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二章 爱干家务的好男人
    2

    林晓夕坐在沙上,看着眼前的这个长的还挺帅的男人,面露为难。∮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你真的,没钱?”林晓夕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没钱!”

    赵纯良笑着点了点头。

    林晓夕无奈的捂住了额头,你说你要来租房,一分钱没带就算了,你怎么还能回答的如此理直气壮?回答的理直气壮倒是算了,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睛,别盯着我的胸看?虽然我胸是大了点,但是你也别一边看一边咽口水啊?

    要不是看在刚才眼前这人帮自己赶走了王子健,按照林晓夕的性子,一定会让眼前这人有多远滚多远。

    “你扣子开了。”

    就在林晓夕思索着要怎么办的时候,赵纯良指了指林晓夕的胸口。

    林晓夕低头一看。

    自己的衬衫上一个扣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整个胸口位置露出了一条巴掌大的缝隙,从外头看进去,里面海蓝色的颜色是那样的显眼!

    林晓夕脸一红,她总算是知道对方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胸口看了。

    “恶心!”

    林晓夕嗔怒的瞪了赵纯良一眼,转过身将扣子扣好,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赵纯良,说道,“其实,我很感谢你刚才为我做的事情…”

    “不用谢,房东小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赵纯良憨厚的笑道。

    这一声房东小姐,硬生生的将林晓夕接下去要说的话给压了下去,你想啊,人家虽然猥琐了点,但是好歹刚才救了自己,眼下 人家都叫自己房东了,那自己要是还把人家往外赶,会不会太不近人情了?

    斟酌了片刻后,林晓夕干咳了两下,正色道,“你也看到了,我这房子,是在高档小区里,所以租金方面,有点贵…”

    “我,我能干活,我也能赚钱的。”赵纯良脸上露出尴尬为难的神色,“我刚来海市,人生地不熟,就想能找个落脚的地方,你要实在嫌弃我的话,让我住厕所厨房什么的,也行。”

    看着赵纯良那落魄的神色,林晓夕越的觉得自己做事太不地道了。

    “这样吧…”林晓夕思索了片刻后,说道,“你先住在这里,我给你五天的时间,五天内,如果你找到工作,能赚钱了,我就让你住在这儿,如果没找到,那我只能抱歉了,毕竟,我现在失业了,没有收入,这房租对我是很大的压力,我需要有人帮我分担。”

    “没问题!”

    赵纯良拍着胸口说道,“五天时间够了,我一定会尽早找到工作的。”

    “那先这样吧,对了,你把身份证什么的给我一下,我先复印一下留个底。”林晓夕说道。

    “好!”

    赵纯良从口袋里摸出身份证交给了林晓夕。

    “赵纯良?二十七岁?你是京城人?”看着赵纯良的身份证,林晓夕问道。

    “嗯,是的。”

    “那你来海市干什么?”

    “京城没啥机会,来海市碰碰运气。”赵纯良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哦,对了,我先跟你说,这几天住我家里头,家务什么的,你尽量多做一些,还有,我不会做饭,你要会做饭的话,就做一下,不会的话就叫外卖吧,我下午都不会在家吃,要去面试,所以晚饭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林晓夕说着,指了指旁边靠近洗手间的一个房间说道,“那就是你的房间,咱们这就一个洗手间一个客厅一个餐厅一个厨房,一个月的房租是三千,咱们平摊,就是一千五,没问题么?”

    “没有没有!”赵纯良连连摇头。

    “那就好…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晚饭做好了叫我。”林晓夕一边说着,一边打着哈欠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纯良环顾了一下这个不怎么大的公寓,笑了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夕阳西下。

    那个号称公安局副局长是他大舅的王子健终究是没再出现,这倒是让赵纯良有点小小的失望,要是再来个英雄救美,指不定房东一感动就免了房租了,那该多好。

    林晓夕回到房间后倒头就睡。

    她已经很久没睡个好觉了,自从被炒鱿鱼之后。

    一想到被炒鱿鱼,林晓夕就愤恨不平,她进公司三个月,不管是业绩还是其他方面,都是全公司前几的,结果因为不接受那个王子健的追求,就被那王子健陷害,结果给人炒了鱿鱼,而那王子健又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竟然让好几家同行业的公司都不敢录用自己,结果自己只能一次次的面试一次次的失败,最终不得不找人合租分担房费。

    这一觉林晓夕也睡的不踏实,一觉醒来就看到太阳已经要下山了。

    林晓夕打开房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出了房间。

    刚走到客厅,林晓夕就呆住了。

    只见不远处的落地窗旁,一个赤果着上半身的男人,正单手撑在地上倒立着。

    汗水顺着他的后背往地上滴淌,一块块肌肉带着油光鼓胀着,肌肉上一条条的伤疤看起来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男人的手弯曲,伸直,弯曲,伸直。

    落日的余晖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几乎要触碰到林晓夕的脚尖。

    林晓夕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却看到那人猛的一震手臂,整个人直接弹射而起,随后平稳落在地上,转过了头。

    “你醒了?晚饭已经给你做好了。”赵纯良笑着拿起旁边的一条破旧的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身子。

    “啊?哦,知道了!”林晓夕回过神来,一张脸不知道怎么的就红了起来,她还真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一个男人的身体,那饱满的肌肉,还有那些伤疤所带来的冲击力,让林晓夕一颗心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林晓夕连忙转过身子,走进了餐厅。

    餐厅内,一桌子的饭菜让林晓夕又惊讶了一回。

    “我拿冰箱里的东西随便做了一些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先凑合着吃吧,你喜欢吃什么等会儿跟我说,明天我再去买回来做。”赵纯良笑着说道。

    林晓夕有点呆滞的点了点头。

    一顿饭吃的安静无比,林晓夕想说点什么,但是始终没找到话题,而赵纯良也是低头认真吃饭,看都没看林晓夕一眼。

    吃完饭,赵纯良将碗筷都收拾了一下就进厨房洗东西去了,林晓夕犹豫了一下,没有去厨房帮忙,而是起身走进洗手间,打算把自己放着没洗的衣服都洗了,结果到洗手间一看,林晓夕就又呆住了。

    自己的衣服,竟然都被洗好挂了起来。

    那一件件衣服…裤子…内衣…内裤…

    完完整整,挂在架子上。

    林晓夕抬起手,捏了一下自己最喜欢的那条黑色蕾丝缕空小裤裤。

    那湿润的触感,还有那略微的芬芳都在诉说着它们刚才的遭遇。

    林晓夕面红如血,嗔怒满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