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飞仙 > 二十七、杀了你
    孙伯芳觉察到许了的状态不对,试探着说道:“你现在状态十足,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去虚界里取那件东西吧!”

    经过这么多天的特训和战斗,许了不光是磨练了战斗技巧跟如何运用妖气,也把性子磨练的沉潜了,他淡淡的问道:“你究竟让我去取一件什么东西?神神秘秘了那么久,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孙伯芳对他的反应很满意,说道:“我需要一株叫做鬼面藤的植物!它是我修炼一门法术必须之物。”

    许了沉默了好一会,忽然露齿一笑,说道:“其实……这件事不急,我另外有件特别急的事儿。”

    孙伯芳微微一愣,问道:“你有什么特别急的事情?”

    许了用很缓慢的语,似乎每一个字都要琢磨许久才说出来,很认真的说道:“我想知道!我……现在实力提升了这么多,是不是能够……杀了你?”

    许了的确是认真的!

    他不断的提升妖气,碧玉七星螳螂妖出的翠绿妖气,锋芒必露,透出体外,散的妖气强横了至少五六倍。

    孙伯芳不由得哑然失笑,说道:“你觉得自己能够杀得了我?”

    许了嘿然一笑,一记最为刚烈的定阳锤正面轰了过去,用行动来作为回答。

    孙伯芳胸有成竹的虚虚一按,笑道:“你忘记了,碧玉七星螳螂妖是我亲自培育的战斗兽了吗?”碧玉七星螳螂妖虚影忽然一凝,就连许了的动作也完全停止了下来,就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法术。

    孙伯芳轻松的耸了耸肩膀,颇为玩味的瞧了一眼许了。

    许了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低喝了一声,碧玉七星螳螂妖的虚影忽然崩碎,仍旧一拳轰出,但妖气却转为最深沉的纯黑,半分碧色锋芒也没有了。

    孙伯芳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能突破碧玉七星螳螂妖的妖气封锁,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匆忙扭身避让,但毕竟错失了先机,被许了一拳扫中了肚腹。

    这一拳的威力并不大,孙伯芳甚至连一点受创的感觉都没有,但是当他看到许了嘴角上兴奋的笑意,不由得就是“心”中一沉,这是真实意思上的“心”中一沉,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多了一件东西,宛如被撕裂了一般疼痛。

    孙伯芳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异常,低声喝道:“你在我的身体里放进去了什么?”

    许了嘿嘿一笑,说道:“也没什么,就是一块石头罢了。”

    孙伯芳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废物妖兽吗?”他吐气开声,悍然厉喝,肌肉蠕动,小腹生生裂开一道血口,把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给挤了出来。

    孙伯芳随手捏碎了这卷石头,淡淡的说道:“只要我愿意,轻而易举就能把你送入我体内的东西逼出来。既然你想捉死,我就成全你,尝尝我豢养的黑甲虫的滋味吧。”

    孙伯芳双手一挥,登时有两片黑云飞出!

    这两片黑云由无数黑甲虫组成,出了嗡嗡嗡的翅翼震动之声,化为一层黑幕向许了扑了下来。

    许了心头微微一沉,他也没想到孙伯芳居然能把自己放入肚子的石头逼出来,暗忖道:“黑光妖气根本抵挡不住这些黑甲虫!这些妖虫天生能吞噬灵机,诡异非常,不如跟他拼了。”下了决心,他合身扑向孙伯芳,把黑甲虫的威胁干脆无视掉了。

    孙伯芳啧啧两声,夸奖道:“你居然能做出这种破釜沉舟的选择,真的很有勇气,但你也许不知道,我的仙道武学造诣,犹在培育战斗兽的能力之上。”

    孙伯芳随手一拍,方寸之间生出层层叠叠的掌劲,他只要稍微顶住许了一刹那,黑甲虫群就能把任何敌人都撕咬成碎片。

    孙伯芳绝对不相信许了有本事抵挡自己的黑甲虫,他心底还颇为可惜自己的计划功败垂成。

    许了在这种紧要关头,天妖诛仙法气劲流转全身,使出了一式最为霸道的——吞星式!

    他刚练成吞星式,并没有尝试过这一式天妖诛仙法的威力,但妖气震荡的时候,他却现了吞星式的奥秘。这一式天妖诛仙法就如在体内生出了一个星辰黑洞,能够吞噬一切,但吞星式最大的奥秘并不是吞噬,而是——同化!

    许了知道孙伯芳豢养的这群黑甲虫凶残暴虐,但毕竟他觉醒妖怪的血脉也没多久,对敌的手段不多,只能干脆死马当活马医,催动《吞星式》拼死一试!

    吞星式运转,八道黑光妖气透体而出,怪蟒一般夭矫翻腾,顿时生出了一股磅礴的吞噬力量。

    孙伯芳的掌劲跟吞星式碰撞,顿觉自己的灵机疯狂外泄,心头微微吃惊,急忙一扭身,反足撑出,踢中了许了的前胸,把狠扑过来的许了直接踢飞了出去。

    两人交手兔起鹘落,电光石火,许了虽然得了碧玉七星螳螂妖之助,练成了七星螳螂拳,但终究不是孙伯芳这种从小就习练仙道武学之人的对手,应变失机。虽然仗着吞星式占了一点上风,但随即就被踢飞,吞星式后继的威力都无从挥了。

    许了人在半空,就被黑甲虫密密麻麻的包裹,他虽然头皮麻,仍想死中求活,黑光妖气灌注四肢百骸,把吞星式的威力催到了极限。

    黑甲虫疯狂啮咬许了的身体,嚓嚓之声不绝于耳,渗人至极!

    孙伯芳稍稍松了一口,微微可惜道:“这小子怎么会懂得吞噬功力的法门?他才觉醒了血脉,根本没有可能跟人学习类似法术,难道他觉醒了天赋的血脉传承?黑甲虫凶残无比,我此时纵然有心放你一马,只怕也来不及了。”

    孙伯芳正要收回黑甲虫,猛然觉察到不对劲,居然有一部分黑甲虫失去了感应。他的反应也是极快,急忙一招手,黑甲虫顿时脱离了许了,腾空飞了起来,但却有差不多接近三成的黑甲虫再也不听从他的召唤,一头接一头的隐没在许了的护身黑光妖气之中。

    许了出古怪的呵呵笑声,重新站了起来,他的衣衫破碎,看起来十分狼狈,但却有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从身体里散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