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三十章 KTV闹事
    3o

    包房的门轻轻关上。∏∈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赵纯良那摇骰子的手,也停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包房的门,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很怕一些东西。

    比如感情。

    他可以随便跟某个女人上.床,但是却不会随便的跟某个女人谈情说爱。

    赵纯良其实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纯良的人,至少,在她走了之后,赵纯良从未爱过一个女人。

    因为怕辜负。

    也因为怕伤害。

    既然害怕,那就索性将一切都消灭在萌芽期间。

    虽然这样也许对对方很残忍,但是,至少这样还可以做不成情/人做朋友,不用相见尴尬再见难。

    kTV的大厅。

    几个看起来喝的挺多的年轻人,从一个包房里走了出来,然后晃悠着身子,走到了前台要买单。

    林晓夕拿着计算器,计算着这些人的酒水钱。

    “总共1235.”林晓夕把账单递给了对方。

    “怎么这么多?!”付账那人拿着账单看了许久,然后说道,“你们这小菜,怎么这么多啊?我们总共才吃了3个小菜,这里面竟然算了六个,你们这是坑人啊你们!”

    “先生,我们kTV是从来不会坑任何一个顾客的!”林晓夕面带微笑说道,“我们的酒水,小菜,果盘,纸巾,都是有系统记录的,绝对不会出错的。”

    “放屁,我们就只吃了3个小菜,我的嘴巴还会错么?”付账那人大声叫道,“你们这明显是坑我们啊,不信你们去我们包房找,一个小菜一个碟子,你们能找出几个碟子来?”

    “阿姨,麻烦去他们包房找一下小碟。”林晓夕对一个负责打扫卫生的女人说道。

    “好。”

    那女人转身走进了这些人之前的包房,不一会儿就走了出来。

    “房间里就三个小碟!”女人拿着三个碟子,说道,“我都找过了。”

    “就三个?”

    林晓夕诧异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看吧,你他妈就是要骗我们的钱!”付账那人愤怒的一拍桌子,叫道,“你们经理呢?把人叫出来,今天不把事情说明白了,老子砸了你们这黑店!!”

    林晓夕一看对方气势汹汹的样子,瞬间就有点懵了,她说道,“这位大哥,我们真的不会错算的…这肯定有什么误会。我们公司是不会坑消费者的。”

    “误会?误会你麻痹!”

    付账那人怒叫一声,将手上的单子揉成一团,朝着林晓夕就扔了过去。

    林晓夕惊叫一声,躲了一下,却没想到付账那人竟然抓起了旁边的一个烟灰缸朝着她砸过来。

    眼看着那烟灰缸就要砸到自己,林晓夕惊恐的闭上了眼睛。

    啪。

    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林晓夕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前,一只手抓着烟灰缸。

    “吴…曾总?”

    林晓夕惊讶的看着那人,这人赫然就是kTV的老板,曾凡!

    “扔出去。我们公司不欢迎偷藏碗碟的人。”

    曾凡将烟灰缸扔到垃圾桶里,淡淡的说道。

    几个保安冲上前去,将那付账的人跟他的朋友给围住,架出了kTV。

    “钱还没收!”

    林晓夕叫道。

    “钱自然会让他们交出来的。”

    曾凡转过头,看着林晓夕,笑着说道,“你没事儿吧?”

    “我…我没事。”

    林晓夕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是第二次见到这个老板,第一次见是面试的时候,当时就是这个曾凡点头同意他来kTV上班的。

    “没事就好。”

    曾凡点了点头,说道,“你能够努力的维护咱们公司的正面形象,这一点,我很满意,小陈,这个月给林晓夕多一个月工资,算作奖金。”

    “知道了,曾总。”

    站在旁边的一个人点头说道。

    “多,多谢曾总。”林晓夕咽了下口水,还想说点什么,那曾凡却是自顾自的走出了kTV的大门,然后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奥迪a6L。

    “晓夕,曾总亲自替你出头诶!”

    “是啊,曾总好帅啊,你看他刚才接烟灰缸那一下!”

    几个前台的小妹围着林晓夕兴奋的说着,林晓夕却是面带尴尬的笑容,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走廊。

    刚才好像有人在那里看着自己…

    “老大,你还真奇怪,房间里就有厕所,非得上外头尿去,该不会是去做坏事了吧?”

    陈盈荡面带暧昧的看着推门而入的赵纯良说道。

    “那是肯定的。”赵纯良笑着走到陈盈荡旁边坐下,说道,“刚才你欠我的酒喝了么?”

    “绝壁喝了,我是不会骗酒的,来,继续玩!”陈盈荡大声叫道。

    “来来来,继续玩!”

    旁边的几个女人也兴奋的叫道。

    kTV外。

    “你们几个饭桶!!”

    王子健愤怒的看着身前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叫道,“吗个比,让你们做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你们还有脸跟我混啊?”

