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十九章 集训结束
    对于周易来说,每天上午和郭怒配对训练,下午和全队一起合练,是一件帮助很大的事情。这从他每天晚上进系统之后的数据变化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他和孙盼、杨牧歌的私人关系也展的很好。

    郭怒对他依然像是对待仇人一样,不接受周易邀请他一起吃饭的好意,不过周易也不在乎。

    至于何影呢……除了那次处于好奇和他说了几句话之后,两个人之间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在两个人相处中,如果有什么交流的话,一定都是周易先开口,而他们之间的交流也结束的很快,因为何影回答的非常简单,也从不会主动把话题持续下去,所以话说完了就完了,不结束就会很尴尬。

    当然了,在和何影相处了这么久之后,周易也已经逐渐习惯了这一点。

    何影除了有些冷之外,其他都还是挺好的。最起码,周易看得到,何影从来不会背着郭怒骂他“疯狗”,也不掺和其他那些人的事情,他独来独往,不拉帮结派,也不同流合污。

    要说这段集训生活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太短暂了。

    三个星期,一眨眼就过去了,其中两个星期还只是在进行身体训练,最后一个星期才是有球训练,这让周易根本没过足瘾。

    但不管他多么不希望结束,在国内的集训也走到了尾声。

    训练的最后一天,郝冬站在所有小球员面前。

    “四个星期……有些人是三个星期,这段时间对于大家能有多少提升,我想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清楚,认真训练的人自然会有提升,不认真训练的人再给三个月也不行。所以我们的集训就到此为止,接下来,你们有一个星期的休整期,回家,然后再返回北京,到时候我们就要出去欧洲,这一个星期,请大家管理好自己,不要出什么问题,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去不了欧洲的话……可是没有人同情的。”

    作为一个明星偶像,郝冬是很平易近人的。

    但作为一个教练,他很严厉,说话就像他一贯的风格那样,直来直去的,不考虑受众的接受程度。

    “那么,希望九月七日,星期天,我还能在北京看到你们所有人。现在,训练结束,解散!”

    球员中有人欢呼了起来,周易却有些惆怅,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正规的足球训练课程就这么结束了啊,而且他才知道,原来已经要开学了。

    ※※※

    收拾好行李,周易并没有马上走,他坐在宿舍的床上,何影还在收拾东西,忍不住又说:“那个……要我帮忙吗?”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何影肯定会拒绝,但让他想不到的是,何影却说道:“麻烦你帮我把洗水拿给我吧。”

    这让周易愣了一下,但他反应也算快的,马上就跑到卫生间里,将浴架上的洗水拿下来,然后递给了何影。

    “谢谢。”何影接过洗水之后对周易笑道。

    依然是几乎看不见的笑容。

    “不客气!”周易也笑了,笑的很灿烂,但随后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因为他不知道这次真人秀之后,再想看到何影和孙盼、杨牧歌、郭怒这些队友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以后也许大家就各奔东西,再也没有联系了呢?

    自己虽然想要成为职业球员,却并不知道能不能就一定成功,这里面充满了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他现在都还没有见到妈妈,他不知道在见到了妈妈之后,还能否说服他,就像杨牧歌说服自己那样。

    或许,生活中的一切都会重新恢复到他参加真人秀之前,他不认识这些人,在家乡那所省重点高中做着一个普通的学生,体育课和校队训练、比赛的时候才在球场上踢踢球,每个月一次摸底考试,每学期两次大考,暑假补课、寒假补课……直到最终决定他命运的高考来临。

    而何影、孙盼、杨牧歌和老郭这些人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何影啪的一声扣上了箱子上的锁,抬起头来,现周易还站在原地。

    “你东西收拾好了吗?”他问。

    “收拾好了。”周易答道。

    “哦,再见。”何影提起箱子,对周易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宿舍。

    “啊再见……”

    何影刚走,孙盼和杨牧歌来找周易:“东西收拾好了吗?”

    “好了啊,就等你们呢。”周易将包背上,拖着箱子。

    “那走吧!”

    三个人一起并排走出了宿舍楼,然后向训练基地的大门口走去。

    这一路上,都看到了拖着行李箱离开的队友,互相打招呼,说着“再见”“北京见”这样的话。

    然后周易看到了郭怒。

    没有人和他打招呼说再见,他也没有和别人打招呼说再见,背着一个几乎快他有他半个人高的背包,拖着硕大的箱子,从背后看,感觉就像是背包长了两条腿一样……

    “啊,老郭!”周易连忙叫道。

    郭怒听到声音之后,回头看去,看到了周易向他摆手:“再见!一路顺风!一路顺风啊!”

