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十六章 为你熬药
    不管江阳区派出所生了什么,赵纯良都载着林晓夕回到了家楼下。∏∈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自行车是找楼下的看门大爷借的,赵纯良将车还给大爷后就跟带着林晓夕回到了家中。

    “我饭菜去给你热一下。”赵纯良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厨房,将已经冷掉的饭菜给热好,然后走到客厅想叫林晓夕去吃饭,结果看到林晓夕已经躺在沙上睡着了。

    看着满脸疲惫还略带惊慌的林晓夕,赵纯良笑了笑,走进自己房间拿了条毯子给林晓夕盖上,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晓夕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朝阳透过纱窗照在沙上,让林晓夕觉得浑身烫,她想要从沙上起来,却现自己没什么力气。

    感冒了!

    作为很小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孤儿,林晓夕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十分清楚,所以她第一时间确定自己感冒了。

    夏天感冒是让人很头疼的事情,林晓夕懊恼的摇了摇头,现脑袋有点疼。

    “你醒了?”

    赵纯良光着上半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水珠挂在他那健硕的肌肉上,似乎在泛着微光。

    林晓夕不由的微微低下头,将视线从赵纯良身上移除,然后问道,“几点了现在?”

    “七点半。”

    赵纯良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早饭我做好了,你去吃点吧。”

    “不吃了,你帮我开一下空调。”林晓夕指了指墙角的立式空调。

    “这也不热啊。”赵纯良疑惑的看了一下林晓夕,说道,“你脸很红,不会是感冒烧了吧?”

    “有点。”

    林晓夕点头道,“那边柜子里有药,我分装好了,你给我拿点。”

    “分装好?”

    赵纯良走到柜子边上将柜子打开,现里头有很多用白色的纸质小袋子,打开袋子,里面是一粒粒不同的药片。

    “你经常感冒?”赵纯良问道。

    “小时候没什么营养,所以留下了点病根。”林晓夕打了个哈欠,说道,“拿两份给我,吃了睡一觉就好了。”

    “西药还是少吃点的好。”

    赵纯良说着,将那些小袋子一把抓了起来,走到垃圾桶旁,扔进垃圾桶,然后对林晓夕说道,“我给你熬点中药,毒性没西药大,好的更快。”

    林晓夕此时也什么力气跟赵纯良计较,只能说道,“我不吃苦的东西。”

    “我知道。”

    赵纯良反身走回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一对瓶瓶罐罐出来,其中甚至于还有一个陶制的小火炉!

    林晓夕微张着嘴,错愕的看着赵纯良,问道,“你这些,是什么东西?”

    “中药,就得要熬,这些都是熬中药的家伙。”赵纯良将一堆瓶瓶罐罐放在地上摆好,随后又折返回房间,这一次,他竟然拿了几段木炭出来。

    “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有?”林晓夕好奇的问道。

    “家里头没人了,总得把东西都带齐,我又吃不起西药,这熬中药的东西,总也得带身上吧,这炭是竹炭,耐烧,年前买了一次,现在还剩下不老少。”赵纯良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将炉子给点上火。

    “难怪…你的包得那么大…你该不会是把你家都搬过来了吧?”林晓夕问道。

    “呵呵,我的包就是我的家,走到哪是哪,这几年都这么过的。”赵纯良腼腆的笑了笑,然后开始将一些林晓夕见都没见过的草药放到罐子里开始熬煮起来。

    一股香味,慢慢在屋子里飘散开来。

    “这是中药?”闻到香味,林晓夕好奇的问道。

    “嗯,我自己摘的。”

    “好奇怪的味道啊!”林晓夕感慨了一声,现赵纯良正专心的看着药罐子没有理会自己,也就不再说话。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八点,林晓夕突然问道,“我听你说,你找到工作了?”

    “嗯,海天集团的保安部长。”赵纯良说道。

    “那你还不去上班?”林晓夕问。

    “我请过假了。”

    “啊?为什么?”

    “给你熬药啊。”

    这理所当然的回答让林晓夕呆住了好一会儿,许久之后林晓夕看着赵纯良,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这房子是你的,我吃的,住的,用的,都是你的,我不对你好对谁好?”赵纯良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虽然这个答案是林晓夕能接受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林晓夕心里却是有着一些懊恼,她继续问道,“除了这些,没有其他的?”

    “没有啊,还能有啥其他的?”赵纯良反问道。

    “哦,那好吧。”林晓夕撇了撇嘴,坐在沙上,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

    看没一会儿电视,她又转过头,看着赵纯良,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我?”

    赵纯良错愕的看着林晓夕,说道,“你在开玩笑么?”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林晓夕也觉得自己问的有点脑残了,她羞恼的瞪了赵纯良一眼,说道,“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回答就算了。”

    “我不怎么相信爱情这种东西。”

    赵纯良笑了笑,说道,“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为什么?你没找过女朋友么?”林晓夕问道。

    “找过。”

    赵纯良低头摆弄了一下药罐子。

    “那她呢?不会是把你甩了你就不相信爱情了吧?”林晓夕好奇的问道。

    “没有。”赵纯良摇了摇头。

    “那她去哪儿了?”

    “死了。”

    死了这两个字赵纯良说的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你好一样。

    林晓夕一只手捂着嘴,努力的让自己不出惊叫声。

    “好了,这是第一泡,你喝了,我再给你熬第二泡,三泡下去,保证药到病除,对身体还一点伤害都没有!”赵纯良笑着将一碗黑色的中药递给了林晓夕。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晓夕歉意的说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过的挺好,不是么?”赵纯良笑道。

    林晓夕点了点头,接过药喝了一口。

    这药是甜的,而且很香。

    但是林晓夕的嘴,却有点苦。

    (本书的主角从很多方面跟铁柱钢镚是有区别的。从这两章应该就不难看出来吧,对于纯良,俺不会再多说什么,一切,等大家慢慢看就是了。这本书需要大家的支持,俺努力多写,写好,大家能给点啥就给点啥,这几天贵宾也有几千了,投票的人非常多,还是老话,咱们没有大土豪,但是一票两票,一票两票是爪牙,是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摩擦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