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十一章 演戏也当真?
    11

    陈银突然觉得后背隐隐凉。『≤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他并不是一个傻子,相反,他很聪明,要不然也不可能逼走资历比他更老的赵铁柱,所以,在联想到林思伊私自任用了赵纯良之后,陈银就想到了很多东西。

    为什么赵纯良会被录用?

    为什么赵铁柱走了,自己这个副部长还是没能做上部长?

    为什么今天,赵纯良没有被开除,只是被扣薪?要知道,林思伊可是不怎么喜欢男人的,强J就算没有确凿证据,那对于林思伊来说,单单一个品行不端就足以把人给开除一百次了,而赵纯良并没有被开除!

    这一切的一切,足以说明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林思伊对自己有了某种想法,而这个赵纯良,就是林思伊故意安排进保卫部的!

    一想到这个,陈银的脑子里立即出现了更早之前的一件事情。

    那一次,他在深夜里将公司的一组香水配方给偷了出来,卖给了海天集团的一个竞争对手,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那次的事情做的天衣无缝,绝对不会有人查到自己头上,可是现在,联系一下今天生的种种,陈银突然间意识到,也许,林思伊已经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而那些蛛丝马迹指向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老大,怎么了?”

    叶芊芊走到陈银身边,疑惑的问道。

    “啊?哦,没什么。”陈银回过神来,看着叶芊芊这个在保卫部挂职的女人,笑容满面的说道,“这次辛苦你了。”

    叶芊芊叹了口气,说道,“唉,都怪我,没有再等一等,如果能够等…”

    “不用说了,你做的很好。”陈银拍了拍叶芊芊的肩膀,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呸,谁是你这个坏人的人了!”

    叶芊芊心里腹诽了一句,嘴上却是说道,“老大,以后可得多罩着我哦!”

    “好的!”

    看着所有人或者鄙视或者疑惑或者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赵纯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小会议室。

    不过,赵纯良并没有回家,而是悄悄的跑向了林思伊的办公室。

    他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林思伊确认一下。

    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林思伊的声音从门后传来,赵纯良整理了一下那隐隐有些泛黄的衬衫领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思伊看了一眼赵纯良,示意赵纯良把门关上。

    等赵纯良把门关上之后,林思伊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时候来找我,你不怕被陈银看到联想到什么?”

    “这个有啥好怕的?”赵纯良耸了耸肩,说道,“林总,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您确认一下。”

    “什么事情?”林思伊问道。

    “这次咱们说了,是演戏,那刚才对我的惩罚,应该也算不得真吧?我的薪水,不会扣吧?”赵纯良搓着手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思伊愣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皮肤黝黑,跟自己之前想象有点出入的男人,他来自己公司的目的,不应该是接近自己么?以他的家庭条件,他怎么可能介意这八千块钱?

    “你…差钱?”林思伊犹豫了一下后问道。

    这话听起来的感觉就好像林思伊十分了解赵纯良一样。

    “我差钱。”

    赵纯良把手放进裤子口袋,然后把整个口袋翻出来,说道,“身上连一百块都凑不齐了。”

    “你是在逗我么?”林思伊似笑非笑的说道,“就凭你的身份,会差钱?”

    “我现在可是啥都没有了。”赵纯良无奈的说道,“我老子把我的卡给收了,现金一方面交了一点房租,还买了一些东西,现在就这五十多块钱了。”

    “你爸怎么会收你的卡?”林思伊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也许更年期来了吧。”赵纯良回答道。

    两人这一答一问之间,没有一点的陌生感觉,就好像对彼此都有了一定了解一般。

    “钱扣了,就是扣了,这是我的决定,而我的决定,一般都是不会改的。”林思伊笑着说道。

    “我这给你们做事还得被扣钱,这也太没天理了吧?”赵纯良欲哭无泪的说道,“一下子扣了我八千,我下个月房租还没交啊。”

    “这个事情等后面再说吧。”

    林思伊指了指门口,说道,“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唉,既然这样,那有些事,我就不跟你说了。”赵纯良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林思伊不屑的笑了笑,这欲擒故纵的把戏她也没少碰到,所以她对于赵纯良嘴里的有些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在等,等赵纯良吃瘪再回来求自己。

    虽然跟赵纯良没有什么仇怨,但是林思伊自从收到她母亲给她的短信之后,心里就一直隐隐的有一种不满,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看到赵纯良吃瘪,林思伊一定会很开心的。

    只是,赵纯良一直到离开办公室,都没有停下脚步再多说什么话。

    这倒是让林思伊有点惊讶,按道理来说,以赵纯良的身份,应该不是那种会随便被人占便宜的啊,怎么被自己欺负了,他一点表示都没有?

    该不会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吧?

    林思伊皱起了眉头。

    赵纯良直接离开了海天集团。

    眼下天色已暗,赵纯良将口袋里仅剩的一些钱打了的士,回到了家中。

    林晓夕还没有回家,赵纯良花了半个小时做了一桌子的饭菜,然后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吃完了自己的饭菜。

    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七点,赵纯良给林晓夕打了个电话。

    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房东小姐,啥时候回来啊?”赵纯良问道。

    “你是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赵纯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是林晓夕的舍友。”

    “我这里是江阳区派出所,你现在马上过来一趟。”

    电话那头的男人说道。

    “江阳区派出所?”赵纯良诧异的问道,“什么情况?”

    “林晓夕涉嫌藏毒,你跟她是舍友,有嫌疑,不过听说你是昨晚才入住的,所以你的嫌疑不大,现在只要过来派出所这里让我们做个简单的调查就行,如果你敢跑,那你的事儿就大了。”男人威胁道。

    “藏毒?”赵纯良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那个王子健说的话。

    他的一个什么亲戚…好像是市局的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