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飞仙 > 五十六、又是四大军团的乡下土鳖
    段天狼一咬牙,催动护身妖气,化为护罩,顶住了淡青大手,把自己和赵燕琴一起保护了起来,高声喊道:“李先生,请不要动怒!许了只是临时有事儿,让人先把东西送过来,不是有意轻慢您!”

    李志根本不理会段天狼的求饶,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还带了几分兴奋,狠狠的催动妖力,想要击破段天狼的护身妖气。

    暴风军团原本另有负责这件事儿的人,而且还是两批。第一任负责人派出了两个新手,想要把许了拉入暴风军团,因为行动失败,被总部勒令回去述职,派去了更为艰苦的地方。第二任负责人性子疏懒,就让段天狼联络许了,希望以合作的模式,完成目标。

    李志最近完成了一门妖族武功的修炼,出关后得知了此事,觉得答应许了的条件太过优厚,亲自出马,想要重新谈判,撕毁原来的合同。他给许了预备了一个条件苛刻了十倍,让他只能拿到几千时币,还附带有许多赔偿条款的合同,准备好生收拾一下这个不开眼的新生代妖怪。

    许了没能赶过来,更是让他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接借口,可以逼迫许了就范,所以不管段天狼怎么解释,他就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段天狼实力不及李志,他本来也不是战斗型的妖怪,苦苦支撑了几分钟,妖力已经接近溃散,只能大声叫道:“这件事儿是我不对,李先生就把我囚禁起来好了,赵燕琴她跟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只是替许了来送东西,您放过他如何?”

    李志狞笑一声,说道:“我管你们谁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抓了人,让许了过来签约,换了新合约,我就放人,不然……你也知道,我这人脾气不好,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儿!”

    赵燕琴一直都很淡定,被段天狼的妖气保护起来,也没有出手协助的意思,听得李志要抓他做人质,才轻轻一笑,说道:“你是想要我怎么出事儿?”

    李志瞧了她一眼,笑得越阴森,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

    赵燕琴把双手虚虚一握,清喝道:“这个很难哦!”

    无数五色花瓣绕着她身体飞舞,只是一瞬间就穿透了段天狼的护身妖气,这些五色花瓣锐利无匹,轻而易举就把淡青大手切割成一团团的青气。

    赵燕琴左手撮起,以及手刀辟出,五色花瓣化为惊天花虹,狠狠的撞在了李志见势不妙,又出的另外一只淡青大手上,这一次两边都是拼尽了全力,赵燕琴的五色花虹,长驱直入,劈散了李志的淡青大手,轰在了这头嚣张霸道的娘炮妖怪身上,把他劈的横飞了出去。

    李志连喷了数口鲜血,撞在了一座月光咖啡舍上,把这座月光咖啡舍给撞飞了出去,他翻滚了两圈,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眼中全都是怨毒,冷冷的喝道:“你已经激怒我了,小**!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李志的妖气骤然暴增了一倍,一头形如怪猿的虚影隐隐浮现,他笑得有些狰狞,吃吃的吐着冷气,使出了战斗兽,他反而没有了暴躁的情绪,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就是我的战斗兽,古拉他魔猿!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它的厉害!”

    段天狼又惊又骇,叫道:“赵燕琴,你快跑!我来挡住他!”

    赵燕琴五指虚虚一抓,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还真不用!刚才许了给了我一个好东西,我也给你开开眼!”

    李志正在催动妖气制造强大的气场,忽然觉得身外一股力量轻轻一扯,他背后的那头古拉他魔猿就脱体飞出,投入了赵燕琴的手中。

    李志整个人都愣掉了,眼睁睁的看着赵燕琴一脚踢中面门,居然都不知道躲闪。

    赵燕琴把李志生生踢飞,嫣然一笑,对段天狼摆了摆手,就施施然离去。

    段天狼瞧了一眼被踢晕的李志,呸了一口,也悄然走掉了,两个人谁也没有管他,还是月咖啡的一位侍者走了过来,摇了摇头,有些瞧不起的自言自语道:“又是四大军团的乡下土鳖,以为自己是天生奇才,就敢来北都市闹事儿。他们难道不知道,在洛阳街,没有我们万妖会的妖籍卡,实力会被压制到一成吗?”

    这个侍者把李职场拖了起来,弄到了月咖啡的厨房,丢到了一个笼子里,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许了跟着球队练了两个多小时,教练这才满意的解散,让大家回家。许了也没见赵燕琴回来,又有些担心,打了几个电话也没打通,段天狼的电话永远不在服务区,赵燕琴的电话始终在通话中,心头焦急,出了学校的大门就直奔洛阳街。

    当他到了月咖啡的时候,已经晚了好久,自然是找不到段天狼和赵燕琴了。

    许了再打了几个电话,仍旧没法打通,急得团团乱转,他脑海中浮想联翩,想到了各种答案,似乎每一种都可能,但也每一种都没有可能。

    许了也不敢离开月咖啡太远,就在这家咖啡店周围徘徊,当他转到月咖啡后面的一条小巷里,恰好一个人正好从厨房的后窗户翻出来,他手脚都有些不利索,一跤就摔倒在垃圾桶里,哼哼了半晌也没能爬出来。

    许了也算好心肠,急忙上前去,把这人扯出来,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干净,但又有些娘炮的年轻人。他看到许了,眼睛骤然冒出了怒火,但却没有立刻作,而是阴森森的压住了杀气,哼哼着对少年说道:“你能帮我一下,抱我离开洛阳街吗?”

    这个请求有些奇怪,许了就问道:“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去?”

    这个年轻人哼哼了两声,说道:“只要离开洛阳街就可以,不喜欢这条街道。”

    许了还是不得要领,就干脆扶着这个年轻人去了地铁站,他虽然愿意做好事儿,但也并非是滥好人,送人到了地铁,他就打算回去月咖啡,看看能不能找到赵燕琴和段天狼。

    许了并没有注意到,有些娘炮的年轻人到了地铁站,身躯就变得矫健有力,但却仍旧装作虚弱的样子,恶狠狠的盯着他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