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飞仙 > 五十三、一折的乾坤
    ps;待会还有一章,求推荐票冲榜。

    西昆仑少女十分热情的推荐道:“你这种新生的妖怪,遇到强敌的时候,想要取胜,必须要拼命才成,我们西昆仑出产的天魔解体符,能够让你在一瞬间燃烧五十年寿命,爆所有小宇宙……”

    许了听得一头汗水,连忙阻止道:“五十年寿命,我也就死了吧?我还是不用这种东西的好。”

    西昆仑少女信誓旦旦的说道:“死掉就死掉呗,重要的是,可以出一口气撒。先把让你看不顺眼的人打爆,好多人都喜欢天魔解体符,绝大多数新生代妖怪身上都会备用一两张。”

    在许了坚定的拒绝了之后,西昆仑少女又推荐道:“既然你不喜欢天魔解体符,那么就是不喜欢打斗了,我这里还有无上遁空符,遇到敌人,使用此符,一口气能够遁出四万公里。”

    许了想了一想,问道:“遁出四万公里,岂不是绕地球一圈,又回到原地了?”

    西昆仑少女不屑的说道:“你怎么什么都不懂?无上遁空符是走直线的啦!只会把你送入太空,不会绕地球一圈。”

    许了坚定的再次拒绝这种不靠谱的产品推销,西昆仑少女又推荐了几次,什么燃血药剂,用完就必须得去修炼僵尸道;以至亲为代价,跟同归于尽的诅咒;先毒死自己再毒死敌人,报复吃人妖怪的剧毒……许了都只能含泪一一拒绝。

    西昆仑少女最后羞恼起来,大叫道:“你这丫的混球,我好心费力推荐了这么多东西,你居然一概拒绝。我不管了,你今天是买的也得买,不买也得买,不然老娘生吃了你。”

    西昆仑少女磨了磨牙齿,露出一副凶恶的模样,一双小手攥紧了拳头,拳面上隐隐有雷光跳跃。

    虽然她生的娇小玲珑,就算做出了这副样子,看起来也一点都不可怕,但许了可是知道这个少女的实力,何况对方种族不明,说要吃了他,没准真的会下口,急忙说道:“那我买一件好了。”

    许了的退让,并没有让少女满意,她嘟囔道:“我们西昆仑是诚信商家,就算强买强卖,也会尊重顾客需求,绝对不会让你随便买一件用不到的东西,我这就带你去我们的库房,务必要让你挑中满意的货物。”

    许了还未来得及拒绝,西昆仑少女就一扬手,袖口生出无限吸力,少年不由自主的身子变小,落入了她的衣袖中。

    许了大惊失色,只觉得周围白茫茫一片,耳边听得少女说道:“我这一手袖里乾坤的法术可还使得?如果你喜欢,可以购入一头我们西昆仑研的战斗兽乾坤,只要稍加熟悉,就能精通这一手法术。”

    许了心头颇有些惶然,说道:“我买了一头乾坤,你就放我走吗?”

    西昆仑少女却没有回答他,许了等了一会儿,又问了一声,还是得不到回答,不由得微生绝望,他尝试化身黑光,但却穿不透周围白茫茫的一片无形阻碍,又试过了崩龙仙劲,但却袖里乾坤所化的空间刚柔相生,把他的崩龙仙劲都一一反弹,倒是险些让他吐血。

    许了费尽各种手段,却奈何不得这门法术,也只能抱着万一的希望,盘坐下来,等着少女放他出去。

    许了的妖力一直都在增长,不久前他又“智勇双全”的杀了孙伯芳,就未免有些膨胀,觉得自己也还算不错了。西昆仑少女给许了扎扎实实上了一课,让他现自己的实力仍旧不足以自傲,把几分浮躁都沉潜了下去。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许了才感觉到周围空间震动,眼前一亮,从袖里乾坤中脱离了出来。

    他一跃而起,就看到西昆仑的少女,正跟一个穿着道袍的帅哥说话,这个帅哥瞧了他一眼,脸上含笑说道:“你就是许了吗?石矶师妹带过来的人,买战斗兽我可以给你最大的优惠啦。最近我们有一批打折的货物,你要不要瞧一瞧,其中还有几个不错的精品。”

    许了这才知道,这个西昆仑的少女叫做石矶,他没奈何只能说道:“我需要一头乾坤,有便宜的货吗?”

    石矶笑眯眯的说道:“我推荐的战斗兽不错吧?乾坤绝对是我们西昆仑最巨特色,也最实用的战斗兽,七十万时币一头,绝对不算贵!”

    许了本来也只想破财免灾,但却没有想到,战斗兽乾坤居然有这么贵,已经出了他的支付能力,急忙叫道:“我没有那么钱,买不起乾坤,能换一头更便宜的战斗兽吗?”

    石矶嘿嘿一笑,搂住了许了,让少年全身都是一颤,这一次绝非是跟女孩子亲密接触的敏感,而是被吓的肌肉不受控制的震颤,少女却没管这些,笑眯眯的说道:“放心!我们刚好有一头出了问题的乾坤,打一折处理,若非有我的面子,绝对不会便宜你。”

    “还有一折的乾坤?”

    这么贵的战斗兽,这口居然打的这么狠,许了对它的品质,几乎不报任何希望。虽然七万时币他拿的出来,但一想到这头战斗兽肯定是残次品,说不定连拆构件斗殴没价值,他还是肉疼的很,讨价还价道哦:“这个价格还是太贵,能否换一头更便宜的战斗兽?”

    穿着道袍的帅哥笑着说道:“当然不可能再打折了,我们西昆仑出品的乾坤,从未有打折到这么低,这可是内部价格,如果不是我手头存款不足,就自己留下来了。”

    许了心中忖道:“最好是你自己买了啊!老子才不要当这种冤大头。”

    他摄于石矶的淫威,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说,只推脱自己手头的时币不足,希望能再让一让价格。

    穿着道袍的帅哥犹豫了一下,无奈的说道:“这种价格是不可能再让了,看石矶师妹的面子,我可以允许你用其他东西抵账。”

    许了犹豫了片刻,把图腾兔取了出来,问道:“我这里有一头没用的战斗兽,你看看可以抵用多少时币?”

    穿着道袍的帅哥瞧了一眼这头图腾兔,不由得笑了,说道:“这种民用级的战斗兽,我可以折算你三千时币,再多一个时币都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