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四十四章 是谁救了我?
    44

    大雨后的路面有点湿滑。『≤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赵纯良坐在自己弄的店铺里,泡了一壶茶。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收到多少人,而事实上,他对于收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他的目的就一个,把摩萨的人引出来,仅此而已。

    在店铺里坐了大半天,也跟隔壁那个修车的师父聊了半天的天。

    隔壁的修车店,按照那个修车师父说是一个家族企业,从他老子的老子开始,那个修车店就存在了,这个修车店据说曾经有过一段比较辉煌的过去,那还是在现在这个老板他老子的年代,那时候小汽车没有像市面上这么多,路上大多数都是摩托车,而摩托车一多,修车的生意自然就好做,最高峰的时候据说这个修车店一天可以赚一千多块钱,这在当时可相当于是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修车店老板的父亲说,那是修车店再也回不去的从前,现在生意虽然不好做了,但是这是家传的手艺不能丢,所以这个修车店才一直开到了现在,经历了三代人。

    赵纯良最擅长的就是扯淡,他自然不可能跟修车店的老板说自己是什么夜枭,正在组建上帝之手,这里随时可能变成战场。他将自己描述成了一个混社会的人,靠收账过日子,至于为什么现在就自己一个人,赵纯良说他只不过是他的老板派来海市开拓市场的。

    聊天在炊烟袅袅的时候就停了,赵纯良拉上卷帘门,去菜市场买了点菜,就回了家。

    虽说一颗心早已经被复仇的火焰所包围,但是至少在面上,赵纯良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他还是那个没什么钱,需要给房东做饭的小保安部长。

    林晓夕在昨天就回到了家中,不过她请了几天假期,毕竟,碰到神经病想要杀她这件事,着实的让她心惊胆战的没有办法正常去上班,虽然人已经抓住了,但是心理阴影不可能说没就没的。

    赵纯良的晚饭让林晓夕整个人多少舒坦了许多,吃完饭后两个人并肩坐着看电视,赵纯良拿着个苹果认真的削着,林晓夕则是时不时的看赵纯良两眼,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总是在犹豫。

    “想说什么赶紧说吧,我看你一个晚上都这样得憋死!”赵纯良将苹果递给了林晓夕。

    “你知道,我昨天出了什么事么?”林晓夕犹豫了一会儿后,对赵纯良问道。

    “我哪儿知道啊。不过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要不今天也不会请假了,是被你们老板调戏了,还是被顾客调戏了?”赵纯良问道。

    “切,我就长的那么容易被人调戏的样子么?”林晓夕咬了口苹果,含糊不清的说道,“其实我昨天,碰到了一个精神病。”

    “哦?然后精神病调戏你了?”赵纯良问道。

    “就不能不调戏么?”林晓夕无奈的问道。

    “被调戏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证明你有人气。”赵纯良叹气道,“要是哪天你不被人调戏,那你这人生就完了一半了。”

    “那才好呢,省的我以后的老公吃醋。”林晓夕得意的说道。

    “这还没男朋友呢,就打算为老公考虑了?真是好女人。”赵纯良点头道,“要不是我喜欢平胸的,指不定我就追你了。”

    “为啥你喜欢平胸的啊?”林晓夕诧异的问道。

    “也许是个人喜好问题吧。”赵纯良说道,“我没什么钱,平胸的妹子买块裹胸就可以过一年四季了,大胸妹子得买各种各样的内衣,多费钱。”

    “你还真是扣啊!!”林晓夕愤恨的抱胸道,“谁说我们费钱了!”

    “你就这样无耻的把自己归为大胸妹子,我鄙视你!”赵纯良认真的说道。

    “我…我…我说的实话啊,我本来就很大!”林晓夕故意挺了挺胸,说道,“我这在同龄人里面,算是很大很大的了。”

    “你不觉得,孤男寡女的,你做这样暧昧的动作,很可能挑起我的某些…欲.望么?”赵纯良舔了舔嘴唇问道。

    “你,你不是对大胸,没兴趣么!”林晓夕连忙缩了缩身子,随后说道,“你别扯开话题了啊,我跟你说精神病那事儿呢!”

