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六十六章 她的妹妹
    女人的撕逼大战永远比男人硬碰硬的对着干来的好看。¢£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小杰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好像剪不断理还乱的三个人。

    只是赵纯良的一个眼神,让他们果断的离开了大厅去了后院。

    “你又是什么人?”思颖怒视着南宫凤鸾,叫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那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良儿指手画脚?”南宫凤鸾反问道。

    “你的良儿,他?”

    思颖不敢置信的指着赵纯良,许久之后她惨然笑道,“当初我就跟我姐说过,你只不过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现在看来一点都没错,这才三年,我姐才走三年,你就有了新欢了,是啊,难怪你能活的这么好,原来是又重新开始了,我真为我姐不值,真是不值啊,为了这样的男人死了。“

    “老娘是良儿的姐。”南宫凤鸾这时候却没有顺着思颖的话去接着说,她冷笑道,“我是他姐,护着他,怎么了?”

    “姐?你也有姐啊?那刚才真是可惜了,一枪没打死你。”思颖冷笑着说道,“如果刚才打死你了,那他,也就能尝一尝姐姐被人杀死的滋味了。”

    “王思颖,你走吧。”赵纯良指了指门口。

    “我为什么要走?我姐死的那么惨,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帮她讨一个公道的,你凭什么害死我姐,你凭什么?”王思颖咬着牙质问道。

    “你以为是良儿想害死你姐的?你姐死了,谁最痛苦?良儿最痛苦,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他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么?你什么都不知道。爱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姐既然跟了纯良一起走,就肯定做好了离开他的准备,这是每一个走上他们这一条路的人都需要有的觉悟,如果怕死,你姐还会跟纯良在一起么?谁都不希望谁死,谁都想好好活着,但是有时候,活着的人比死了的人更痛苦你知道么?”南宫凤鸾盯着王思颖说道。

    “痛苦?可我不觉得他痛苦啊,我看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还和你这个姐姐有说有笑的。”王思颖冷笑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更痛苦么?”

    “良儿的痛,你是永远不可能理解的。他的爱人,他的战友兄弟一夜之间都离他而去,这是怎样的悲痛?”南宫凤鸾悲愤的摇了摇头,抬起手,指向门口,说道,“你走吧。别再出现了在我们面前了。”

    “让我走?行,我走。”王思颖盯着赵纯良,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你在这里,那我会经常来找你的,我要让你看着我,让你想到我惨死的姐姐,我要让你以后的日子,都不再安宁,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说完,王思颖转身离去。

    赵纯良默默的叹了口气,看着南宫凤鸾,说道,“凤鸾姐,谢谢你。”

    “扯那没用的干啥,晚上让我受个孕比说谢谢有用的多了。”南宫凤鸾暧昧的对赵纯良眨了眨眼睛。

    赵纯良苦笑了一下,说道,“凤鸾姐,你这么优秀,想要什么男孩子没有,非得我这样的?”

    “自从当年第一次拉着你的手的时候,我就一辈子认定你这个人了。”南宫凤鸾笑了笑,说道,“我亲眼看着你从一个小男孩长成了现在这样的大男人,我看过你的努力你的付出你的悲伤你的快乐,你的一切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并且一直想要给你生孩子,就是这么简单。”

    “早点睡吧。”

    赵纯良伸手捏了一下凤鸾的脸,说道,“这几天好好休息。”

    “你…”

    凤鸾有点呆了,因为赵纯良还是第一次对她做这样亲昵的动作,一般来说两个人但凡有肢体的接触那从来都是她南宫凤鸾主动赵纯良被动了,可是现在,赵纯良竟然主动了一次?

    南宫凤鸾的一张脸,不知道怎么的,瞬间就红了起来。

    “你脸红了?”赵纯良笑道。

    “你,你这个混蛋,竟然敢调戏人家!!”南宫凤鸾一把揪住赵纯良的衣领,说道,“说吧,晚上哪开.房?”

    “各回各家,各睡各床。”

    “呸,无能。”

    “嘿嘿。”

    经历了跟南宫凤鸾的嘴仗之后,赵纯良的心情着实好了不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林晓夕早就睡了,赵纯良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躺下,就收到了南宫凤鸾的短信。

    “我已经洗好澡了,你 确定不来尝尝鲜么?绝对原装的哦!”

