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十三章 有塔悬金风
    一门之隔,恍若两个世界。

    艾辉吐掉嘴里嚼成渣的青草,伸脚踏入悬金塔,立即被狂风淹没。

    他耳中尽是狂风的轰鸣,他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猛烈的风声。脚下是铁栅栏,狂暴无比的金风从栅栏下方喷涌上来,在塔内激荡回旋,产生强劲的漩涡。

    艾辉还没站定,就被风卷得离开地面,天旋地转,他就像在暴风雨中飘摇的树叶。

    后背重重撞在墙上,疼得艾辉龇牙咧嘴,金风实在太狂暴,吹得他眼睛都睁不开。更要命的是,金风吹在他身上,就像无数细小的针钻入他体内,在他的肌肉中游走,直到骨头深处。

    难以言喻的刺疼,遍布全身,让艾辉脸色一变,自己低估了悬金塔。

    好在他的经验丰富,意识到自己犯错,便立即做出反应。在眼下这般自己无法掌控的局面下,保全自己才最重要。

    他双臂抱着脑袋,全缩成一团。

    砰砰砰

    他就像皮球,被吹得在塔内到处乱撞。

    金风的渗透力极强,针扎的痛楚,就像潮水般把他淹没。熟悉的无力感,他仿佛回到刚入蛮荒的那段时间。疼痛变得越来越强烈,尤其是骨头,艾辉感觉自己的骨头在被无数锉刀狠狠锉着,剧烈的痛楚,几乎达到他承受的极限。

    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了?他不太记得,哪怕再蛮荒,他也有很久没有这么狼狈。

    虽然他知道悬金塔是给已经开启本命元府的学员之用,但是他对自己的承受能力有信心,以为自己咬咬牙能够承受。

    风中蕴含的金元力非常浓郁,渗透进他的血肉之中,没有散开的迹象。也就是说,金元力进入他的体内,无法被他的肌肉吸收。

    低估自己的对手,总是容易陷入糟糕的境地,眼下就是一个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境地。

    修炼元力的第一步,就是使肌肉吸收元力。见效比较快的方法就是服用小通元汤,荒兽肉富含元力,而且这种元力是最适合修炼者吸收,艾辉体内的那缕元力便是如此而来。

    此法虽好,但是花销不菲,显然不是艾辉这样的穷鬼能够用得起的。

    另一种常用的修炼方法,是从外界导引元力进入体内,通过肌肉吸收元力。这就是元力修炼的第一步,元力入体。引入体内的元力也有讲究,大多会选择温和的元力,这样更易于肌肉的吸收。

    金风里的元力,如同极细的银毫,一点都不温和。凝炼如针,这就意味着它很难被吸收,针扎的痛楚说明它正在伤害肌肉。

    艾辉尝试着用自己的那缕元力去同化,但是很快现,他的想法太天真。

    渗入体内的金元力,虽然细如牛毛,然而却比他自己的元力更加凝炼

    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悬金塔需要开启本命元府之后才能来修炼。

    他的身体一震,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他的意识却陡然清醒一分。刚才的撞击虽然剧痛,但是他却现背上的刺疼要减弱不少。

    他心中一动,难道……

    砰,他又狠狠撞在墙上,他心中却是狂喜。

    他能够清晰感受到肌肉的疼痛,但是体内针扎的痛楚,却要减弱许多。哪怕再这样混乱的情况,哪怕手中没有剑,他依然没有失去冷静,敏锐察觉自身的变化。

    刚刚撞在墙上的瞬间,渗入体内的金元力,有一部分被撞散,这也是刺疼减弱的原因。被撞散的金元力,非常容易被吸收。

    艾辉只高兴了两秒,他的脸色就变了。

    撞散的金元银毫还没有被他吸收,更多的金元银毫渗入他体内,刺疼越来越强烈,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浮肿了一般。

    艾辉不知道,虽然从理论上,只需要本命元府开启就可以来悬金塔修炼,但是事实上,极少会有刚刚开启本命元府的学员会到悬金塔来修炼。悬金塔的金风过于狂暴,金风中所蕴含的金元力尽管浓郁,却很难被吸收。

    更要命的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

    当艾辉反应过来,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危险。再待下去,越来越强烈的刺痛,会让他的意识模糊,最后的结果就是爆体而亡。

    自己需要马上离开

    艾辉舒展身体,他小心控制体内的那丝元力游走到自己的双目。塔内的狂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如此狂暴的环境,倘若看不见,那不可能走出去。

    他小心翼翼控制体内的元力,他第一次把元力灌注双目。

    不知道是不是全身的刺痛影响了他对疼痛的判断,他只是感觉到一丝不适感,但是马上就克服不适感。

    周围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艾辉这才第一次看清楚塔内。

    金风在塔内激荡不休,他就像枯叶在塔内打着旋,四周的墙壁呈现深沉的金属光泽,在金风的长期侵蚀下,墙壁已经被金属化。上面密密麻麻全都线状不规则的纹路,那是风痕。

    悬金塔的中央已经中空,楼梯什么的,全都消失不见。

    艾辉比较吃惊的是,金风在塔内盘旋上升,风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越往上升风力越强。

    顾不得抬头看上面的状况,时间很紧张,他要在自己的极限到来之前,冲出悬金塔。

    艾辉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他在狂风中小心调整身体的姿势,做好准备。全身刺痛的情况保持专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对经验丰富的艾辉来说,这不是问题。

    眼看塔门迅拉近,艾辉猛地强自拧腰,身体就像弹簧一样展开,脚尖堪堪触碰到地面。

    脚趾指尖力,身体诡异一折,仿佛从腰那从中折断,双手手掌贴上地面,他就像一只弓背的大猫。

    艾辉手脚并用连滚带爬滚出悬金塔。

    冲出塔门的瞬间,艾辉所有的力气仿佛一下子抽空,强烈到极致的刺痛让艾辉仿佛掉进在千万细针之中。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惊起树林里大片飞鸟。

    足足惨叫了二十分钟,艾辉才缓过神来。

    实在太痛了

    眼泪汪汪的艾辉龇牙咧嘴,面容扭曲。浑身没有半点力气,但是他还是艰难无比挣扎着爬起来。

    体内的金元银毫的数量实在太多,他躺在那不动都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长痛不如短痛

    想到刚才塔内撞击能够缓解痛楚,艾辉一咬牙,心一横

    舍身朝最近的一棵树撞去,啪,树木折断。

    朝前方的大石撞去,砰,大石崩碎。

    红了眼睛的艾辉四下搜索,还有什么可以撞?

    “啊啊啊啊……”

    森林里无数鸟兽惊慌逃逸,在它们身后,凄厉的惨叫伴随着飞沙走石,树木咔擦咔擦折断,场面犹如一头可怕的远古荒兽在那肆虐横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