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六十四章 审问!
    64

    整个店里的人,全部都哆嗦了一下。『≤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因为那个络腮胡男人的表情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的脸不停的在抽搐,眼里的泪水就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流,而他的嘴角又是往上翘的,这明显是看着想笑。

    这种想笑但是在哭的表情,在一张脸上诡异的被拼接在了一起。

    没错,就是拼接。

    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硬生生的拼在一起,可想而知这个人的心理活动该得有多丰富。

    锦毛鼠觉得慎得慌,并不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的表现,还因为赵纯良脸上的笑容。

    赵纯良的脸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平淡雍容的笑容,就好像他扎的不是人而是一块木头一样。

    锦毛鼠自问见过很多变态的人,但是却从未有一个人像赵纯良这般从容淡定。

    “良儿,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的?”南宫凤鸾好奇的问道。

    “跟一个老中医学的。”赵纯良随口扯道,其实他针灸是找老中医学的没错,但是刺哪里却是靠的自己的天赋异能。

    找弱点。

    赵纯良通过使用异能,看到了这个络腮胡男人的弱点,而后再结合自己学到的一些针灸的知识,那要让这人****,就基本上是十分轻松的了。

    “你,你,你杀,杀了,我!”

    络腮胡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因为张嘴的 缘故,嘴里留了很多口水出来。

    “这才只是开始呢。”赵纯良笑着说道,“这里共有三十五根针,现在才只不过是两根而已,你等着,慢慢来。”

    赵纯良说完,继续拿针开始往那人的身上扎,在扎到第八针的时候,那络腮胡男人已经几乎要崩溃了,他的双眼不住的往上翻,鼻涕口水眼泪已经流干了,整张脸好似纵欲过度一样苍白而且消瘦,他的嘴唇完全干裂,似乎他身上的水分已经流失了太多太多。

    “老大,这…太残忍了吧。”小杰忍不住说道,虽然他并不喜欢对敌人仁慈,但是看着那人诡异的扭曲着的身体,小杰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了。

    “记住,我们对于一些人可以仁慈,而对于有一些人,对它们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知道么?”赵纯良轻声说道。

    “知,知道了。”

    小杰点了点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我,我说。”

    眼见着赵纯良的第九根针就要落下,同时赵纯良还拿起了小锤子,这个络腮胡男人已经完全放弃了对真主的信仰,他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什,什么都说。”

    “这么快?”赵纯良似乎有点意犹未尽,他说道,“我这才刚前戏呢,真正好玩的还在后面。”

    “我说,我真的说,求求你,不要。”络腮胡男人几乎是用哭腔在说话。

    “好吧。”

    赵纯良叹了口气,将手上的橡胶手套取了下来扔到了桌子上,随后对小杰说道,“把针拔出来,把人放下来。”

    “好,好的!”

    小杰点了点头,连忙走到那人身前,将那人身上的针都给取了下来。

    让小杰很惊讶的是,这人身上竟然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等针都被取下来之后,石庞等人上来将络腮胡男子给放了下来。

    “现在,我会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就可以了。”赵纯良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对方,说道,“摩萨在海市,还有多少人?最大的头目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我就是最大的。我叫卡非。”络腮胡男子喘着气,虚弱的说道,“目前在海市,还有二十三个人,分别,分别在xxxxx。”

    “二十三个?那倒是不多。”赵纯良点了点头,说道,“等一下把这二十三人的名单给我,下一个问题,摩萨现在的总部,在哪里?”

    “在巴斯坦的都,耶撒冷。”卡非说道。

    “在耶撒冷的哪里,还有多少人?当初参与伏击我们上帝之手的,都有谁,领导者是谁?”

    赵纯良继续问道。

    “在耶撒冷的…”

    在经历了赵纯良的逼供之后的咖啡真的是什么都老实交代了出来,而赵纯良也通过卡非的交代,对三年前的事情有了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当年的那场伏击,是摩萨组织仅剩的一些精英联合策划的,目的就是报复自己灭了对方训练营的仇,那一场伏击,赵纯良这边损失殆尽,只剩下赵纯良一人活着,而摩萨那边损失了很多精英成员,只剩下了几个头目,不过,经过三年的展,现在的摩萨已经具备了非常强的实力,比之当年更是强上许多,总体的实力,大概有一个常规的7级佣兵团的实力,而且因为种宗教信仰的关系,所以摩萨里的人都十分的狂热,真的打起来,战斗力过7级佣兵团。

    “我们最强大的战士,就是我们的先知,默罕默德,就是他亲手重建了摩萨,他的实力高深莫测,我们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只是,任何一个胆敢对先知出手的人,都死了。默罕默德先知的手下,有一群死士,他们都是最精锐的战士,并且随时可以为了真主献出生命,他们被称为伊拉卡斯军团。”卡非最后说道。

    “伊拉卡斯?!”

