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六十五章 老军客栈(上)
    一般而言,夜禁自亥时开始,也就是晚上九点。

    不过由于是非常时期,戌时才过去一半,昌平城里的夜禁就已经开始执行起来。

    如果换算成后世的时间,此刻也不过八点左右。

    可是当杨守文和杨瑞走出番仁里坊门的时候,街道上已经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行人。

    “大郎、二郎要出去吗?”

    番仁里坊门关闭,当杨守文两人准备出门的时候,被武侯拦住。

    “现在已经开始夜禁,若无通行腰牌,两位最好还是不要出去。坊内走动倒是无甚大碍,我等兄弟自可以无视。但是若出了坊门,被巡兵民壮遇见就很麻烦。”

    那武侯也是好意,杨守文自然不会冷眼相待。

    取出宋氏给他的腰牌,递到武侯的手中,“我们有通行腰牌,准备出去帮我阿爹做些事情。”

    “哦,原来是县尉吩咐。”

    武侯检验了腰牌,确认无误之后就打开坊门。

    “二位郎君出去要小心些,最近外面不太平静。如果遇到麻烦,只管招呼民壮。”

    不管怎么说,武侯也算是杨承烈的手下。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武侯的性质,类似于后世的片警。总体而言,武侯归属于民壮,主要负责看守巡查职责。每一个坊市,都设有武侯铺,安排有数名武侯轮值。

    杨守文笑着和那几人道谢,然后带着杨瑞走出坊门。

    “大兄,咱们去哪里打探消息?”

    一到大街上,杨瑞就兴奋起来,看着杨守文,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杨守文道:“咱们去老军客栈。”

    “老军客栈?”

    杨瑞闻听,好像是炸了毛似地,顿时跳起来,“大兄,你疯了!这时候去老军客栈?”

    “去不得吗?”

    “你忘了,之前老爹把老军客栈给抄了,还差一点杀了盖老军一家。

    咱们现在跑去老军客栈,岂不是自投罗网?别到时候消息没打听到,落得一身骚。”

    “你怕了?”

    “我怕?”杨瑞梗着脖子,“我会害怕?哈哈哈,别开玩笑了,我会害怕盖老军?”

    杨守文笑而不语,只静静看着杨瑞。

    杨瑞叫喊了两声之后,旋即好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慢慢低下头。

    他轻声道:“大兄,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有些害怕……那老军客栈里,鱼龙混杂,多有亡命之徒,也是昌平县最混乱的地区。莫说是我,就算是衙门里的人,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也大都不愿意去那里厮混……蟒山坊,随时都可能生命案。”

    蟒山坊,以昌平城外的蟒山而得名。

    看着杨瑞有些白的脸,杨守文轻声道:“你若是怕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那怎么可以!”

    杨瑞抬起头,努力挺起胸膛道:“阿娘让我陪你去,若是见我回去了,一定会骂死我的。”

    杨守文哈哈大笑,轻声道:“走吧,不会有事。”

    “可是……”

    “蟒山坊虽有些混乱,确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老军客栈或许是有亡命之徒,但盖老军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绝不敢节外生枝。”

    说完,杨守文便大步而去。

    杨瑞嘴里面嘀咕了两声,虽然有些不太情愿,可是最后还是跟在杨守文的身后。

    两人一路走去,在路上还遇到了一队巡兵民壮。

    这一次,杨守文有通行腰牌,所以没有象上次那样跳进水沟里躲藏。而民壮在检查了他的腰牌之后,便叮嘱了两句,让他们路上小心,而后就让兄弟二人离开。

    “大兄,你说那慕容玄崱好端端的军使不做,为什么要投降默啜呢?”

    “大兄?大兄?”

    杨瑞喊了两声,才算让杨守文回过神来。

    只是,他眼中透着一丝明悟,沉声问道:“二郎,你可还记得那张地图吗?”

    “什么地图?”

    “就是那张飞狐地图?”

    杨瑞想了一下,点头道:“大兄说的可是从茉莉那对洗衣槌里找到的地图吗?”

    “正是!”

    “当然记得。”

    “那你还记得,上面的数字?”

    杨瑞搔搔头,露出苦恼之色。

    他想了想,轻声道:“倒是记得几个……81o/826/828……上面数字很多啊,我实在是记不完整,只记得这几个数字。大兄,你可是有什么现?何不说来听听?”

    杨守文摇摇头,沉声道:“我现在还不确定,等回去之后,要与阿爹商议。”

    “我可以参加吗?”

    杨瑞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期盼之色。

    杨守文笑了笑,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废话,你当然要参加,你可是关键人物呢。”

    “真的?”

    “当然了!”

    事实上,自从生了盖嘉运那件事情之后,杨瑞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杨守文可以感觉得出来,当他遇到事情的时候,就会显得没有信心,甚至想要退缩。

    也难怪杨瑞,毕竟只有十三岁。

    遇到这种事情,他哪怕再聪明,也会受到影响。

    杨守文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设法给杨瑞增加信心,让他慢慢恢复自信。

    见杨瑞的精神好转许多,杨守文也很高兴。

    不管怎么说,他如今和杨瑞都是兄弟。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未来想要在这个时代站稳脚跟,靠他一个人绝无可能成功,身边必须要有可以信赖的人。

    而杨瑞,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

    蟒山坊位于昌平县东北一隅,面积很大。

    这里也是昌平的贫民区,治安非常混乱。昌平县的地痞,大都出自于蟒山坊。而在昌平最具威慑力的几个团头,也都是住在蟒山坊,听从盖老军的差遣调派。

    蟒山坊的坊墙很矮,夯土筑成,甚至不到一人高。

    坊墙上,还有凌乱的杂草和树枝,在夜色之中更透着一丝坏败的气息。

    杨守文敲开坊门,取出通行腰牌,交给那值守的武侯。武侯也没有认真检查,只看了一眼就把杨守文和杨瑞放了进去。

    “大郎、二郎若没什么事情,还是离开。”

    “哦?”

    武侯轻声道:“最近这边有些混乱,几个团头似乎想要寻老军的麻烦,时常会生殴斗。如果没什么事,还是别再这里晃悠。若想要找乐子,最近还是不要来。”

    武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杨守文点头道谢。

    临走的时候,他顺手塞了一串开元通宝在武侯的手中,也喜得那两个武侯眉开眼笑。

    这里是蟒山坊,乱的不成样子,也穷的不成样子。

    有钱的人,武侯不敢招惹;没钱的人,武侯也榨不出来油水。

    一下子得了一串前,平分的话,两个武侯每人也能有个四五十文钱,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大郎,你们没带防身的武器吗?”

    “哦……出来时,担心被巡兵民壮盘问,所以没有携带。”

    那武侯相视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转身进了武侯铺,片刻功夫又走出来,手里拿了两口唐刀。

    “在这边行走,若没有武器防身,不晓得会出什么事情。”

    另一个武侯说着话,还从身上取下来一枚哨子递给了杨守文,“如果遇到那麻烦,二位郎君可以吹响哨子,我二人会尽快赶来。虽说我二人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蟒山坊,大家多少也要给些面子。还是那句话,办完了事情,尽快离开这里。”

    杨守文点点头,又向两人道了声谢,便拎刀而行。

    可这样一来,杨瑞更紧张了。

    他拎着刀,紧跟在杨守文身边,一边走一边道:“大兄,若没有大事,咱们明天再来。”

    “怕什么,跟着我就是。”

    杨守文瞪了杨瑞一眼,昂走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