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二十章 易云的怀疑
    这两天,易云一直醉心练武,有时候他因为双手受伤,手上会缠上绷带。

    易云经常半夜偷偷出门,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时间长了,自然被姜小柔现了。

    “云儿,你这些天都去干什么了?还有,你的手怎么了?”

    从易云的母亲去世之后,姜小柔就担负起了易云母亲的责任,一直照顾着易云,无微不至。

    易云如果犯了什么错,姜小柔也不责怪他,她会用那黑亮的眼睛一直看着易云,直到易云自己认错。

    今天,也是如此。

    易云本想说是自己的伤是采药擦伤的,但是触及到姜小柔那认真的目光,他却有些张不开口了,犹豫了一下,易云还是说了实话:“小柔姐,我半夜出去是练武了,手上的伤,也是练武弄伤的。”

    姜小柔愣了一下,练武?

    “云儿,你跟谁学武功?”

    “偷学的。”易云很光棍的说道。

    姜小柔脸色一变,偷学部族的武功,被抓到会被打死,而且学武功哪有那么容易,就算不能经常吃好药好肉,至少饭得吃饱,易云就这样每天喝稀粥,吃野菜,怎么可能还有力气练功。

    这会死人的。

    “小柔姐,你信我吗?”

    易云抓住了姜小柔的手,认真的看着姜小柔的眼睛。

    姜小柔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嗯,信我就别问了,小柔姐,我以后会带你过好日子的!”

    易云认真的说道,姜小柔是他来到这异世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真真正正用生命关心他的人。

    这份恩情,他心里一直记着,他不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要改变姜小柔的命运。

    姜小柔呆呆的看着易云,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弟弟长大了。

    他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他口中说出的话,自己再也不能当成是童言无忌,他是真的以此为目标,认真的努力着……

    ……

    每天粗茶淡饭,易云也慢慢的习惯了,应该说,不习惯也得习惯。

    粗粮粥味道很差,而且易云胃口大好后,这些稀粥刚吃下肚就消化得一干二净,如果没有连氏药山的草药撑着,易云别说突破气长境了,不饿死就谢天谢地了。

    可是,药材虽然可以补充身体的营养和能量,但是药毕竟不能真的当饭吃,那药材的味道,如果真的吃进嘴里,那还不如粗粮粥呢。

    日复一日的这样下来,对易云一个吃货来说,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真的是一种煎熬。

    现在唯一算是改善生活的,就是姜小柔腌制的咸菜了。

    说起来也可悲,以前易云在地球上过的也不富裕,但好歹有菜有肉,可是现在来到异世,一根肉丝都没尝到,咸菜都算美食了。

    不过不得不说,姜小柔腌制的咸菜确实算得上美味,对姜小柔家来说,咸菜要是比较奢侈的食物,因为村里没有盐矿,吃的盐同样是从大部族买来的。

    大多数盐要供给战士预备营,他们要用盐来腌肉,分到寻常百姓家里的盐只有一点点,一般都用来熬野菜汤,腌咸菜当然是奢侈的吃法了。

    又过了数日,连氏药山的药,几乎被采干净了,即便是易云,有紫晶做指引,也找不到像样的药材了。村民为了上交药材,连药材幼苗都挖出来了。

    “药山采成这样,完全不考虑以后的持续开采,看来连氏部族已经打算背水一战了,甚至可能放弃连氏部族世代居住的地方,现在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连成玉身上,可是就算连成玉通过太阿神国的战士大选,也只是包括战士预备营成员的少数人受益,这些普通民众,说不定要被他们抛弃掉了……”

    易云有些感慨,这就是大荒的生存之道,资源有限,强者占领更多的资源,弱者被淘汰掉。

    随着药山利用价值越来越低,连氏部族的高层也不再关注药山了,他们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熬炼荒骨上。

    这荒骨才是重中之重,为了这荒骨,连氏部族可谓是孤注一掷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里面了。

    连成玉也是拼了性命,他的野心,他的抱负,他的一切,都压在里面了!

