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七十三章 宝香阁(一)
    “宋四娘,你给我出来!”

    眼见着最后一个马掌就要钉好,忽听得外面一阵喧哗。

    一个尖锐高亢的声音响起,枣红色的突厥马似乎受到了惊吓,希聿聿一声长嘶,猛地尥蹶子,差点把蹲在杨守文身边看热闹的杨青奴踢到。饶是如此,杨青奴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老胡头,抓住辔头。”

    杨守文也吓了一跳,忙不迭跑上前,把杨青奴抱起来。

    而在一旁,老胡头已经死死抓住了辔头。好在那匹枣红色的突厥马只是受了些许惊吓,不是真的惊了。否则的话,以老胡头的力气想要制服它,也不太容易。

    “宋四娘,出来……宋安,你再拦着我,休怪我不客气。”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听上去人不少。

    “兕子哥哥,就知道你会保护奴奴。”

    杨青奴所在杨守文怀里,很快就平静下来。

    她还探出头,朝一旁幼娘看去,顺便做了个鬼脸。当然了,这一幕杨守文没有看到。

    他这时候正恼怒异常,示意老胡头把马安抚住,便放下了杨青奴。

    “谁在吵闹?”

    “怕又是那三舅娘吧。”

    杨青奴话音未落,卧房的门打开,宋氏从里面出来。

    她听着外面的吵闹声,脸色阴沉,“兕子,代我去拦住他们……真是不知好歹。”

    杨守文答应一声,揉了揉青奴的脑袋。

    “杨茉莉,跟我走。”

    “好。”

    杨茉莉立刻站起身,憨声回道。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长廊来到前院,就看到宋安正拼命的拦着几个女人,嘴里更不停的说着好话。

    看他的模样,确是有些凄惨。

    脸上一道一道的全都是抓痕,衣服更显得凌乱不堪。

    “宋安,出了什么事?”

    杨守文背着手,从门廊上下来,向那几个女人看去。

    为的,是一个年约四旬的粗壮女子,看上去颇为剽悍。而在她身后,还有几个健妇,也是膀大腰圆。宋安虽然是个男人,可是面对这几个女人,却有些束手束脚。

    听到杨守文的声音,他立刻松了口气。

    “三娘子,大郎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商量。”

    粗壮女人看了杨守文一眼,脸上露出不屑之色,“我道大郎是哪个,原来是杨阿痴……宋四娘,你以为找个痴汉出来就能拦住我吗?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我家三郎好歹是你兄长,你扣了他的货物也就罢了,还把他关在大牢里,这一晃就是许多天。有你这样的妹子吗?你忘了,当年三郎是怎么疼爱你的。”

    她扯着脖子,冲后院大声喊叫,丝毫没有把杨守文放在眼里。

    杨守文眸光一凝,朝大门外看去,就见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正指指点点的看热闹。

    “宋安,把大门关上。”

    “不许关,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宋四娘是怎样的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兄长都不放过。”

    粗壮女人大声叫嚷,伸手还拉住了宋安的袖子。

    只是没等她说完,就见杨守文突然上前,抬手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

    响亮的耳光,伴随着那粗壮妇人的惨叫声在院子里回荡。那妇人虽然体型壮硕,可杨守文手上的力气更大。这一巴掌,直接打的妇人满嘴的血沫子,噗通便坐在地上。

    另外几个健妇一见,上前就要和杨守文拉扯。

    “杨茉莉。”

    随着杨守文一声喊喝,杨茉莉噌的窜过来。

    杨守文不想动手,可不代表杨茉莉会手下留情。这傻小子天生神力,就算杨守文也逊色三分。他上来之后,伸手就把一个健妇推倒,而后抬脚把另一个健妇踹翻。

    而趁着粗壮妇人懵的功夫,宋安忙不迭跑开,把房门关上。

    “你敢打我?”

    粗壮妇人看着杨守文,捂着脸哭喊起来。

    不过,她也不敢在撒泼了,只是指着杨守文道:“你个痴汉,居然敢打我?”

