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六十二章 到底是什么人?
    62.

    王大锤皱着眉头看着赵纯良,他不知道这赵纯良还要搞什么花样,难道他还打算叫救兵?

    能叫谁?

    作为一个外来的外乡人,你在海市能叫的了谁?

    “你在故意拖延时间?”王大锤板着脸问道。∏∈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拖延时间如果有用的话,那我会拖延,可是很明显,现在拖延时间没用,我只是让您等一会儿,就一会儿,您不会后悔的。”赵纯良认真的说道。

    “还我不会后悔?我还真不信你有什么能让我后悔的!”王大锤冷笑一声,将一份口供拍在了赵纯良的身前,说道,“签字画押,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里消耗,省里头都已经在要求要尽快破案了,时间很宝贵的。”

    赵纯良将口供拿起来看了看,这份口供做的还是比较专业的,包括了自己在哪里杀了人,为什么要杀人,还有杀人的过程,全部写的清清楚楚,要不是赵纯良知道自己真没杀人,单看这口供,赵纯良都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杀了人了。

    赵纯良拿起笔,看着王大锤,说道,“我要是签字了,那这个口供,就生效了,是吧?”

    “没错。”王大锤点头道,“只要你签字画押,我保证,一定不再将事态扩大,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不会跟着受连累。”

    “株连,哈哈,我挺喜欢。”赵纯良笑着在口供上写下了自己名字的姓。

    后面纯良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写呢,王大锤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王大锤皱眉看了一眼手机的来电显示,看到了林书记三个字后,王大锤连忙将手机接了起来。

    “林书记,我们现在已经抓到了犯罪嫌疑人,案子很快就能了解的!”王大锤不等对方说话就开口了,他要的就是这种快迅的感觉,这样会让林书记觉得自己办事靠谱,雷厉风行。

    “闭嘴!!”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焦急而又愤怒的男人的声音,“你是不是扣了一个姓赵的人?”

    “是,是啊,怎么了?”王大锤疑惑的问道。

    “你是不是想让他背黑锅?”男人怒问道。

    “这…他是最大嫌疑者,没有所谓的背黑锅,因为就是他干的啊!”王大锤解释道。

    “他干的?你亲眼看到了啊?现在我要你马上把对方给放了,不要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举动出来,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会到市局,你等我!”

    说完,男人就挂了电话。

    王大锤满脸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签好了。”

    赵纯良将口供递给了王大锤。

    王大锤猛的颤抖了一下,好像还魂了一样,他连忙拿过口供看了一眼。

    赵纯良三个字,写的十分好看清秀。

    “王书记,现在呢?”赵纯良问道。

    “这个,这个稍等一下看看。”王大锤犹豫了一下说道。

    “等?您不是说很赶时间的么?要不是您那么赶时间,我也就不会签这么快了!”赵纯良说道。

    “等着就是,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王大锤瞪了赵纯良一眼,赵纯良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眼见着赵纯良脸上带着莫名深意的笑容,王大锤不由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结果现烟盒里竟然一根都没有了。

    “我这有烟。”

    赵纯良突然从口袋里摸了一盒烟出来,然后抽了一根递给王大锤。

    王大锤看了一眼赵纯良手上拿的那盒烟。

    白底红星的软中华。

    看到这,王大锤的心陡然咯噔一下。

    这玩意儿,不是军区特供的么?

    随即王大锤立马就想到了赵纯良之前是ooo1部队的,也就释然了。

    作为ooo1部队的,抽特供烟倒也正常。

    “我没火,劳烦书记给点个火 。”赵春叼了两根烟在嘴里,笑着对王大锤说道。

    王大锤给自己先点上,然后看着赵纯良,鬼使神差的拿着打火机将赵纯良的两根烟都给点上了。

    赵纯良按照以往一样,一根放着,一根叼着抽。

    “你为什么要点两根烟?”王大锤问道。

    “我有个特好的兄弟,也爱抽烟,以前我俩都是一块儿抽的。”赵纯良笑着说道。

    “那现在怎么你一个人抽两根?”王大锤问。

    “有一天我那兄弟死了,我一个人抽不对味,点两根,总觉得他还在身边似的,所以就一直习惯点两根了。”赵纯良说着,吐出一个烟圈。

    烟圈在空气中散开,让整个房间看起来有点烟雾缭绕的感觉。

    王大锤眯着眼看着赵纯良,突然现自己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人,先不说他之前客观冷静的同意自己的观点,单单后面自己让他背黑锅这事儿,这年轻人就完全不是普通人的表现,因为他竟然从始至终都是平平淡淡的感觉,不卑不亢不哭不闹,哪怕知道自己背黑锅要死,他的情绪都没有太大波动。

    会有这样的表现的人无外乎有两种,一种是完全不怕死的,还有一种就是有底牌的。

    那眼前这人,到底属于那一种?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敲响了,是很重的敲门声。

    王大锤连忙把烟头丢掉,然后冲到门口把门给打开。

    只见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门口。

    “林,林书记!”王大锤看着中年男人,舌头微微哆嗦了一下,话都说不利索了。

    “人呢?”林书记自然就是海市的林朝星,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房间,随后就看到了正在抽烟的赵纯良。

    “赵纯良同志,委屈你了!”

