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七十一章 马蹄铁(上)
    是啊,最近这昌平县,可真是多事之秋。

    杨守文也感觉到了一些不正常,只是梳理不出一个头绪。

    昌平,在后世也许是帝都的一部分。可是在这个时代,不过一座地处边荒的小县城而已。

    可就是这么一座小县城,却连连生变故。

    如今,昌平可说是迷雾重重。

    多方势力在这里角逐,但谁是谁,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

    整个昌平县,仿佛笼罩了一层迷雾似地,就连这昌平之主的县令王贺,也开始变得有些古怪。这让杨承烈父子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甚至有一丝淡淡的恐惧。

    “对了,阿爹还记得,茉莉那张图上的数字吗?”

    “怎么?”

    “我记得第一个数字,是81o,阿爹你可有什么触动?”

    杨承烈伸了个懒腰,闭上眼沉思片刻后,突然睁开眼睛,露出一抹古怪的颜色。

    “默啜,八月十日起兵。”

    杨守文点点头,轻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上面的数字全部都是日期。”

    杨承烈闻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他呼的站起身来,在屋中徘徊了一阵子,对杨守文道:“那你还记得其他的数字吗?”

    “二郎倒是还记得两个,一个是826,一个是828.

    只是这两个数字具体标注在什么地方,他也想不太出来。阿爹,你难道不觉得古怪吗?”

    “废话,当然古怪。”

    哪有行军打仗,会标注时间?

    这可不是后世打仗,有明确的时间要求。

    这年月,只能是一个大概的时间数字,但若说要准确到某一天,未免太不可思议。

    除非……

    杨承烈激灵灵一个寒蝉,起身就要出去。

    “阿爹,你去哪里?”

    “我这就去找县尊,把那副地图要过来。”

    “这么晚了,县尊恐怕已经歇息了……不如明天再去找他讨要,免得扰人清梦。”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子时。

    杨承烈也知道太晚了,于是点点头,便没有再坚持。

    “兕子,天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明日,记得传讯老军,别忘了黄七的事情。”

    “我记得,阿爹放心。”

    杨承烈起身出了房间,屋子里只剩下杨守文一人。

    身体很困乏,可是精神却显得很亢奋。吹熄了灯,他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自清醒以来,生的一幕幕,一件件事情,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而且是非常杂乱。他试图从他所知道的那些线索中梳理出一个头绪,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翻身坐起来,他从牛皮挎包翻出那个油纸包。

    然后躺在床上,在手里翻过来复过去的摆弄。若不是脑子里有一个声音提醒他,不要打开这个油纸包,杨守文说不定真的会忍不住,把这油纸包打开来翻看。

    不知不觉,杨守文进入了梦想……

    +++++++++++++++++++++++++++++++++++

    “驸马,为什么不来救我?”

    一个哀怨的声音出现在杨守文的耳畔,他睁开眼,却看到那座美仑美奂的宫殿。

    宫殿被大火吞噬,到处都是尸体。

    一个女人,全身上下被鲜血浸透,冲着他伸出手来。

    “驸马,救我!”

    “啊!”

    杨守文大吼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亦或者是因为惊恐,总之他一下子醒了。

    “兕子哥哥,你怎么了?”

    怯生生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杨守文感觉有些昏沉沉的,扭头看去,却看到了幼娘那张动人的小脸。她的脸上,流露着自内心的关切,还伸出手,摸了摸杨守文的额头。

    “兕子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虽然没有照镜子,可杨守文也知道,他此刻的脸色一定不太好看。

    “幼娘,你怎么进来了?”

    “我给哥哥送洗脸水,却听到哥哥在屋里大喊大叫……所以我就进屋来看看。

    兕子哥哥,裹儿是谁啊。”

    你问我,我特么问谁?

    杨守文感觉快要被这个该死的噩梦折磨疯了!从孤竹回来之后,他没有再做过这个梦。可是在梦里,却又被幼娘提着剑,满世界的疯跑,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现在,那个该死的‘裹儿’,又出现了!

    杨守文用力晃了晃头,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幸亏他没有果睡的习惯,也幸亏这年月,人们睡觉的时候会着内衣,否则可真的是丢大了人。从幼娘手里接过湿巾,他用力擦了擦脸,脑袋随之变得清醒了许多。

    “我也不知道裹儿是谁,我都不认识这个人。”

    杨守文一脸的苦恼,把湿巾丢进水盆里,又拿起牙刷来。

    呸呸呸,连顺序都错了……这可真是特么的一个糟心的开始啊。

    杨守文刷完了牙,又擦了一下脸,坐在门廊上,让幼娘帮他梳理头。唐人留,每天都少不得这样折腾一次。不过,幼娘似乎很喜欢为杨守文梳理头的感觉,满脸笑容,一边梳理,还一边唠叨,说着一些在她看来很有意思的话题。

    “兕子哥哥,以后你的头,必须要由幼娘帮你盘。”

    “好啊!”

    杨守文有些心不在焉,看着庭院里撒花乱跑的菩提等五只狗,脑子里又变得浑沦起来。

    幼娘为杨守文扎好了头,然后坐在他身边,有些不太高兴。

    “幼娘,谁又欺负你了?”

    “兕子哥哥,昨天是中秋,可是却没有和兕子哥哥一起过。”

    “哦……没关系,幼娘难道不知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对了,咱们还没有吃月饼呢,待会儿咱们一起到街上转转。这个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真的吗?”

    幼娘顿时开心了,点着小脑袋瓜,好像小鸡啄米。

    只是,等到杨守文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却现身后多出了好几个尾巴。

    幼娘告诉了青奴,于是青奴也要去。

    然后两人跑去找宋氏,却不想杨茉莉路过,听说有好吃的,也喊着要跟着出去。

    结果等杨守文带着幼娘出门的时候,身后除了杨茉莉和青奴之外,还跟着五只狗。杨守文看到这一幕,也是无奈到不要不要的,却又找不到理由拒绝他们和它们。

    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杨府。

    关于月饼的起源,在后世有很多种说法。

    度娘曾说,最早见月饼一词是在南宋的《梦梁录》一书之中。但是度娘又说:《洛中见闻》一书里曾记载,唐僖宗中秋新科进士曲江宴上,曾赠月饼与众人分食。

    反正以度娘那不靠谱的尿性,你根本弄不清楚是怎么一个状况。

    不过杨守文却是亲眼看到了,在圣历元年的时候,街市上已经有人在贩卖月饼。

    这年月的月饼很单一,不似后世花样繁多。

    唐人喜欢甜食,偏偏杨守文喜欢吃那种咸蛋黄的月饼,属于咸逆,对甜月饼并不感冒。不过,他还是买了许多造型不同的月饼。有菱形的月饼,有菊花形状的月饼,也有梅花形状的月饼。两个小丫头一人只吃了半个就不想再吃了,剩下的月饼,基本上就交给了杨茉莉。当然了,还有菩提那五只狗,也跟着沾了光。

    今天的昌平,比昨天更冷清。

    街上的巡街武侯,也比昨天更多……

    杨守文带着几个人在街上转悠了一会儿,就在靠近城门口的一处酒肆棚子里坐下。

    “大兄,那是不是二兄啊。”

    青奴突然拉着杨守文的胳膊,指着城门口的一个人问道。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杨守文就看到杨瑞身着一身公服,带着几个人在城门口歇息。

    “你们坐着,我过去看看。”

    杨瑞一早就跟着杨承烈去了县衙,按道理说,他这会儿应该坐在左厢的公房里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