    “好吧,你继续说。”赵纯良笑着说道。

    “那个精神病,可变态了…”

    接下去的时间里,林晓夕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她昨天碰到的事情。

    赵纯良虽然对那些事情知道的不比林晓夕少,但是还是表现出了十分认真听话的状态,当听到林晓夕说她都昏迷过去的时候,赵纯良还特地出了惊叫声。

    “你说那个救我的人,会是谁啊!”林晓夕双手撑住下巴,感慨的说道,“也不知道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救我的,是心肺复苏?那他不得碰到我的胸了么…要是人工呼吸的话…唉,讨厌,人家的初吻不会就这样没了吧?”

    看着略显花痴的林晓夕,赵纯良实在不忍心说昨天就是自己一拳把林晓夕肚子里的水给打出来的,这方法虽然野蛮,但是却比人工呼吸什么的好的多,因为赵纯良的力道控制是完美的,在不伤害林晓夕的前提下,足以将林晓夕肚子里的水都给打出来。

    “就是今天肚子有点疼,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晓夕临了的时候还感慨了一下,赵纯良忍住笑,跟林晓道了晚安,就回了房间。

    “难道真的不 是他?”看着赵纯良回房间,林晓夕微微皱起了眉头,她的脑子里隐约可以记得一点点当时救自己那个人的样子,跟赵纯良有点像,可是很不清晰,今天晚上他故意拿这件事出来说,为的就是刺激赵纯良,看能不能从赵纯良的脸上看出点破绽,没想到赵纯良一点破绽没露。

    “跟老子比演技,差了点。”赵纯良得意的关上门,他自然清楚林晓夕的意思,不过他却是不可能让林晓夕知道就是自己救了她的。

    第二天一大早,赵纯良给林晓夕做了早饭后,就离开了家。

    林晓夕吃了饭,刚打算看个电视放松一下,就接到了一个她不怎么愿意接的电话。

    “晓夕啊,你收到学校的邀请函了么?关于同学会的那个?”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女人是林晓夕大学时候的舍友,叫蒋雯,大学时候这女人逃课跟男人出去开房的时候林晓夕可没少帮她喊到,只可惜后来毕业同学会再见的时候,这蒋雯就是那个不停的晒包包车车男朋友的那个。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林晓夕就不怎么待见这人。

    “嗯,收到了。”林晓夕说道。

    “那你应该会去吧?这可是咱们母校9o周年的庆典,据说到时候很多学校的风云人物都会去参加呢!咱们班的团支书已经定下了,当天咱们班聚会,就在海市最高级的希尔顿大酒店,还是咱们团支书有面子呢,据说希尔顿酒店那天本来都已经被咱们学校的人给订光了包间,咱们团支书亲自打了电话,这包间,就有了!!”蒋雯激动的说道,就好像这事儿是她办成的一样。

    “我没空呢!”

    林晓夕用一种十分惋惜的声音说道,“我要上班,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

    “是么?看来你现在混的挺好啊,应该不是以前那种小白领了吧?”蒋雯笑问道。

    小白领…

    林晓夕愤恨的咬了咬牙,然后笑道,“怎么可能呢,我现在是主管。”

    “主管啊?那很不错哦!年薪多少?有五十万没?干主管的要是没这个年薪,那倒不如不干呢!”蒋雯说道。

    “五…五十万…差不多吧。”林晓夕说完,吐了吐小舌头,按照她现在的工资,年薪五十万,那去个零,差不多刚好。

    “挺厉害的啊!哈哈,那今年说什么也得见一次面,对了,偷偷告诉你哦,今年,那个人,也会去哦!”蒋雯低声说道。

    “那个人?”林晓夕愣了一下,问道,“哪个?”

    “就是华辰啊,当年你暗恋了许久的那个啊,据说他刚从国外回来,现在在投行做事儿呢,年薪两三百万的那种,他开一辆玛莎拉蒂总裁,穿阿玛尼的西装,可牛逼了。”蒋雯说道。

    “他…回国了啊?”林晓夕脸色有点纠结的问道。

    “是啊,刚回来,我们打过电话了,他说他回国后最想见对人,就是你哦。你可得把握机会哦,好了,不说了,今年同学会,你肯定会来吧?”蒋雯问道。

    “会,会吧…”林晓夕终究没有再一次拒绝,而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等到蒋雯挂了电话,林晓夕这才一脸痛苦的把手机扔到一旁,然后叫道,“天啊,我刚才都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