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九章嫁不出去的姨姨
    第四十九章嫁不出去的姨姨

    在洛水的指挥下,铁心源站在桌子上把冰凉的井水倒在他的脑袋上,于是浅红色的血水一样的东西就从他**的身体上滑了下来,最后流在一个巨大的木盆子里面。¢£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洛水张嘴舔舐了一下脸上的水珠,而后怒骂道:“还真是姜黄,谁这么下流?”

    铁心源自然是不能回答他,也自然不会告诉他这事是老梁干的,他只是自顾自的将一盆盆冰冷的井水浇在冻得缩成一团的洛水头上。

    洛水的身体很不好,堪称瘦骨嶙峋,每一根肋骨就那样被黄色的皮肤紧紧地包裹着,腰肢细的一手就能握过来。

    扶风若柳一般的身子正是大宋士人追求的那种美感,铁心源没有看出什么美来,这样的身体只会让他犯恶心。

    “够……了。”洛水上牙齿打着下牙齿的命令铁心源不要再往他的身上浇凉水了。

    铁心源干活很是认真,随着洛水的叫声,再次将一瓢冰凉的井水倒在他的头上,还小声的道:“您的鬓角处还有颜色。”

    向来在意容颜的洛水咬着牙点点头,绷紧了身体迎接一瓢瓢的凉水加身。

    冷水过后,铁心源担心洛水冻坏了,急忙舀了一瓢别人送进来的热水倒在洛水的身上。

    只听洛水惨叫一声光着身子在木盆里上窜下跳,对一个刚刚经受了井水冲洗过的人来说,猛地接受一些稍微热一些的水,就像是一条活着放进油锅里的鱼,自然会蹦跶几下的。

    “你要烫死我?”洛水咆哮了起来。

    铁心源纳闷的将手放进热水里,疑惑的看着洛水。

    洛水小心的把自己的手放进热水桶里,不好意思的朝铁心源一笑,刚才是自己反应过度了。

    痛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的洛水,站在铁心源特意打开通风的窗户前面,感觉舒坦极了。

    窗户前面就是东京著名的西河,微微泛冷的秋风吹过来,洛水打了一个喷嚏,顿时觉得全身通泰无比。

    这条河其实也是洛水的骄傲,距离铁家店铺不远处就是就是关防所在地。

    平日里有三条粗大的铁链总是沉在水底,一旦京师戒严,军卒们就会用绞盘把沉在水底的铁链子拉起来,还会把粗大的铁刺一一的插进铁链预留的孔洞中,不论多么结实的船只,也会被镶满铁枪的链条紧紧地锁住,休想离开。

    铁心源不想让洛水从自家店铺的位置去看那座正在修建中的高楼,那样的话,精于营造的洛水一定会看出那座高楼是有问题的,这样一来,屠夫帮的想要毁掉高楼的想法就会破灭,更重要的是铁心源想要多买点地的想法就会落空。

    他站在自家的店门前抱着一块不算小的银判,满意的看着洛水一连打了三个喷嚏,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店里。

    秋风起,百病生,如果不是为了让洛水生病,铁心源才没有兴趣去帮别人洗什么澡。

    自从来到这个诡异的时代之后他就现人们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一场莫名其妙的伤风感冒,就会让一位红粉佳人或者翩翩才子命丧黄泉,一场闹肚子就能让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变成一具小小的尸体……

    居住在皇城街上,铁心源这些年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在这个幼儿夭折率高的惊人的时代,自己能够平安的活到现在,绝对是母亲精心照顾的结果。

    要知道即便是皇家,这些年已经夭折了三个皇子了……

    很明显,洛水感冒了,对一个瘦弱的体质很差的人来说,先是掉进了脏水坑心情暴怒,然后又被一个黑了心的小人儿用冰凉的井水几乎夺走了全身的热量,而后又用热水给他补足了身体缺少的热量,最后再吹吹河面上过来的凉风,铁心源认为这家伙必须感冒一下才成。

    一个伤风感冒的才子大匠只能躲在自家的卧室里躺着喝无数难以下咽的汤药,而不会来到这里妨碍屠夫帮的事情,也不会跑来坏自己的事情。

    洛水出现的时间太短,并没有在西水门这里造成什么轰动性的新闻,人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洛水掉水沟里了,被水沟里的血水染了一身的血迹,幸好在铁王氏家的店里用碱水洗澡才能把血迹洗掉。

    关于高楼建造工地比较邪气的说法再次尘嚣而起。

    “儿子,从今天起,你不许再靠近工地,以后更不许继续去看猪了,老梁说你最近看猪看得都魔怔了……”

