷晴不与成亦影同乘一车,难道让冷晴拖着病体去骑马?还是让冷晴徒步走回大梁国??

    冷晴自己的身体情况如何,冷晴自己清楚。别说骑马了,就是让冷晴徒步走上千米,冷晴的身体都吃不消!

    因此,冷晴虽知道以她的身份去和成亦影同乘一车,若是让有心人抓着不放,对她、对成亦影都不是什么好事,可冷晴的情况摆在那里,容不得冷晴推拒。又被成亦影好言劝了两句,冷晴便只能认命地上了成亦影的车辇。

    从辽原城到京都绉平,在路上悠悠哉哉地走了十天,就算冷晴身上的伤势没能好全乎,也已经好了大半了。若说这时候让冷晴下车辇徒步而行,到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梁笙德和成亦影在大梁国的处境,冷晴大抵是知道一二的。为了不给成亦影添麻烦,在进绉平城前,冷晴便和成亦影提过让她下车辇的想法,只是成亦影没答应。用成亦影的话说就是:这一路都如此走过来了,也不在乎剩下的这点路程了。

    于是,打从离开北桦省的辽原城时起,冷晴便窝在了成亦影的车辇里。即便眼下进了大梁国京都,冷晴依然泰然自若地窝在成亦影的车辇里。

    因眼下才九月初,而大梁国地处天成大陆南地,四季的温度一向比较偏高,因而说是已经到了秋风送爽的时节,可空气中的温度其实并没有下降多少。

    又因为此番梁笙德和成亦影前往秦山时,正值七月盛夏,气候炎炎,因而梁笙德和成亦影所乘的车辇不是那种将四面全部封闭的马车,顶上仍是四方四正的木质车顶,但四面是环纱的设计。

    这样的设计,使得车辇行动起来时若有微风拂过,车辇四面的轻纱就能随风摇曳生姿,不单看着十分美妙,坐在车辇内的人也凉爽透气。

    此刻,被浩荡队伍簇拥着行在绉平城中,四面垂着粉色细密轻纱,车板上铺了一层柔软的白色毛毡的车辇里,在车辇内的矮桌旁的正位上,梳着端庄的发髻,略施粉黛,一身华裳似锦的成亦影安静地跪坐着,一双芊芊素手轻轻交叠于膝头,坐得身姿端正。

    而矮桌的另一旁,三千青丝用一根桃木簪松松垮垮地挽在脑后,穿一身墨绿色齐胸襦裙的冷晴则有些萎靡不振地蜷着身子,双手按着腹部地屈膝坐着。

    什么叫雪上加霜?什么叫祸不单行?在冷晴看来,就是当你身上的旧伤还没养好,偏偏亲戚又毫无预兆地上门看望你时……

    因为冷晴有严重的宫寒,导致痛经这种每个女性都有的经历于冷晴而言,简直就是一场摆不脱的噩梦!

    以往每次来大姨妈,冷晴都会被大姨妈折磨得想要满地打滚,最初那两年,冷晴有几次甚至痛经到恶心、呕吐,痛到必须去医院打止痛针、开止痛药。

    直到后来,蒙语的妈妈去挺有名的一位老中医那儿给冷晴开了许多调理宫寒的中药,冷晴硬着头皮将药都喝完了,她这痛经的毛病才慢慢有所好转。

    这几年,冷晴的亲戚再来探望她,冷晴也不过是偶有痛经的症状,却都不会太过严重,更没有再恶心、呕吐过,所以,冷晴也就不再那么在意了。

    结果,自冷晴来到天成大陆这个异世后,第一个月,冷晴的亲戚神奇地消失了,第二个月,亲戚再度登门拜访,却让冷晴痛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碰巧当时正好被炎子明撞上了,为此还闹了一场笑话,让冷晴闹了个大红脸,那场面,别提多尴尬了。

    而打从那次以后,往后的这几个月,直到这次亲戚登门,冷晴一直被痛经狠狠地折磨着,那种感觉,真叫一个生不如死。

    可是被痛经折磨得久了,冷晴也就习惯了,甚至有时冷晴还会觉得痛经其实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亲戚登门的时候完全没有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