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五十九章 要求 【第二更】
    有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她的元针就像一群跳动的银鱼,绣布就像池塘平静的湖面,元针灵活无比的在布面上跳动,灵动至极。⊥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还有一位,她的元针,就像是箭矢破空,甚至会产生啸音,她面前的绣布仿佛是银丝编织而成,通体雪亮,元针扎在上面,出类似空头的咄咄声。

    还有一位中年女子,绣布架在一座形状奇怪的火炉旁,元针每次都会从火炉的火焰中飞掠而过,带起一蓬火焰,没入绣布上,留下一个个金色的点,煞是好看。

    今天见到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对刺绣的认知。

    老头对艾辉的回答很满意,他身旁的老太太却不满意,老头可以这样说,艾辉这样说她就不爽了,冷哼一声:“一派胡言!锻炼方式?刺绣在你眼中就是一种锻炼方式?”

    老头一听就知道坏了,老相好这是真生气了。对于一位把一生都奉献给刺绣的大师来说,在她面前说刺绣只是一种有效锻炼方式,她如何不动怒?

    糟了糟了,早知道就先把老相好的身份和徒弟说的,老头拼命给艾辉使眼色。

    艾辉看着老师,老师在朝他挤眉弄眼,可是……代表什么意思?

    “明秀。”老太太冷哼一声。

    一位温婉明媚的女子走出来:“师傅!”

    围观的小姑娘,早就噤若寒蝉,老太太生气了。一些胆子小的,都开始往后溜了。

    老太太面若寒霜对艾辉道:“我的绣坊也不是想进就能进来。十天,只要你能织好一匹轻纱,就有资格进来。”

    周围的其他小姑娘们响起整齐的吸气声,她们一脸同情地看着艾辉。艾辉连穿针都那么勉强,运针也没有学,纺布这样的高难度,怎么可能完的成?

    从周围的反应,艾辉也知道纺布绝对不是容易完成的活。他知道肯定刚才自己说错了话,惹恼了绣坊主人。不过他并没有太过于惊慌,惊慌也没有用。

    “玉芩!”老头脸色微变,不满道:“你这不是为难他吗?他一个新手,怎么可能十天织一匹布?”

    “我有我的规矩。”老太太坚持,毫不退让:“如果你不高兴,就带他离开。”

    艾辉看老师脸涨得通红,连忙道:“我愿意接受考验。”

    老师会觉得生气,艾辉反而一点都不生气。一点考验算什么,在蛮荒的时候,想学到一点东西,不知道要求人多久,有的时候还要拿东西去换。

    没有谁有义务帮助你,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争取,水、食物、钱和阳光。

    老太太提的要求很正常啊,比起蛮荒的元修大人,这样的要求很友善,都不用花钱。

    老太太对艾辉的态度有些意外,但是依然寒着脸:“明秀,给他演示一遍双流织法。”

    “是。”

    明秀向艾辉微笑行礼:“见过师弟!”

    明秀刚才就一直在观察艾辉,看他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流露出惊慌之色,一直很平静。她当然知道艾辉哪一句惹恼了师傅,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也没办法提醒。

    她想着待会演示的时候,演示得慢一点。

    其实她也知道,对于一个新手来说,看一遍就会纺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纺布一般都要等学徒进入绣坊两年之后,才会学到。

    艾辉的气质安静,宠辱不惊,让她颇为欣赏。至于那句话,她不像师傅那样觉得冒犯。一个男人会真的爱好刺绣?那才奇怪!

    师傅心里其实也是知道,但是听到那句话,还是克制不住怒火。

    明秀也有些头疼,师傅正在气头上,自然毫不客气。等气顺了,想到把王爷爷惹生气了,只怕心里又后悔,到时候唉声叹气好久。

    艾辉连忙回礼,有些不习惯道:“见过师姐。”

    他感觉自己就像回到古代,连称呼都这么奇怪。感应场早就不流行师弟师姐这种称呼,看来绣坊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地方,艾辉这么想。而且,从称呼上,也能看得出来老师和绣坊主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从进来的时候,艾辉就察觉到这一点,老师对绣坊很熟悉,应该是经常来。

    艾辉对于女人的理解很匮乏,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明秀师姐,只是觉得明秀师姐很漂亮,让人很舒服,态度很友善亲切。

    “双流织法是一种基本的织法,用来纺布所用,以轻纱为主。它的特点是,双针并行,交错相织,线走阴阳。所谓的线走阴阳,就是纵向和横向同时并行的意思。”

    明秀的声音软糯,十分好听,她的语很慢,尽量用浅显的话来讲解。

    纤手虚引,不远处的绣线架上的纱锭飞快转动,两根纱线笔直飞到她面前,不知何时,两根元力针漂浮在她面前,纱线精准无比穿过元力针。

    看得艾辉眼前一亮,这一手真是帅气啊。比起刚才自己费尽力气穿针引线,这一手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元力控制恰到好处,手法娴熟,目光精准。

    如此精细的控制,如果用在战斗上,那就太可怕了。艾辉的脑海中已经联想到几种可能的攻击方式和战斗的场景,杀伤力十分可怕。

    如果用于黑暗中袭击,威胁更大。

    “双流织法是最简单的织法,需要同时操控两根元力针,这种织法的关键是要让连根元力针的节奏协调一致。师弟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演示了,有点难度,师弟请注意。”

    “师姐请稍等。”

    艾辉指着院子里堆放的一些在等待缠绳的剑,忽然开口说:“弟子能借用一把剑吗?”

    明秀看了一眼老太太,老太太不知道艾辉要干嘛,但是此时的怒气稍消,冷哼:“给他。”

    一名绣女连忙取来一把,递给艾辉。艾辉行礼致谢,接过剑,他没有把铁剑抽出来,而是连鞘一起挂在自己的腰间。所有人都看着他这个莫名其妙的动作,搞不清楚他在干嘛。就连老头也一头雾水,难道那把剑有什么特殊之处吗?这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艾辉的左掌按住剑鞘,右手握上剑柄。

    剑柄没有缠绳,冰凉硌手,但是艾辉的手掌,却完美的贴合。握上剑柄的瞬间,世界陡然变得安静,所有的杂念,就像是潮水一样退去。

    他抬起头,内敛的眸子明亮有如星辰。

    “师姐,可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