    “是,孩儿以后不去看了。”

    吃晚饭的时候王柔花有些疑惑的劝告儿子不可继续去高楼那里看什么热闹,铁心源也乖巧的保证今后不再去了。

    自己看猪看得实在是太勤快了,还是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铁心源叹口气继续埋头吃饭。

    王柔花见儿子闷闷不乐,就有些不忍心了,自己的儿子还是很乖的,只要答应不去做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去做。

    自家住的地方太过于诡异,儿子整日里除了学堂之外就只能陪自己留在店铺里,这也太过于无聊了,如今自己连他看猪这么一点点爱好都剥夺掉,难怪他有些不高兴。

    想到这里王柔花轻声道:“儿子,你如果烦闷的话,就去去废园子好了,跟着杨大郎他们一起练练武总是好事情。“

    铁心源摇摇头继续低头吃饭,高楼的事情到了现在,应该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关头,自己如何能够离开母亲。

    狐狸今天从皇宫里回来了,这家伙现在进入皇宫的方式就是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待遇和大臣们基本相同。

    不知道是谁给狐狸穿了一件大红色的马甲,一朵巨大的牡丹刺绣几乎包裹了狐狸的全身,看起来有些蠢,不过,铁心源并不在意,在后世见多了那些穿着奇装异服的猫狗。

    王柔花尖叫一声,就冲上去把狐狸的马甲给扒下来了,得到解脱的狐狸快活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然后就和铁心源打闹成了一团。

    王柔花仔细的看了那件衣服之后就羡慕的瞅着狐狸道:“这可是最上等的蜀锦啊,皇家的人也太奢侈了。”

    铁心源不明白母亲的思维是什么样子的,见她爱不释手的拿着狐狸的衣服左看右看就打趣道:“娘既然喜欢,那就给我也做一件。”

    王柔花白了铁心源一眼道:“这是蜀锦,咱们可没有那个闲钱来给你做衣服,当年,娘的嫁妆箱子里也有一匹,不过是宝蓝色的,只可惜……算了,儿子啊,如果你考上状元了,娘砸锅卖铁也给你做一身。”

    母亲这些年的市井生活,最终还是改变了她。

    铁心源敢打赌,这样话母亲以前一定不会说的,他很好奇母亲在没有出阁之前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生活状态。

    “娘,我们可以不去找王家姨姨把她的丑事抖搂出来,但是您一定要给她把话说清楚,要不然人家说不定回想别的法子来坑您。”

    王柔花不屑的哼了一声道:“王家比咱们在乎脸面,为娘这些年行得正,走的直,没有什么不好对人说的。

    倒是她王玉七八年间嫁了三次,说起当女人的根本,她有脸和为娘争论吗?”

    事关母亲的闺誉,铁心源自然是没有话语权的,不过他知道,在乎脸面的是王家,而王家对已经出嫁的闺女就没有多少控制权了,像王玉姨姨这种已经撕破脸皮的妇人,一旦不要脸起来,就能迸出非常那个强大的能量,而母亲因为不是被老爹从王家大门里面接出来的,在礼法手续上是有问题的,他不希望母亲在这个妇人面前吃亏。

    “还是请王玉姨姨到店里来一趟比较好,要不然她不会死心的。”

    王柔花摇头道:“不用,我们过自己的日子就好,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铁心源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母亲如此生硬的拒绝自己,遂笑道:“娘啊,您和王玉姨姨是不是关系不好啊?”

    “当然不好,当年你王玉姨姨比较受你姥爷的喜爱,但凡是家里好的,新鲜的东西在后宅都紧着她先用,别的姐妹只能用她挑剩下的。

    当年你姥爷从宫里拿回来一车蜀锦,是陛下赏赐的千秋节礼物,娘本来看中一匹鹅黄的蜀锦,都抱在怀里了,却被你王玉姨姨抢走了。

    她说她喜欢大红色的,看我拿了鹅黄,又改变主意了。”

    听母亲这样讲,铁心源对自己这位从未谋面的姨姨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无非是一个被娇惯坏了的女子而已。

    “你这个姨姨就是嫁的不好,本来要嫁给濮王家的大郎,结果临到出嫁的时候啊,濮王家的大郎就坠马死了,她就成了望门寡,可是濮王家依旧想要你姨姨嫁过去。

    你姥爷出了重礼,好不容易把这桩死人婚事给推脱掉,又给她订了一门婚事,想要快点把事情了结,结果,哼哼,嫁过去不到半年,那个新科进士就好好的开始吐血,听说是大口大口的吐,就这么生生的吐血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