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二十六章 纯良审犯人
    26.

    海市看守所。∮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作为窃取商业机密的犯罪嫌疑人,陈银就被关在这里。

    他的案子目前正在走法律程序,等程序走完,该判的刑判了,他就会被送进监狱,开始服刑。

    陈银在看守所里的日子过的并不怎么好,毕竟跟之前的生活落差太大,不过他也不怎么难过,按照法律,他顶天了被判五六年,到时候走走关系疏通一下,减刑减下来,大概两三年就能出去,他的老板已经捎信来了,只要他出去,立马就给他安排一个安枕无忧的高位。

    这几年,就当做是来修身养性了。

    今天陈银刚起床不久,就接到了通知,有人来探视。

    探视会在专门的一个房间里,陈银之前就有人来探视过,所以他对探视还比较熟悉,只是不知道这次来探视的是谁。

    是老板的人,还是自己的家人?

    陈银正寻思着呢,那狱警就带着陈银穿过了探视的房间。

    “警官,探视不是在这里么?”陈银疑惑的问道。

    那狱警没有说话,而是带着陈银往前走,最后来到了一个小铁门面前。

    “进去吧。”

    狱警将门打开,把陈银往门内推了一下。

    陈银酿跄着进了门,随后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陈银惊恐的看着这个漆黑的房间。

    整个房间一点光线都没有,就好像是无尽的深渊一般,连空气都因为这黑暗而

    变得比平时凝滞许多,给人一种呼吸都困难的感觉。

    砰的一声。

    陈银头上的一盏灯突然亮了起来。

    灯光打在了陈银前面一米多的地方。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强烈的灯光洒在他身上,就好像给他穿上了一件金甲外衣一般。

    那人微低着头,从陈银的角度看过去,看不到那人的样子。

    “你…是谁?”陈银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人,眼前这个地方,再加上这个阵势,根本就不像是来探视,反而像是提审。

    “才几天不见,副部长先生,就不记得我了么?”赵纯良笑着抬起头,看着陈银,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赵纯良!是你!!”

    陈银打死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披着灯光一脸阴深的人,竟然就是把自己抓了的赵纯良。

    “哈哈,我就说不会不记得我嘛。”赵纯良笑着指了指身前的椅子,说道,“坐。”

    “你怎么会来这里?”陈银戒备的看着赵纯良,对于这个身手强悍的一塌糊涂的男人,他始终有一种警惕性,这一点跟赵纯良抓他进来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出于自身的感觉。

    “来这里看看你。”

    赵纯良笑道,“不要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是吧?坐吧。”

    “我站着挺好。”陈银摇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那么着急干什么?”赵纯良说道,“今天来这里,一方面是为了看看你,另外一方面,却也是来通知你一件事情的。”

    “什么事?”陈银问道。

    “崔萧蔷在昨天被抓了。”赵纯良说道。

    “什么?!”

    陈银震惊的看着赵纯良,待他看到赵纯良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没错,被抓了。”赵纯良笑道,“不过为什么你会那么惊讶呢?”

    “我?我有什么好惊讶的。”陈银压下心中的疑惑,冷笑了一下,说道,“崔萧蔷我跟她好歹也是几年的同事,她被抓,我自然会惊讶。”

    “是么?”赵纯良脸上的笑意更甚,他说道,“那为什么崔萧蔷说你跟她,是一伙儿的?”

    “怎么可能!”

    陈银惊怒道,“我怎么可能跟她是一伙儿的!”

    “但是他说那笔钱她已经打了一半进你的账户了。”赵纯良说道。

    “你他妈 少唬我,崔萧蔷自己把钱卷走了的,关我屁事!”陈银鄙夷的说道,“你要拿这种事唬我,太小看我了吧?”

    “把钱卷走了?”

    赵纯良诧异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崔萧蔷把钱卷走了?”

    “啊?!”

    陈银愣了一下,再看赵纯良那得意的表情,陈银恨不得能把自己刚才说出来的话给吃下去,很明显赵纯良就是有意无意的再给他下套,他一时没主意,竟然就真的被套进去了。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赵纯良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说道,“把你知道的都说一下吧,我懒得用刑。”

    “我什么都不知道。”陈银咬牙道,“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点什么东西,告诉你,老子当年可是3o2部队出来的,用刑对我没用!”

    “3o2部队?隶属于华中地区么?”赵纯良问道。

    “你倒是知道!既然知道我是3o2部队的,那你也应该知道,用刑,对于我而言,是没有意义的。”陈银傲然道。

    “那可不一定。”

    赵纯良笑着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两个橡胶手套,戴在手上,说道,“告诉你一个事情,我今年,才刚从ooo1部队退役。”

    “ooo1!!”

