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二十八章 海天集团的困境
    赵纯良没想到去一趟看守所,竟然就碰到了破晓的人,更没想到从黑桃4的嘴里听到了一些他所希望听到的事情。∮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一路上赵纯良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黑桃4 的话让他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一天。

    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也就在那一天,他的兄弟,他的女人,都离开了他。

    那也是他彻底的锐变的一天。

    只可惜这个锐变的代价来的太大太大。

    赵纯良回到了家里,没有跟客厅里的林晓夕打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好门,赵纯良取了两根烟出来点燃,先抽一根,然后又去抽另外一根。

    以前不管什么时候,赵纯良抽完两根烟,都能够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可是今天他却怎么也平静不了。

    他看着墙角那个包裹呆。

    看了许久许久。

    终于,赵纯良走向了包裹,然后将包裹打开,从里面找出了一个小包裹。

    拿着这个小包裹,赵纯良的手微微颤抖着,他走到床边,把包裹放到床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包裹里的东西很少。

    一个已经掉色的怀表,一把梳子,还有一缕长。

    赵纯良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包裹里的这三样东西,面无表情。

    就这样不知看了多久。

    房门被人从外头打开了。

    “纯良,我做了宵夜,给你端进来了啊!”

    林晓夕拿着个碗,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赵纯良坐在床头呆,林晓夕好奇的走到了赵纯良的旁边。

    赵纯良竟然好似没有察觉到她一样,依旧坐着看着那三样东西!

    “这梳子好漂亮啊!”

    林晓夕惊叹的拿起包裹里的那把梳子。

    “别碰!”

    一阵怒喝声响起,林晓夕只觉得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将林晓夕手上的梳子给抢走,随后硬生生的将林晓夕往后推出去几步。

    哐当。

    林晓夕没拿稳手里的碗,那一晚宵夜直接摔在了地上,瓷碗摔得四分五裂。

    林晓夕错愕的看着赵纯良,她完全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

    “我的东西,别碰。”赵纯良一只手拽着梳子,双眼死死的盯着林晓夕。

    “我,我不知道,对,对不起…”林晓夕完全被吓坏了,赵纯良那一双眼睛瞪大老大,里面满是血丝,看起来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她第一次碰到有一个男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哪怕是当初那个王子健,都没有用过如此恐怖的眼神看过她。

    林晓夕一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角,不知道自己这会儿该干点什么还是说点什么。

    “我,我先出去了。”

    林晓夕摇了摇嘴唇,转身跑出了赵纯良的房间。

    赵纯良低头看着那把梳子,许久之后突然整个人猛的颤抖了一下,就好像还魂了一样。

    赵纯良叹了口气,将包裹重新包好,起身要把包裹放回那个大包的时候,看到了地上的碎碗,还有那些面条。

    赵纯良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看着那扇开着的门,赵纯良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走出去。

    这一个晚上,很多人都睡不好。

    赵纯良,林晓夕,甚至于是林思伊。

    林思伊因为崔萧蔷卷款潜逃的事情急的焦头烂额,而在晚上的时候,她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新闻。

    关于崔萧蔷卷款潜逃的新闻。

    这则新闻无疑是在林思伊的胸口上再开了一枪,林思伊一整个晚上都睡不好。

    第二天一觉醒来,林思伊现自己有了两个黑眼圈。

    为了让黑眼圈不被人看到,林思伊第一次化了浓妆。

    开车来到公司没多久,林思伊就接到了市公安局打来的电话。

    崔萧蔷已经抓到了!

    这个消息让萎靡了一个晚上的林思伊瞬间就来了精神,她兴致冲冲的带着黄媛跑到了市公安局,一打听才知道,昨天晚上有人把崔萧蔷给抓了,然后送到了市局外头,至于是谁抓了这个崔萧蔷,市局也不知道,因为对方在把人送来之后就跑了,连影子都没看到。

    不管是谁抓了这个崔萧蔷,林思伊这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不过后来的事情,却又让林思伊的一颗心吊起来了。

    崔萧蔷卷走的那些钱,竟然都没了!

    不管警察用了什么方法,都没有办法查到崔萧蔷那笔钱的去向,而崔萧蔷本人,竟然也对钱去了哪里表示不知道,因为当初为了掩人耳目,她专门用了别人的身份开了银行卡,那笔钱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存在那张卡里的,可是那张卡在今天却一分钱都没有了。

    根据银行流水系统,警察现,那张卡里的钱都被人转走了,随后分散进了上千个的子账户里面。

    人抓回来了,钱却没了!

