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飞仙 > 十九、战斗兽
    一行是关于碧玉七星螳螂妖的说明:碧玉七星螳螂妖是专为七星螳螂拳配套的战斗兽,可以让宿主迅掌握这套仙道拳法,免去修炼的种种苦恼,节省修炼拳法所花费的时间。

    一行是关于七星螳螂拳的说法:七星螳螂拳,古仙流拳法,与凡俗所传不同,分有四等境界:以“乱截”练手梢之劲;以“崩补”演身法之变化;以“八肘”演全身之劲法;以“摘要”为纲,重演诸家之手法,是该门拳法之精华。

    这两行说明显示了一分钟,这才在翠绿光幕上隐去,出现了两个古篆大字“启动”!

    许了被翠绿光幕噼里啪啦弹出来的一大堆东西吓得呆掉了!还是孙伯芳伸出了手指虚虚一划,翠绿光幕就似有感应一般,光芒骤盛,许了这才知道,这个系统可以手势操作。

    “碧玉七星螳螂妖启动!开始转化妖气……”

    战斗兽的战斗系统自动把许了的妖气转化,压缩,提纯,输出……化为碧玉七星螳螂妖的独特碧绿妖气,锋芒透体,宛如刀剑般锐利,他的背后更隐隐浮现出一头高有三米以上的碧玉七星螳螂妖虚影。

    这头妖虫虚影乃是妖气混合了拳法意境所化,威武赳赳,生出一股刚猛凶戾的杀意,一双碧玉双镰寒意四射,宛如金铁之质,探展开来,长及五米开外。

    孙伯芳扫了一眼翠绿光幕上的数据,不由得微生失望,自言自语道:“居然妖力值才只有五百多……”他稍微顿了一顿,低声喝道:“开始对宿主的适配!”

    许了身不由己的打出了一套拳脚,动作之娴熟,就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害怕,双手翩翩飞舞,犹如化为朵朵梅花,把一套乱截八式演练了出来。

    当他打出一招叶藏花的时候,碧玉七星螳螂妖虚影也跟他一起动作,长镰迎空一劈,登时出了一道真空刀波,生生把附近的长草全数斩飞,甚至在一株大树的树杆上也留下了几近一公分深的刀痕。

    这套七星螳螂拳配合碧玉七星螳螂妖,居然威猛如斯!

    许了暗暗惊叹,怪不得战斗系统给出的解释中,说明这套武功乃是古仙流拳法与凡俗所传不同。有碧玉七星螳螂妖的辅助,他只在瞬息间,就弄懂了这套七星螳螂拳的奥妙。

    乱截八式分别为:

    第一式:截手圈

    第二式:仙手环

    第三式:铁矛刺

    第四式:叶藏花

    第五式:劈面雷

    第六式:双封山

    第七式:镜藏花

    第八式:定阳锤

    八式连环,刚烈雄劲!

    许了练了七八遍七星螳螂拳,双手甩动,打的空气出通通之声,几乎每演练一遍,就能取得一分进步,很快就把这套拳法了然于胸。

    在碧玉七星螳螂妖的辅助下,他在初期进步甚快,但练到十遍以上,进步就渐渐放缓,练到十五遍的时候,进步就微乎其微,几乎难以觉察了,堪堪把第一层境界“乱截”练成,还没摸到“崩补”的边,至于后面的两大境界:“八肘”和“摘要”就更是不用提了。

    孙伯芳直到许了练习到第二十遍的时候才喊了停止,少年终于能够掌握自己的身体,顾不得满身大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战斗兽并不是用来正面战斗的道具,它们能转化宿主的灵气或妖气,配合宿主运用各种战斗技能的一整套辅助系统,如果没有碧玉七星螳螂妖,许了至少要闭门苦练上十年,才能练成七星螳螂拳第一层境界“乱截”,现在则是一蹴而就,分分钟就臻至了精通的级数。

    七星螳螂拳这种威力有其极限的仙道入门级拳法,十八仙派各家都有流传,很多十八仙派的弟子都认为这级数的拳法根本无须专门痛下苦功,去苦练只是浪费时间,才有战斗兽的技术被开出来。

    许了心底暗暗忖道:“我没练过任何功夫,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就能把乱截八式运用自如,这头碧玉七星螳螂妖果然不凡。没想到仙道门派的技术这么强,连碧玉七星螳螂妖这种迅让人拥有强横战斗力的妖虫都能搞的出来,我还以为万妖会的妖怪专用地铁,小型化妖籍智能卡就很了不起了,果然一山还有一山高,黑科技里还有黑科技!”

    许了把碧玉七星螳螂妖转到节能状态,背后浮现的那头凶猛妖虫虚影渐渐淡去,这种节能状态他只能挥百分之三十的战斗力,但对身体的负担也小很多,妖气输出功率更是只有正常状态的百分之十八。

    孙伯芳笑吟吟的说道:“好处给你了,也该给我做事儿了吧?”

    许了瞧了瞧孙伯芳,想起来他催动的那群黑甲虫,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打消了用七星螳螂拳偷袭这家伙的念头,不情愿的说道:“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孙伯芳有些留恋的看着竹楼后的石壁,摇了摇头说道:“这处虚界来历非比寻常,就算万妖会都没能探索完全,后来又盲目开……算了,不跟你说这些。我需要你进去帮我取一件东西,但是还不急,毕竟你实在太弱了,我也就这么一次机会,如果你死掉了,我也就没指望了。从明天起,我会每天都帮你做特训,直到你把碧玉七星螳螂妖的威力全数挥出来。”

    许了听到不用现在就去冒险,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知道孙伯芳的特训是什么,但怎么也好过了现在就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危险地方打生打死。

    孙伯芳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把青铜钥匙丢给了许了,就那么潇洒的走进了竹楼,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出来了一坛子酒,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小酌了一口,这才拍着竹楼的窗台大叫道:“今天没有你的事儿了。明天起,记得放学就过来,如果我等不到你来,就去杀了你全家,再把你学校上下师生杀一个干净,然后就随便你了。”

    许了全身寒毛都炸了,孙伯芳说的若不在意,就好像是在开玩笑,但他可是见过这家伙谈笑之间就把暴风军团的两个人给杀了。这位长生宗的弟子心狠手辣,杀人就像呼吸般简单,自己要是真不来做特训,只怕他真的会把自己的全家和全学校给杀了。

    许了心底腹诽道:“妈的!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强大起来,把这混蛋给宰了。”当然,他现在也就只能心里想想,怏怏的离开了妖槐街,向家里走去。

    回到了家里,许了吃过了晚饭,静坐了片刻,思忖了良久,决定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