    “王哥,我们真的是运气不好,谁知道那曾凡竟然会出现在大厅呢!”之前闹事的几个人痛哭道,“他根本不讲道理啊,把我们扔出来,还打了我们一顿让我们交钱,好坏的。”

    “是啊,不交钱他就不放我们走,老大,我要给你打电话,可是现你电话打不通。”

    “我,我电话刚好没信号了!”王子健有点尴尬的说道。

    事实上,他的电话并不是没信号,而是他调成了飞行模式,因为他刚才就看到了这几个人被打,要是自己出面,那曾凡倒是可能给自己个面子,但是要是他不给呢?那自己要是也被打了怎么样?更何况因为裸.奔事件,家里已经对他做出了禁足的决定,他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的,哪里还敢露脸?

    “你就没报我的名号?”王子健问道。

    “报了啊,但是人家说王子健是谁,根本没听说过!”

    “王哥,你可得给我们报仇啊!”

    “是啊,我们被打的好惨,还亏了钱!”

    “好了好了,别哭了。”王子健懊恼的摆了摆手,虽然自己在海市算不上真正的顶尖,但是那曾凡是绝对知道自己的,眼下他手下竟然不给自己面子,这让王子健十分的不爽。

    “这个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曾凡,哼,不就是个靠收保护费起家的混混么,对付这种人,我们就得用混混的办法!”王子健阴狠的说道。

    “混混的办法?老大,那是什么办法啊?”有人问道。

    “知道可可西里么?”王子健问道。

    “可可西里?我知道,那不是咱们海市最大的kTV么?好像就离这不远!”

    “哼,可可西里的老板林有钱,跟我是朋友,他跟这曾凡一直不对付,今天曾凡不给我面子,那我就去找他,只要我稍微帮点手,他绝对十分乐意教训一下这个曾凡!”王子健说道。

    “可是,老大,我好像听说,这曾凡跟林有钱,可都是那个女人的门人,你说,他们俩可能干起来么?”有人疑惑的问道。

    “那个女人对于下面这些事情,都是不怎么管的。”王子健说道,“而且,天高皇帝远,那女人在江市呢,海市的事情,就算想管,怕是也鞭长莫及。好了,不多说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帮你们找回场子的,你们先回去吧。”

    “好,拜托王哥了!”

    看着几个手下离去,王子健对司机说道,“去可可西里。”

    “是,少爷。”

    夜色渐浓。

    转眼就十二点了。

    “我先回去了。”

    林晓夕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对身边的同事说道,“晚上辛苦大家了。”

    “路上小心。”

    简单的告别完,林晓夕看了一眼赵纯良的包房,然后转身走出了kTV。

    kTV外头停着一排的好车,不时有车经过林晓夕身边,问林晓夕要不要搭个顺风车。

    林晓夕都笑着拒绝,然后走向停在旁边的自己的电瓶车。

    电瓶车的车灯有点问题,亮不起来,林晓夕摆弄了几下,现还是亮不起来之后,只得作罢,骑上车往家里而去。

    午夜的海市不像白天那么热,因为靠海,所以海风挺大。

    这风一吹,带来阵阵的凉意跟海腥味。

    林晓夕缩了缩脖子,将车子骑得更快了一些。

    就在这时,林晓夕前头的一个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轿车,那车一个猛的转头就跟林晓夕面对面了。

    林晓夕惊叫一声,赶紧握紧刹车,那车也是猛打了个防线盘,然后用力踩下刹车。

    吱的一声。

    电瓶的车把在车门上划出一道白色的划痕。

    两辆车都停了下来。

    “你麻痹你会不会骑车啊!”

    驾驶座上冲下来一个满嘴酒气的男人,他愤怒的指着林晓夕,骂道,“大晚上骑车不开灯,找死啊!”

    “对不起对不起!”

    林晓夕这时候都忘了对方是酒驾而且是逆行,她被对方的样子给吓到了,只顾着说对不起。

    “你以为对不起就没事儿了?告诉你,你得赔钱,我这车要去修,怎么也得千八百的,你给我一千吧。”司机说道。

    “大哥,我现在没,没带那么多钱,这样吧,我去取给你,怎么样?”林晓夕问道。

    “取?你跑了怎么办?把车给我留在这里!”司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电瓶车旁边,将林晓夕的车钥匙给拽了下来。

    “喂,把钥匙放下。”

    就在这时,一个林晓夕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只见赵纯良一脸不满的从旁边的一辆出租车上走下来,走到了那个司机的旁边,一把将林晓夕的钥匙给抢了过来,怒道,“吗个比酒后开车还逆行你还他妈有脸找人赔钱,来,给我们五千,我们就不报警,不然,你就等着蹲监狱吧。”

    “你吗个比你谁啊,多管闲事啊你!”司机怒道。

    “我谁?我是他房客啊我是谁,这是我房东!”赵纯良叫道,“你他妈还赔不赔钱了?不然我报警了啊!”

    “唉,别别别!”那司机一看到赵纯良的样子,一下子就蔫儿了,他之前气势汹汹就是为了镇住林晓夕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眼下有人帮林晓夕出头,他自然就没了底气。

    最后讨价还价了一下,那司机赔了林晓夕两千块钱,然后开着车跑了。

    “谢谢你,纯良!”林晓夕感激的说道。

    “没事儿,刚好路过,那啥,我晚上可能晚点回去,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赵纯良说完,也不等林晓夕说话,就跑进了出租车里。

    出租车重新动,往前方驶去。

    在经过林晓夕身边的时候,林晓夕看到,有个女的,坐在赵纯良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