    熬炼荒骨,至少要六十天!

    而熬炼到第十天的时候,却生了一些状况。

    一些负责熬炼荒骨的村民病倒了,他们一开始只是咳嗽烧,很快就上吐下泻,皮肤出现皮疹,精神萎靡,看情况像是染上了伤寒。

    在这大荒的小部族中,一般战士还好,身体素质强,抵抗力也强,可是对贫民而言,凡是得病,那就没有小病一说。

    因为他们身体虚弱,抵抗力也差,而且部族中仅有的一个医生,还是为部族高层服务的,贫民的医疗条件实在差得要命,一些风寒之类的小病,弄不好都可能死人。

    易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很奇怪。

    伤寒听起来像是伤风感冒,其实是一种细菌性传染病,易云不知道这异界的伤寒跟地球的伤寒是不是一样的,但是一下子这么多人病,那么可以确定这是传染病无疑了。

    然而易云不解的是,一般传染病都是通过水、空气传播,这些熬炼荒骨的村民,天天守在大鼎周围,那里的温度,可是很高的!

    持续的高温,还有极度的干燥,一般病菌很难生存,如果村里真的爆了传染病,那么也应该是在别人身上先流行开来才是,怎么偏偏是熬炼荒骨的这几个人病倒了呢?

    难道,这是一种在干燥条件下才容易传染的病菌?

    想到这里,易云脸色微沉,也许,这些村民并不是生病那么简单!

    一下子病倒四五个人,连氏部族的族人,尤其是那些同样负责熬炼荒骨的人都有些慌了。

    他们人在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染上这种怪病。

    活着虽然痛苦,可是也没人愿意死啊。

    不过总算,连氏部族的高层这次没有置之不理,族长站出来安抚人心,并且给每个染病的村民了一颗红彤彤的药丸。

    这药丸有龙眼大小,红得滴血,按照族长的说法,这是一些十分珍贵的药材炼制而成的,每一颗都价值不菲。

    族长嘱咐病人用温水吞服,之后就会药到病除,结果那些原本病入膏肓的族人吃下了药丸之后,第一天就有所好转,睡了一觉起来便精神焕,等到了第二天傍晚,已经跟常人无异了。

    到了第三天,那些病人更是生龙活虎,甚至比没病的时候,还要好些。

    不但如此,族长还给每个病了的族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腌肉,这可是肉啊,对那些好几个月没见荤腥的村民来说,这绝对是莫大的恩赐了。

    对这一块腌肉,贫苦的人们吃的都很珍惜,一餐只吃一点,有的时候要让给孩子,让给老婆。

    连氏部族给生病的族人丹药,腌肉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苦难的人们,都念着部族的好,熬炼荒骨也愈卖力了,甚至有些人都想自己也病上一回,这样的话,他们也能得到那枚让自己精神焕的丹药,得到一块腌肉。

    这样的消息传到易云耳中,易云却微微皱眉。

    一枚丹药就药到病除,而且让人容光焕?

    易云虽然不太懂医学,但也知道,有些吃下之后效果好得出奇,刺激人的精神的药,都有很强的副作用。

    比如兴奋剂,比如毒品,还有诸多激人潜能的违禁药物。

    尤其连氏部族高层还宣扬他们送出的丹药是用多么珍贵的药草制成的,关于这一点,易云是半点都不信。

    连氏部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起来,况且就算他们想大方也得有这种珍贵得药草才行,据易云看来,连氏部族得高层也很穷,他们跟连氏部族的贫民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而且他们有限的资源,全部都用在连成玉身上了,怎么可能给贫民药草?

    又过了一天,连氏部族下了一些药渣,这些药渣都是连成玉洗体后用剩下的,给那些熬炼荒骨的人熬药洗体用,说是这样,能够增强他们的体质,得到药渣的人自然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