    终于有人向他打招呼说再见了,但郭怒的反应却不是高兴,而是……他的脸又涨红了!

    不过看了看周易旁边的孙盼,他最终还是咬紧牙关,转回头去,加快步伐决然地离开了。

    “什么态度!”孙盼哼了一声,对郭怒的表现很不满——全队就周易一个人看得起你,你小子不知道珍惜,还摆出这么一副臭脸出来真是找削!

    倒是杨牧歌在旁边说道:“其实……我挺理解郭怒为什么这个反应的。”

    “咋?”孙盼不服气地看向杨牧歌,“你怎么能够帮着外人说话呢?”

    “因为我和郭怒一样,都是坐飞机回去啊。”杨牧歌摊开手,“坐飞机顺风不太好……”

    孙盼愣住了,周易也恍然大悟,连忙追上去几步,向郭怒的背影大喊:“老郭!一路逆风!一路逆风啊!!”

    听到他喊声的郭怒小短腿摆动的频率更快了,飞一般,很快就消失在了林荫道的拐角处。

    ※※※

    在训练基地的大门口,周易在这里和孙盼、杨牧歌两个人挥手告别,重复着他们之前在基地内对被人说的话。

    “再见。”

    “到时候北京见!”

    “北京见!”

    孙盼和杨牧歌先后坐上出租车走了,而周易还要等专门过来接他的爸爸——尽管在电话中周易一再重申他已经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不需要父母来接,自己完全可以一个人坐火车回家去,但他的爸爸就是要来,他也没辙。

    想来父亲也是快一个月没见到儿子了,十分想念。

    周易并没有等多久,孙盼和杨牧歌刚走,他的父亲就出现了。

    看到儿子要张口,周健良抢先一步说道:“这次我过马路走的是人行横道。”

    周易笑了。

    周健良也笑了,伸出手摸了摸儿子的头:“臭小子!黑了,壮了,好像还……”他眯着眼睛,退后一步打量了一番,“还高了点。”

    “这说明我有在好好训练啊。”周易骄傲地说。我付出的努力和汗水,爸爸绝对是想象不到的,哼哼!

    “当然要好好训练,要不然你以为来这里是过夏令营的吗?走吧,我们回家!”周健良拉起了儿子的行李箱。“你妈妈还在家中等着我们呢。”

    一说到妈妈,周易脸上的笑容就没了,他有些忐忑地对爸爸说:“这个,妈妈她……”

    “回家再说,回家再说。”爸爸打了个哈哈,没有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周易也不好再问,只好跟着爸爸去打车。

    ※※※

    郝冬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透过三楼的窗户望着外面的训练基地。

    足球场这边在过去四个星期里都热闹非凡,训练场上总是回荡着哨音和教练们的吆喝声,在宿舍楼里则充斥着小球员们嬉戏的笑声和喊声,他们的身影在外面的林荫道中时隐时现,结伴或独行。

    让这座平时没什么人光顾的训练基地里充满了生气。

    但现在,除了鸟鸣和风吹过树林时树叶抖动的声音外,没有任何人声了。

    人都走完了。

    郝冬就站在窗户边,看着那些小孩子们拖着和他们身形不成比例大小的箱子、背包离开宿舍,和队友告别,奔向大门口。

    然后人都走完了。

    宿舍楼内空空荡荡,宿舍楼外悄无声息。

    身后传来了敲门声:“冬哥,车子来了。”

    郝冬回头看,是节目组的小王,专门负责跟着他这边,做球队和节目摄制组之间的联络工作,另外也算是他的一个私人助理,替他跑跑腿。

    “好。”郝冬提起箱子,买不走出宿舍房间,下楼,走出了宿舍楼,随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宿舍楼。

    上午的阳光从楼顶上方斜射过来,有些晃眼,他没有戴上墨镜,而是眯起眼睛。

    少年西征。

    这是他当初给这个真人秀起的名字,但最后没被采用,毕竟特征不明显,光听名字并不能让人马上知道是有关足球的节目,而且也不够吸引人。从收视率和商业角度考虑,现在真人秀的名字是“巨星继承者”。

    不过郝冬更喜欢他给起的那个名字。

    一群足球少年,聚集起来,带着一个很大的梦想和野心,西出阳关,征战欧洲。

    最后能够取得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呢?

    自己亲手打造的将是中国足球的又一个“耻辱”,还是“新希望”呢?

    鬼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