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五十二章 无意识的一拳
    52

    温长殷。∮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这是一个始终都留在赵纯良跟南宫凤鸾两人心里的名字。

    他是三个小孩里年纪最小的,他从懂事开始,就一直跟着赵纯良和南宫凤鸾一块儿玩。

    可以这么说,这人,就是赵纯良的影子。

    当然,赵纯良,在小的时候,是南宫凤鸾的影子。

    三个小孩年纪各自相差三岁。

    南宫凤鸾会玩陀螺,赵纯良不多久也就会玩了,温长殷也不用多久就会玩。

    南宫凤鸾会抽烟了,赵纯良不多久也会抽了,温长殷同样也会抽。

    他们虽然长得不像性别有差,但是身上却无时无刻不显露出其他人的影子。

    后来有一天,温长殷跟着赵纯良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儿走了。

    而那一次,就是南宫凤鸾最后一次见到那个曾经流着鼻涕跟在自己后面喊自己姐姐的小孩子。

    当然,如果不是南宫凤鸾爱上了赵纯良,也许,温长殷也就不会跟着赵纯良走了。

    这是一段谁都不愿去提起的往事。

    年轻的人儿,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每个人的心里都走进了一个人。

    南宫凤鸾爱上了赵纯良,赵纯良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温长殷,则爱上了南宫凤鸾。

    于是,在南宫凤鸾负气出走之时,温长殷将一切埋在心里,跟着赵纯良一起出去闯荡世界。

    友情与爱情,温长殷终究选择了前者。

    “你还回去过么?”南宫凤鸾突然问道。

    “回去?”

    赵纯良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敲,说道,“没回去过。”

    “为什么?”南宫凤鸾皱紧了眉头。

    “怕。”

    赵纯良微微颤抖着手,从烟盒里抽了三根烟出来,递了一根给南宫凤鸾,然后另外两根叼在嘴里,一块儿点燃,再把其中一根放在桌子上。

    “怕什么?”

    南宫凤鸾拿过火机,把自己的烟点上。

    “我怕想起那天的情景。”

    赵纯良低着头,用力的吸着烟。

    一根烟他吸了五口,就完了,随后赵纯良拿起桌子上的那根烟开始抽了起来。

    “那天,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南宫凤鸾说道,“我问过很多人,但是没有人知道那天的全部事情,而你,在那天之后,就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天的事情…”赵纯良痛苦的捂着头,说道,“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怎么会?”南宫凤鸾摇头道,“你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全军覆没,只剩下你一个?”

    “为什么,为什么?”赵纯良紧紧闭着眼睛,他的脑海里再一次的出现了很多奇怪的声音,子弹穿过耳朵的声音,炸弹在身旁爆炸的声音,还有刀子捅进身体的声音,最后,是一个个的惨叫声。

    那些惨叫声是那样的清晰,是那样的熟悉。

    他们都是自己的朋友,兄弟,甚至于是自己的爱人。

    但是,都死了,全部都死了。

    滴。

    一滴血,滴在了地上。

    南宫凤鸾一惊,连忙将赵纯良的身子给扶正,却现,赵纯良的血,来自于他的嘴里。

    他的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因为太过于用力,竟然咬出了血。

    血染红了赵纯良的整张嘴。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良儿,不要想了!”凤鸾连忙拿纸巾将赵纯良嘴上的血都擦去,突然,赵纯良猛的抬起手,一把抓在了凤鸾的手上。

    “痛!”

    赵纯良手上强大的力量让凤鸾忍不住痛呼出声。

    赵纯良置若罔闻,他的双眼满是痛苦。

    “良儿,你怎么了,快放开我的手!”凤鸾大叫道。

    “怎么了?”

    门口听到响动的小杰连忙冲了进来,一进门就看到了赵纯良的异状。

    小杰赶紧来到赵纯良身前,抓住赵纯良的手,想把赵纯良的手掰开,可是,赵纯良手上的力量实在是大的惊人,大到小杰根本没有办法撼动分毫。

    “老大,老大!”小杰大声叫道,可是赵纯良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赵纯良身上的时候,突然,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了店里。

    这人出现的十分突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人,他就好像本来就呆在店里的一样。

    这人穿着一身与天气不符的中山装,头梳的很整齐,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的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某个大学的客座讲师一样。

    这人一出现,就是在赵纯良身边,随后,一道寒芒亮起。

    这人手持匕,刺向了赵纯良的大动脉处。

    只要大动脉被刺,那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南宫凤鸾惊怒到了极点,她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所以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挡住那个人的匕,可是这时候,赵纯良的手刚好抓住了她的手,手上的疼痛,让南宫凤鸾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挡住那把匕。

    “不要!”