    这对于林思伊来说,根本就算不上好事,上市的事情依旧可能因为这笔钱而出现波澜,那些投资者依旧会因为这笔钱而心生犹豫。

    “当务之急,就是把坑填上!”

    黄媛坐在回公司的车上,对旁边的林思伊说道,“只要钱补上了,让咱们缓一缓,这件事,就过去了!”

    “嗯,我现在马上联系银行!”林思伊点了点头,拿起手机开始给那些平日里交往的银行打电话。

    这没打电话还好,一打电话那就不得了了,那些或多或少贷款给林思伊的银行,在听到林思伊要求继续贷款的请求后,不仅没有答应林思伊的请求,甚至于要林思伊还钱!

    “林总,我们现在的压力也很大,大家都知道你们公司出了问题,之前是配方泄漏,现在又是捐款潜逃,目前总行对你们的信用评价,已经降级,我们行长已经要求我,尽快的从你们那把钱要回来,话说我这笔钱也不是很多,也就两千多万,您看什么时候能还?”

    “张经理,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林思伊拿着电话,沉声说道,“我们海天集团,依旧是业内的霸主,就算现在公司内部出了一些问题,但是那也不足以影响我们海天集团的整体运作,你也知道,我们现在正在运作上市,这件事,已经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我们需要的,就是最后再推一把,只要您把这笔钱贷出来给我们,那我们公司,就可以顺顺利利上市,到时候资本流进来,您害怕没有钱可以收么?”

    “现在不是推一把不推一把的事情,而是扶不扶的问题。”电话那头说道,“贷款呢,是不可能了,至于你们欠的钱,这个月九号就到期了,到时候你们准备一下吧,别我去要钱要不到,这咱们谁都不好看了,先这样吧。”

    “张经理,别这样,别…喂,喂?”

    听着电话里忙线的声音,林思伊愤恨的将手机扔到了一旁,骂道,“当初我们行情好的时候恨不得能把钱送到咱们面前,现在一有事情,跑的比谁都快,这些白眼狼!”

    “别着急!”

    黄媛沉声道,“一家不行,咱们就换别家银行,现在银行都放松了放贷的政策,咱们平日里也没少跟他们交往,应该可以要到钱的!”

    “我只能再试试了。”

    一直到回到海天集团,林思伊都没有要到一笔钱。

    这让林思伊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赵纯良坐在地下停车场的保安室里,看着林思伊怒气冲冲的从保安亭前走过,不由好奇的问身旁的叶芊芊道,“小叶,这林总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高高兴兴去了一趟市局,回来就这样了。”坐在赵纯良身旁的叶芊芊疑惑的摇了摇头。

    “那你去问问,回来了再跟我讲。”赵纯良说道。

    “我才不呢,这时候去,林总正在气头上呢,指不定就得对我开炮。”叶芊芊果断的摇了摇头。

    “那你就不怕我对你开炮?”赵纯良暧昧的笑道,“我这炮,可比林总的炮打的准。”

    “切,我才不怕你呢,我去问问黄姐吧。”叶芊芊说着,小跑着出了保卫室。

    十几分钟后,叶芊芊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

    “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叶芊芊冲进保卫室,关上门,说道,“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赵纯良疑惑的问道。

    “好几个银行现在不贷款给咱们公司,再过没几天就到了咱们公司的还款日期了,现在他们都跑来要钱,要是还不上,那可就完蛋了!”叶芊芊说道。

    “不是人抓到了么?”赵纯良皱眉道。

    “是抓到了,可是钱没要回来啊,那些钱都被人家转移了!”叶芊芊叹气道,“那个崔萧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钱莫名其妙的被转移了,她还不知道!”

    “转移?”

    赵纯良诧异的问道,“你确定转移了?”

    “是啊!”叶芊芊点了点头,说道,“市局那边说的。”

    “这怎么会?”

    赵纯良皱紧了眉头,这崔萧蔷就 是昨天他从看守所回来特地跑去抓的,她的住址就是陈银告诉赵纯良的,当时赵纯良专门检查了崔萧蔷的银行卡,那时候崔萧蔷的钱都是还在的,可是这才过去多久,那些钱,怎么会被转移?

    是崔萧蔷幕后的人?

    可是赵纯良调查过了,崔萧蔷幕后的人也不过是另外一个化妆品公司,那个公司虽然有点实力,但是也就那样,能在崔萧蔷自己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钱给转走,这能耐,那可得相当强啊!

    (海天黄豆酱,怎么吃,都好吃。。有谁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