    陈银的瞳孔猛地一缩,作为3o2部队退役的特种兵,他算的上是挺牛逼的一个人了,因为整个3o2部队在神州都能够排得上号,当然,那也只是能排得上号而已,在神州要说哪个部队最牛x,那绝对是ooo1部队,这个建国之后由毛太祖亲自建立并且率领的ooo1部队,被称为天字1号部队,他们的番号,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没有办法查得到的,就连他们具体的驻地在哪,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他们的存在却是毋庸置疑的,这个部队的精锐程度,绝对在全世界都能够排进前三,据说里面每一个人都是兵王,每一个人都是逆天的存在。

    ooo1部队,那就是一个兵王集中营。

    眼前这个赵纯良,竟然是ooo1部队出来的,这…怎么可能?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赵纯良,陈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头正值壮年的老虎盯上了一般。

    房间的灯突然熄灭。

    随后,房间内响起了陈银痛苦的惨叫声。

    几分钟后。

    灯重新亮了起来。

    赵纯良将满是血的橡胶手套摘了下来,扔到了桌子上。

    陈银坐在地上,满头大汉,嘴巴微张,喘着气,双眼迷离。

    赵纯良转身走向身后的一扇门,推门而出。

    门外,看守所的所长正恭敬的站着,他的手上拿着一本绿皮的证件,这本证件是赵纯良刚才给他的,他已经对证件的真实性做了调查,这证件绝对是真的。

    一想到这证件所代表的意思,看守所所长就觉得双手微微有点不稳。

    “我来这儿的消息,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国家机密。”赵纯良拿过所长手上的本子,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这事儿我知道。”所长忙不迭的点头,随后目送着赵纯良离去。

    “所长,那人到底什么来头啊?”一个站在不远处的狱警好奇的问道。

    “少问没用的问题,那人的来头大着呢…对了,把里头那人收拾一下。”所长说完,瞪了狱警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还真是好东西啊。”

    赵纯良坐在回海市市中心的的士上,看着手上的证件。

    当初为了完成一个任务特地跑到那什么ooo1部队呆了一段时间,拿了这么一本证件,没想到拿出来唬人还挺有用。

    的士缓慢的驶向山脚,这看守所位于海市郊区的一座山上,算是离海市比较远的。

    “师傅,去海市市中心可不是走这路吧。”赵纯良抬头看到这车偏离了回海市的路,不由提醒道。

    “去海市的路,当然不是这条。”

    开车的司机笑了笑,说道,“你在海市,路只能越走越小,现在我带你走一条更大的路,你看怎么样?”

    “路小也有小的好处。”赵纯良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司机的诡异,他笑着说道,“路小一点,至少走起来不会偏了,路太大,有时候走歪了,都不知道。”

    “但是路大了,能去的地方,也多。”司机说道。

    “那地方,有美女么?”赵纯良问道。

    “只要你想的一切,应有尽有。”

    “外星人有么?”

    “啊?没,没有”

    “怪兽有么?”

    “没有…”

    “海贼王有么?”

    “没有…”

    “既然这些都没有,那你还说应有尽有,这不是坑我么?”赵纯良无奈的说道。

    “诡狐,我们能来找你,你应该觉得光荣,而不是调侃我们。”司机似乎有点恼火。

    “我还真不觉得被你们看上有什么好光荣的,你们不就是一群土拨鼠么?见不得光,总喜欢搞背地里的小动作,不懂行的人以为你们有多牛逼,其实在我看来,你们都是一群傻逼,我说的对么,破晓的人?”赵纯良笑道。

    呲。

    出租车突然停了下来。

    司机转过头,看着赵纯良,略微惊讶的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我的来历的?”

    “你的身上,有泥土的味道,这是土拨鼠们专有的味道。”赵纯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种淡淡的,土腥味,我不怎么喜欢。”

    “那我就只能送你去见阎王爷了!”

    司机咧嘴一笑,抬手刺向赵纯良。

    赵纯良抬起左手,食指和拇指朝着司机持刀的手上一扣,卡擦一声,司机的手腕骨折,刀掉到了地上。

    “让正主儿来说话。”赵纯良面无表情的说道。

    “哈哈哈,有意思。”

    车外传来清脆的鼓掌声。

    赵纯良看向车外。

    一个年轻男人,正站在车旁拍着手。

    男人的脖子上,隐有一个黑色的桃形图案,而在图案旁,是一个数字: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