    南宫凤鸾大呼出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匕逼近了赵纯良的脖子,眼看着赵纯良的脖子就要被切开。

    就在这时。

    一个拳头,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刺客面前。

    没有人能想到,这时候,这地方,竟然会出现那么一个拳头。

    那拳头的度快到了极点,瞬息之间就已经落在了刺客的脸色。

    砰的一声脆响。

    此刻的匕,猛的停在了距离赵纯良脖子o.o1厘米的地方,随后,匕瞬间远离了赵纯良的脖子,因为拿着匕的刺客,被这一拳,直接给砸到了地上。

    轰的一声,刺客的脑袋重重的砸进水泥地面,将地板砸出一个坑来。

    刺客的手也就拿着匕,高举着,而他的脸已经完全的变形了,根本看不出人样来。

    小杰跟南宫凤鸾,包括门口看热闹的石庞三人,全部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赵纯良。

    赵纯良双眼无神的把手给缩了回来,随后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没有人可以将刚才那势如破竹的一拳跟眼前这个昏过去的人联系到一起。

    那拳头的度怎么可能那么快?

    他不是已经陷入了某种情绪当中了么?怎么还能动手打人?

    难道这样的反击,是他的条件反射?

    要真是这样,那未免太吓人了吧?有谁的条件反射,可以练到这样的程度?

    这根本不是人能做的到的。

    哗啦一声。

    门口的卷帘门被拉了下来。

    小杰站在门旁,对南宫凤鸾说道,“凤鸾姐,里头有一个房间是老大的,带他进去休息!”

    “嗯,好!”

    南宫凤鸾点头道,“这里你来善后,这人已经死了,尽快查出他的身份,查不出来的话,赶紧把尸体处理一下。“

    “知道了!“

    南宫凤鸾将赵纯良给背在了身上,走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而小杰则是带着石庞等人将地上那已经明显没了生命气息的尸体给搬到了驻地的后头。

    对于这些佣兵来说,毁尸灭迹这种事情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赵纯良幽幽的醒了过来。

    入眼的是一张关切的脸。

    “你没事了吧?”南宫凤鸾看到赵纯良醒了,连忙问道。

    “没事了…”赵纯良坐起身来,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自己在刚经历三年前那次事情的时候经常会出现眼前这种症状,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症状慢慢的得到了缓解,可是最近自己的身体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状况,这让赵纯良有点担心,是不是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就好,可吓死我了。”南宫凤鸾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说道,“你刚才那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间就那样了?”

    “一点后遗症。”赵纯良说着,突然抬手抓住了南宫凤鸾的手。

    南宫凤鸾一惊,这不会又犯病了吧?

    只是这次,赵纯良的手却是温柔了许多。

    “你的手…”赵纯良诧异的看着南宫凤鸾手腕上的淤青,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一些老伤。”南宫凤鸾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收了回来。

    “可是刚才并没有…是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事情?”赵纯良疑惑的问道。

    “是啊,你就是对我做了什么事情。”南宫凤鸾突然可怜兮兮的说道,“你趁着你疯,把我给,把我给那个了,人家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你那个了,你要对人家负责!!”

    “凤鸾姐,我知道我病时候大概是什么样子,做什么,都不可能做那事儿的。”赵纯良无奈的说道。

    “哼,反正你就是不想承认,不想承认就算了,我也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人,要是十几年后有人突然跑来找你叫你爸爸,那你到时候可别不承认!”南宫凤鸾冷哼道。

    “这…”赵纯良正有点小羞涩呢,就听到门口传来声音。

    小杰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已经处理妥当了。那人的指纹以及血样我都已经采集好,如果有门路的话,可以通过那两样东西确认那人的身份。”

    “那人呢?哪个人?”赵纯良问道。

    “咦?老大,你好了啊!”小杰惊喜的问道。

    “嗯,好了,你刚才说的那人是什么人?”赵纯良问道。

    “就是刚才刺杀你,结果被你一拳给打死的那个人啊,老大,你刚才实在是太厉害了,一拳头,就把杀手给杀了,我还真没见过那么霸道的一拳啊!”小杰感慨的说道。

    “杀手?”赵纯良惊讶的看着小杰和南宫凤鸾。

    刚才的事情,自己,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下去一更是12点,以后每天都是8点跟12点更新了,大家别再去问俺到底几点更新了哦~看盗贴的朋友们,赶紧回来看俺的正版书吧,俺的考核标准是流量,看的人多了俺才能被重视,希望大家帮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