    “杨茉莉,不要打了。”

    杨守文不理那妇人的哭喊,只退后几步,在门廊上坐下。

    “三舅娘,你只管哭骂吧……不过你记住,你哭喊一声,宋三郎就会挨一顿板子;你骂我一句,我就让人揍他一顿。我虽然不是公门中人,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你若是不相信,只管试试……我保证,明天你再见他的时候,他身上不会有一块好肉。”

    杨守文把杨茉莉喊回来,然后笑眯眯看着妇人道。

    他声音不大,可是那妇人的哭骂声,却戛然而止。

    “杨……大郎,你怎敢如此心狠?”

    杨守文笑道:“我为何心狠不得?你闯到我家里,又哭又闹,令我阿爹颜面无存。我杨家虽不是昌平本地望族,可我阿爹好歹在昌平做了十几年县尉。你现在这样子,可有考虑到我杨家的声誉?若你没有考虑,我又何必在乎宋三郎死活?”

    说完,杨守文站起身。

    “听着,我阿娘认得你是亲戚,我却不认得。

    这是杨府,不是宋府……你敢来我家闹事,莫不是看我阿娘好欺负吗?如果聪明,就立刻离开我家,以后休要再来吵闹。至于宋三郎的事情,等时机成熟,阿爹自会放他出来。阿爹关他,是为他好!你不识好歹,若继续来我家吵闹,可别怪我真的心狠手辣。相信我,我想要昌平大牢里死个把人,其实非常容易。”

    杨守文说完,背着手凝视那妇人。

    妇人的脸色顿时煞白,她看着杨守文,半晌后低下了头……

    +++++++++++++++++++++++++++++++++++++++++++++

    宋四娘坐在堂上,轻轻揉着太阳穴,脸上带着苦笑。

    “兕子,幸亏你在家,否则……不过,三嫂并无恶意,想必也是急了眼。三兄在大牢里已经关了许久,如果没什么大问题的话,不如放他出来,你看可好?”

    宋三郎的家人灰溜溜走了,宋四娘才走了出来。

    她也感到无奈,自家这个三哥已经被关了这么长时间,换做自己也会感到着急。

    可是她却知道,宋三郎是杨守文送进大牢里,还需要他点头才是。

    毕竟,这个家如今已经不同以往。

    杨守文清醒过来之后,正逐渐掌控家中的大权,就算是宋四娘也不愿意和他生冲突。

    “阿娘,若几天前你说这句话,我一定会和阿爹商量,把宋三郎放出来。”

    杨守文垂手站在一旁,同样是一脸苦笑。

    “可是现在,却不能放他。”

    “为什么?”

    宋四娘闻听一怔,诧异看着杨守文。

    原本以为杨守文会给她这个面子,可是……

    杨守文叹了口气道:“阿娘可能还不清楚如今阿爹的情况,也是阿爹不愿意让阿娘担心。”

    “你阿爹他怎么了?”

    杨守文道:“以前,阿爹和卢主簿是相安无事,所以很多事情就不用太过小心。可是现在,卢主簿似乎想要架空阿爹,把控三班衙役……阿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暗中监视。弄不好,那卢主簿就等着阿爹犯错,到时候把咱们杨家扳倒。”

    “嘶!”

    宋四娘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怔怔看着杨守文。

    她倒是真不知道杨承烈如今的处境。正如杨守文所说那样,杨承烈现在的困境,除了杨守文之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不是他不相信宋四娘,就像杨守文说的那样,那些事情告诉了宋四娘也没有用,只能让宋四娘平添许多担心和牵挂。

    “兕子,你阿爹他……”

    “阿爹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反击,不过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解决。

    阿娘,不瞒你说,我这两天仔细想了想,觉得宋三郎这批货物出现问题非常古怪。只怕宋三郎也是对方安排对付我阿爹的一颗棋子……我不是说宋三郎和人联手坑害阿爹,估计他自己都蒙在鼓里。可越是这样,我觉得我们就越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