    林朝星三两步疾走到了赵纯良身前,鞠躬道,“实在是抱歉,我不知道王大锤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没事儿。”

    赵纯良笑了笑,站起身,将嘴里已经抽完的烟头扔到垃圾桶里,随后又把那根没抽的烟拿起来叼在嘴里,说道,“我这也是为了组织考虑嘛!”

    “王大锤!”

    林朝星一转头,看向王大锤,怒道,“你到底是怎么搞的?”

    “我,我他妈哪里知道怎么搞的啊!”王大锤几乎要哭出来了,他在心里哀叹了一句后,嘴上说道,“这个,林书记,我,我这不是在查案么?”

    “查案查案,那怎么查到赵同志头上了?”林朝星瞪了一眼王大锤,说道,“赵同志,会是犯人嘛?”

    “这,只是有嫌疑,嫌疑而已,不过现在看来,嫌疑应该是没了!”王大锤连忙说道。

    “以前我都是怎么跟你说的?办案,不能一味的求快,更需要的是稳,这样才不会出现错案,幸亏今天我来得及,要不然这事儿你得给扮成什么样子?到时候让我们的赵同志受了委屈了,那组织还怎么信任你?啊?”林朝星怒问道。

    “林书记,这,这…”王大锤完全蒙比了,这林朝星的私生子死了,他现在不应该是悲愤的碰谁咬谁么,怎么这会儿却是如此的卑躬屈膝的来讨好这个赵纯良,这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

    “林书记,我这都已经签字画押了。”赵纯良无奈的说道。

    “啊?”林朝星惊怒道,“怎么回事?”

    “没有签字画押,没有!!”

    王大锤一把抓起桌子上的口供本,将赵纯良签字的那一页一把给扯了下来,然后揉成一团塞进了嘴里嚼了起来,一边嚼还一边说道,“绝对没有签字画押。”

    “赵同志,您看,没有签字画押。”林朝星笑着说道。

    “哦,既然没有,那我就先走了,可以吧?”赵纯良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啊!”林朝星一手扶住赵纯良的手臂,说道,“赵同志,我带你下去吧,我有开车来,我载你。”

    “不用了。”

    赵纯良将手抽了回来,说道,“林书记,我知道这会儿你的心情,所以我就先走了,我实话告诉你,我虽然跟王子健有点过节,但是我从未想过要杀他,杀他的人另有其人,我也在查,只要查出来了,我就给你消息。”

    “多,多谢你了!”

    林朝星没想到赵纯良竟然在这时候说了这么一番话出来,今天他来这里已经是放弃了所有的颜面,更是将丧儿的悲伤藏在了心底,没想到赵纯良被冤枉了之后竟然还要帮自己找真凶。

    他是绝对相信赵纯良的话的,因为人家没必要拿这事儿来骗自己,就算王子健真是赵纯良杀的,林朝星也绝对没有对赵纯良出手的想法,因为刚才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人,告诉了他一个很恐怖的事情,也就是那个事情才让林朝星匆匆赶来。

    “那我先走了。”

    赵纯良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

    “你,你到底是谁?”王大锤忍受不了心中的惊恐,开口问道。

    “我?我其实是个富二代。没骗你跑。”赵纯良笑了笑,没有停留的走出了这一个房间。

    等到赵纯良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林朝星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书记?”王大锤惊疑不定的问道。

    “那个赵纯良,不能碰,千万不能碰!”

    林朝星咽了口口水,说道,“谁碰了,谁就倒霉,知道么?以后看到他,要么就躲开,要么就给我尊重点。”

    “这个我知道,可是您,您好歹让我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啊。他到底是个什么富二代啊?”王大锤哀求道。

    “他?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刚才书记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把人放出来,而且反复交代了。”

    “反复交代什么?”

    “反复交代了我跟你交代的东西。”林朝星说道。

    “啊?!这,这怎么可能啊!”王大锤彻底傻眼了,林朝星嘴里的书记那肯定是省里的书记,那可是国家要员,这样的人都能那样交代,这赵纯良,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