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飞仙 > 三十二、传送门
    许了收了时币,抓起来那面椭圆形的镜子,又有一个提示弹了出来——请问是否绑定传送门?

    伴随着提示,还有一行解释性文字。

    传送门:连接天帝苑和主世界的工具,需要用时币才能开启,每次传送消耗一枚。

    许了大喜过望,暗暗忖道:“这面镜子居然是传送门?可以进出这个虚界!那我还担心什么?就算没有孙伯芳,我也能离开这里。我有两千三百时币,就算每天进出一次,也可以玩三四年了。不过这处荒废的虚界,居然叫做天帝苑,好有气势的样子……”

    许了虽然觉得这处虚界虽然越来越有趣了,但并不想再呆下去,他放学就来了妖槐街,特训加上妖化,耽搁了很久,在虚界里又耽搁了几个小时,这会儿已经不知道多晚了,再不回家去,妈妈不知有多担心。

    许了试着把妖籍金卡插入传送门侧面的卡槽,果然严丝合缝,这面镜子上立刻有了提示,问他是否同意扣除一枚时币。

    许了点了同意,有些可惜的自语道:“今天没时间了,下次一定要多玩一会儿。”

    传送门扣除了时币,投射出了一个两米高的金色光圈。

    许了活动了一下因为大量运动稍微有些酸的胳膊,走进了传送门。

    只是一步,他就又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被傍晚的夕阳晃的眯起来眼睛,外面仍旧是下午时分,他刚进入虚界的那个时间,似乎虚界的时间跟外面并不一样,还停留在他进去的那一刻,他仍旧在妖槐街,但却是在妖槐街的另外一端,并没有在那栋竹楼里。

    许了犹豫了片刻,就沿着妖槐街,一直走到了那栋竹楼。

    他的青铜钥匙早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被孙伯芳窃走,还是被吞星式同化,好在他已经不需要这把钥匙,直接化为一团黑光穿透了竹墙进入了院子里。

    竹楼里,已经没有孙伯芳,他经常听的那个B&o的a2蓝牙音箱还放在窗台上,他平时喝的咖啡也都放在固定的位置,就好像它们的主人并没有走远。

    许了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孙伯芳说好等他二十四个小时,为什么却没有留在这里。

    他实力又有长进,已经不是很畏惧这位长生宗的弟子。

    只不过,对许了来说,能够不见面,当然是最好了。

    许了并没有在竹楼里逗留太久,就赶紧回家去了,毕竟今天耽搁的实在太久了。他回家的时候,却又一次现,妈妈还没回来。他妈妈还是在他回家后又过了半个小时,才满身疲倦的走进了家门。许了只以为妈妈是在加班,除了稍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不必担心被她责骂,也没有多想,乖乖的先去做作业了。

    今天实在生了太多的事情,许了虽然体力上,并不疲累,但精神却深深的疲倦。

    做完了作业,又跟妈妈吃过了晚饭,他回到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把白天生的事情回想了一遍,越来越觉得,这样的生活,并非是自己想要。

    他更喜欢那种平静的日子!

    许了用双手抱住了后脑,自言自语道:“也许!这段刺激的生活,永远的过去了罢!明天起,一切都会恢复原来的模样。”

    ………………

    许了看起就好像是在呆!

    实际上,他正盯着碧玉七星螳螂妖的操作光幕分析数据,直到被人在肩膀上拍了一记,才不慌不忙的把屏幕收起。

    一个气喘吁吁的女孩子声音在他耳旁叫道:“许了!李老师叫你,你没怎样吧?”

    许了微微一笑说:“我没事儿!”

    他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我前面有什么?”

    拍许了肩膀的女孩子,叫于蔷薇,是他们班级的学委,也是跟曲蕾关系最好的闺蜜。她跟许了几乎没什么交往,就只是普通的同学,但最近似乎对他很有意见,都不太跟他说话了,态度也变得非常冷淡。

    于蔷薇有些迟疑的说道:“你前面什么也没有啊?”

    许了虽然知道战斗兽弹出的操作光幕,普通人是看不到,但仍旧多问了这一句,确认于蔷薇的确没看到什么才算是放心。他背着书包往教学楼走,于蔷薇有些担心,但也不知道该跟许了说什么,迟疑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许了根本没有回头,他满脑子都是虚界的事儿。

    自从那天以后,孙伯芳再没有出现,许了的生活也渐渐恢复了平静。他这两天还参加了两场篮球比赛,是跟另外两所初中的篮球队打的友谊赛,算是全国大赛之前的练兵。许了在这两场比赛都是大显身手,凭借非人的身体素质,尽管他连一成实力都没使出来,还是碾压全场,无人可当。

    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许了还是忍不住惦记妖槐街的荒废虚界,只是他并没有再进去过。

    许了并不知道,班主任李老师为什么让于蔷薇叫他去办公室,当他推开教研室的门,看到一脸怒火的班主任李老师,居然还有点莫名其妙。

    李老师才三十出头,打扮的非常保守,又带了一副黑边眼镜,看起来比年纪要老很多。她盯着许了,有些怒其不争的说道:“你已经是初三的学生了,我叮嘱过多少次,要以学业为重?为什么还会搞出这种事情来?还被人拍了照?”

    许了有些莫名其妙,李老师也没用他猜,直接把一叠照片砸在了办公桌上,厉声喝道:“你给我解释一下,怎么会跟赵燕琴处对象的?”

    许了扫了一眼桌子上照片,居然都是他跟赵燕琴的合影,总共有几十张。

    他脑子里想的不是怎么会被人偷拍,而是……“我居然跟赵燕琴这么亲密了吗?居然校园里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俩的足迹?”

    许了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来赵燕琴的真面目。

    淡雅如仙,宜喜宜嗔的妖怪少女就好像在他的记忆中活了过来,音容相貌是那么的清晰,如斯深刻。

    他居然还微微有些得意,有些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