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十九章 白衣胜雪
    19

    看着眼前眼神慢慢变得麻木浑浊的叶芊芊,陈银得意的笑了笑,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芊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是有意识的,但是很模糊,她能够看到眼前生的一切,但是就是身体不知道怎么的不怎么受控制。¢£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这显然是中了某种迷.药所导致的。

    陈银将控制着叶芊芊的手放开,叶芊芊就那么傻乎乎的站在了原地,陈银满意的伸手在叶芊芊脸上捏了一下,随后走到研部的大门那,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在门上刷了一下。

    滴的一声,大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一人高的小门。

    陈银对叶芊芊招了招手。

    叶芊芊缓慢的走到了小门的外头。

    “把脸放在这上面!”陈银指着一个瞳孔识别的机器说道。

    叶芊芊的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不过一会儿就变得麻木了,她走到了那台机器前头,然后把下巴放在了机器的架子上面。

    一道红光扫过叶芊芊的眼球。

    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瞳孔匹配,百分百。”

    叮咚一声,小门打开。

    陈银脸上一喜,直接就冲进了研部。

    这个地方陈银几乎没进来过,上一次偷配方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林思伊的办公室内,那一次刚好陈银看到林思伊从研部里拿了一份配方出来,所以才有机会偷到配方,像现在这样直接进到研部,除非有研部的人配合,不然根本做不到,而研部里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签了保密协议,谁敢跟外人配合泄漏配方,那就得坐牢,而且得坐不少年的那种。

    虽然没怎么来过这里,但是陈银这人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他跟很多研部的人关系都不错,平日里聊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整个研部的地理环境打听的一清二楚了,他知道,在研部靠墙的地方有一个保险柜,里面放着整个海天集团最为重要的一份香水的配方,海天集团当年也正是靠着那份香水的配方,成长为现在这样一个大公司。

    陈银的顾主已经开出了高达一千万的价格,只要陈银能够拿到那份配方,立马就可以拿到一千万!

    陈银小跑着来到了保险柜前头,然后从兜里拿出一个听诊器挂在耳朵上开始破解保险柜的密码。

    作为一个退役的特种兵,开保险柜这种事情对于陈银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

    保险柜突然啪嗒一声,打开了。

    陈银强压住内心的喜悦,将保险柜的门完全拉开,然后伸手将里头的一份文件给拿了出来。

    魅影3号!

    文件上写着这样几个字。

    “就是这个!”陈银颤抖着手,这魅影3号就是海天集团最为出名的一款香水,在国内的知名度甚至于过了香奈儿5号。

    据说这款香水能够让女人带上一种若有若无的神秘气息,从而引男人的好奇心。

    就在陈银打算将这份文件收起来的时候,突然他的身侧传来卡擦一声。

    伴随着咔嚓一声的,是一阵亮眼的白光。

    陈银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快的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在三米外的地方,一个男人,正拿着手机,对着自己!

    那卡擦一声跟亮光,很明显就是快门声跟闪光灯。

    “哎呀我擦,忘了关快门跟闪光灯了!”赵纯良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把手机收起来,说道,“好了,罪证我已经掌握了,陈副部长,接下去我给你两个选择,你是要束手就擒呢,还是我把你手脚打断就擒呢?”

    “赵纯良,我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抓着我,可能会拿到几万块奖金,要么,我把这东西卖了,分你一半钱,你至少可以拿到两百万!”

    陈银说道。

    “两百万?!”赵纯良眼睛一亮,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陈银点头道,“只要放了我,我一定给你两百万!”

    “两百万确实挺多,我也挺缺钱的,不过,有的钱能要,有的钱不能要,这个道理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交给我了。”赵纯良说道。

    “你想想,你在这里一年也不过就是十几万,两百万等于你十几年的工资,这笔钱拿着,黑锅可以完全我来背,没关系,对于你没什么损失,你现在没什么钱,有了这笔钱,干什么事不都方便?”

    “没办法,我没钱,但是任性,不要这种钱,你乖乖束手就擒吧,省的我浪费体力。”赵纯良笑道。

    “傻逼!”

    陈银冷笑一声,突然将听诊器扯下,扔向了赵纯良,随后朝着门口冲了出去。

    他是知道赵纯良的身手的,以他的实力,根本打不过赵纯良,现在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控制住叶芊芊,以此来扼制住赵纯良。

    只是,让陈银没想到的是,他冲到了门口,叶芊芊竟然不见了!

    陈银的后背瞬间就湿透了,他瞪大眼睛四下张望了一下,根本找不到叶芊芊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阵呼啸之声从身后传来。

    陈银回头一看,只见一把黑色的雨伞竟然朝着自己飞了过来,度之快,让陈银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闪的机会。

    砰。

    黑色雨伞的尖顶直接戳在了陈银的脑门上,陈银就好似被卡车给撞了一样,整个人倒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门上。

    雨伞上的力耗尽,就要往下落。

    一只大手一把捞了过去,抓住了雨伞的手柄,然后轻轻的将雨伞的尖顶拄在了地上。

    卡擦。

    那白色的瓷砖,竟然出现了微微的几道裂痕。

    赵纯良一手拄着雨伞,看着四脚朝天倒在地上的陈银,笑了笑,突然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呢?这都跟了我一天了。”

    话音落下,两个穿着黑西装的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的位置。

    “赵纯良先生,果然实力非同寻常。”

    为的一个人操着生硬的汉语说道。

    “倭国来的?”赵纯良微笑着问道。

    “我叫龟田吉跋,是隐贺流的武士,请多多支教。”那说话的男人对赵纯良点了点头。

    “隐贺流?不知道你们跟了我一整天,有什么事么?我对男人的跟踪其实一直很反感的。”赵纯良说道。

    “我们怀疑赵纯良先生与前些天生在我国的官房长官被刺案有关系,所以我们希望赵纯良先生,可以跟我们回国接受调查。”龟田吉跋说道。

    赵纯良突然笑了笑,那抓着雨伞的手猛然往上一提,将整把雨伞往外一送。

    砰的一声,雨伞的黑色伞面被打开。

    砰砰砰。

    伞面上传来阵阵声响,而雨伞却是纹丝不动。

    叮叮当当。

    几把锋利的苦无,掉在了地上,赵纯良的手突然一缩,伞面瞬间又收了回来,随后赵纯良将手往身前一送。

    砰。

    伞面再一次打开,将龟田吉跋和另外一个已经攻到了身前的人给挡在了伞后。

    在将两人挡住的瞬间,赵纯良的手指头在伞柄的某个地方一按,随后将雨伞往旁边一挥。

    噗!

    一道血光,直接洒在了伞面之上,龟田吉跋旁边的那人,痛苦的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雨伞的顶端,一把指头粗细巴掌长短的利刃,闪着寒芒。

    赵纯良连看都没看,就用这利刃划开了一个人的脖子。

    龟田吉跋脸色一变,手持苦无刺向了伞面。

    砰。

    黑伞瞬间被收回,随后,那利刃从右往左划过,从龟田吉跋的左肩,直接划到了右肋。

    鲜血喷涌而出。

    黑伞顷刻间张开。

    血液溅射在伞面之上。

    染红了伞面。

    而赵纯良,白衣胜雪,滴血未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