    赵纯良笑了笑,回道,“原装的 技术都不行,还是算了吧。”

    “那要不我找个男人培养半年再找你?”南宫凤鸾立即就回了一条消息过来。

    “少造孽,哪个男的培养你半年不得少活三二十年的?睡了,晚安。”赵纯良回道。

    “那好吧,过去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别再想那些事情了,知道么?人不能活在过去。”

    “我知道,谢谢你,凤鸾姐。”

    将手机扔到一旁,赵纯良双手抱头,躺在床上,看着头上的天花板,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一天又过去了。

    这几天的海天集团,似乎都笼罩在一种极度的紧张与兴奋当中,整个公司都在传言,公司的最新产品魅影5号已经快要研制成功,目前正在做最后的检测,只要能够达到理想的状态,这款香水,将有可能成为海天集团重振河山的一款香水。

    林思伊跟黄媛都忙得不可开交,她们几乎将所有能给的资源,都给了研部的人,而研部的人也确实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终于研制出了新一款的香水,魅影5号。

    没错,魅影5号已经被研制出来了,公司里大多数人并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而林思伊跟黄媛却是老早就知道了。

    两人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将魅影5号研制成功的消息也给压制了下来,按照他们的想法,魅影5号虽然已经研制好了,但是绝对不可能随便的搞一个布会就把产品给公布了,他们一定要先把气氛烘托起来,让大家在半信半疑的期待中,见到真正的魅影5号,到时候这魅影5号绝对能够一炮打响。

    林思伊忙的几乎已经忘记了赵纯良。

    要不是家里的母亲今天吃早饭的时候提起赵纯良,林思伊都忘了自己的未婚夫其实还呆在自己的公司里。

    一想到赵纯良,林思伊突然现这货好像很久没有在公司里兴风作浪了,该不会 是纯良从了良了吧?

    林思伊特地在中午空闲的时候去了一趟赵纯良的办公室,结果现,赵纯良的办公室里竟然没人!

    这不关注他的时候,觉得有这个人没这个人都无所谓,公司都照常运作,可是这一关注,林思伊就觉得不行了,你虽然是我的未婚夫,但是你也是拿我钱的员工啊,怎么可以说翘班就翘班?

    林思伊给赵纯良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赵纯良才接起来,声音听着有些慵懒。

    “干嘛?”

    “你还想不想来上班了?”林思伊问道。

    “想啊,怎么不想了。”赵纯良说道,“我这每天念叨的可都是你呢,恨不能天天待公司里跟你双宿双/飞。”

    “你别扯那些有的没的的东西,我给你半小时,马上出现在你的办公室里。”林思伊说完,啪的一下就挂了电话。

    在海市的某处。

    赵纯良拿着他那把黑色的雨伞,拄在地上,无奈的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他的面前是一个面朝下倒着的人,那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升级。

    “还有十八个。”

    赵纯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看着纸上一个个的名单,自语道,“半小时,杀十八人,时间差不多。”

    说完,赵纯良转身离去。

    这一天的海市,算是比较不平常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整个海市,有二十三个人死了。

    对于一个数百万人口的城市,每天死几百人都没什么奇怪的,可是奇怪的是,这二十三个人全部都是被谋杀,而且全部一击必死,全部滴血不流,更诡异的是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作案者的痕迹。

    也就是说这二十三个人,就好像是被隐形的杀手给杀了一般。

    市局专门为这个事情成立了专案组,省里头也派了专家过来调查,结果就是没有结果,而这也成为了海市公安史上的一件无头悬案。

    而此时,这桩无头悬案的制造者赵纯良,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有点出神。

    他在想一个事情,自己当年的那把匕,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子健被杀的案现场。

    赵纯良问过了卡非,可是卡非说那把匕是上面的人交给他的,至于那把匕哪里来的,他也说不清楚。

    赵纯良觉得,自己当时战败,把匕给丢了,被人捡了不足为奇,可是被捡了之后对方肯定会触碰到匕,要么拿去用要么拿去卖,匕上面绝对不可能在三年后还有自己的指纹。

    一个指纹保存三年,除非是刻意保存,不然根本是不可能做的到的。

    而如果是刻意保存,那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在三年前,就有人打算拿这把匕做文章!

    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方可就真的是妖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