    小杰惊讶的说道,“你是说,伊拉卡斯?”

    “没错,伊拉卡斯,按照我们巴斯坦的话讲,叫真主护卫。”卡非说道。

    “怎么了?”赵纯良问道。

    “佣兵界最近三年新崛起了一个佣兵团,就叫伊拉卡斯。”小杰说道,“那是一个六级佣兵团,用了三年时间从一级到六级,度算是非常快了,那个佣兵团在佣兵界的风评很好,每一个任务都能完成的很出色,不过那个佣兵团也很神秘,一般都是他们主动接生意,你要找他们,比较困难。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吧,他们只是同名而已。”

    “这两个伊拉卡斯,有关系么?”赵纯良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卡非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的,都已经跟你们讲了。”

    “那就这样吧。”

    赵纯良对小杰打了个眼色,说道,“先关起来。”

    “关起来?”小杰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大,之前还杀气腾腾的样子,怎么这会儿不杀改关了?

    “去巴斯坦的时候总得有人带路。”赵纯良说道,“他说的不见得就是真的,到时候把人带上,也有利于分辨真假。”

    “好!”

    小杰点了点头,将卡非带去了后院。

    赵纯良当初看上这店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这店铺的后头有一个独立的后院,后院用围墙围住,外面基本上看不到围墙内的东西,而在后院的一头是一幢二层的小楼,房主当初用来住的地方,现在被赵纯良改装成了一个存放很多东西的房子,当然,这些东西也包括人。

    等小杰将人带走之后,整个驻地里的气氛显得有点压抑,因为不管是石庞三人还是锦毛鼠,都还沉浸在刚才赵纯良逼供的一幕。

    只有南宫凤鸾最轻松,她走到赵纯良身边,搂住赵纯良的肩膀,说道,“跟我说说,那个叫林晓夕的女孩儿,跟你啥关系?”

    “就是房东关系。”赵纯良一点都不惊讶南宫凤鸾能知道林晓夕,好歹也是上帝之手的席情报员,这点都不知道的话,那就未免太不合格了。

    “可是我好像看你跟她,挺亲密的,话说回来,那个林晓夕,长的,有点像那个女人,你觉得呢?”南宫凤鸾说道。

    “有点像?有么?”赵纯良微微诧异的问道。

    “没有么?眼睛,都是一样的天真无邪。”南宫凤鸾感慨的说道,“当初那丫头估计也就靠那一双眼睛把你给迷住的吧?”

    “也许吧。”赵纯良笑了笑,似乎并不想继续再说下去,而是起身将店铺的卷帘门给拉了上去。

    “我先回去了。”赵纯良说道。

    “我开车送你。”南宫凤鸾说道。

    “你买车了?”赵纯良惊讶的问。

    “是啊,每天你背我啊?”南宫凤鸾抛了个媚眼给赵纯良,赵纯良连忙低头当没看到。

    此时已经是夜晚,南宫凤鸾的车停在了不远处一个偏僻的林荫地里。

    赵纯良走到前才现,南宫凤鸾买的车竟然跟林思伊是一个牌子的,都是路虎。

    “你开吧。”

    南宫凤鸾将钥匙扔给了赵纯良,随后就坐上了副驾驶。

    赵纯良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熟练的动车子,赵纯良调整了一下椅子的靠背后,就打开了车灯,踩下油门 往前而去。

    只是,车子的度刚要提起来,赵纯良就踩下了刹车。

    因为在车前,站着一个女人。

    一个让赵纯良目瞪口呆的女人。

    “怎么可能!!”南宫凤鸾看到车前的女人,也呆住了。

    赵纯良打开车门,冲了出去,站在那女人身前几米的地方,看着那个女人,不敢置信的说道,“怎么,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会是我?”

    那女人冷笑了一声,突然抬起手。

    黑洞洞的枪头,对准了赵纯良。

    赵纯良根本就没看那把手枪。

    “思薇,是你?真的是你?你竟然还活着,竟然还活着…”赵纯良的眼里满是柔情,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对方走去。

    就在这时。

    砰。

    枪响了,而赵纯良,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