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五十七章 大叔你好(上)求推荐,求收藏
    虎谷山下的这个小村子没有名字,是一个无名小村。

    这里的百姓,更习惯直接称呼自己的村庄叫虎谷山,只因为他坐落在虎谷山下。

    村庄不大,人口不多,但五脏俱全。

    村里有一个熟食店,专门烹制一些山里的野味,然后贩卖到昌平县城,据说生意不错。杨守文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这家野味熟食店也吃过很多次。说实话,并不认为有多好吃。这个时代,烹饪的方法不多,主要以烤、蒸、煮、焖等手段为主,也没有那么多的调料。想要吃个小炒菜,都因为各种条件的限制而不能。

    不过,熟食店的生意倒还算不错。

    虎谷山毗邻官道,每天会有往来于孤竹和昌平、以及居庸关的行人数量不算少。

    所以,那熟食店一边卖酒,一边卖熟食,每天都会有客人出现。

    今天也不例外,当杨守文把酒菜买好,准备离开店铺的时候,有人在身后喊住了他。

    那是一个看年纪大约在三十多的男子,长的齿白唇红,相貌俊美。

    身高,大约在18o公分左右,身形修长而挺拔。一双大长腿,堪称黄金比例,在配上那张让男人看到之后,就想一拳打过去的小白脸,放在后世那就是‘男神’。

    杨守文不认得对方,只觉得那张脸……真的很想打一拳过去试试手感。

    “少年郎,你可是杨二郎吗?”

    大叔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来到杨守文面前。

    杨守文一愣,“你是谁?”

    这个人知道杨瑞?不过,我看上去像是那个蠢货吗?

    大叔道:“刚才我听店家和你聊天时,提到了文宣的名字,故而猜出了你的身份。”

    文宣,是杨承烈的字。

    除非是知己好友,一般很少有人会直呼别人的字。

    “我叫陈子昂,与你父相识多年。前些日子说好要来拜访,并约定中秋一起赏月。可我刚才到你家的时候,却现你家已空无一人。询问之下才知道你们一家上了山,正说着过一会儿找人带我上山呢……呵呵,我听说虎谷山犹如迷宫。”

    大叔带着自信的笑容,张口就报出了身份。

    其实,杨守文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但却没想到这位大叔会如此爽快。

    不过大叔,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认定我就是杨二郎呢?

    杨守文笑道:“大叔,我想你可能误会了?”

    刹那间,大叔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有趣,似乎很尴尬,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你,不是杨二郎?”

    杨守文叹了口气,“二郎今年不过十三,你有见过我这样子十三岁的人吗?”

    有,杨茉莉!

    不过这时候杨茉莉才不会管杨瑞多大年纪,正拿着一只熟鸡,畅快淋漓的咀嚼。

    “那……实在是抱歉了。”

    大叔那如白玉般俊美的面容,浮现出一抹红色。

    他尴尬一笑,转身想走。

    这大叔怎地这么害羞?杨守文连忙道:“大叔,你干什么去?”

    “呵呵,我认错人了,所以嘛……”

    “大叔啊,我虽然不是杨二郎,却没有说杨县尉不是我阿爹啊?何不听我说完呢?”

    “你不是杨二郎?”大叔愣了一下,似乎有点糊涂了。

    不过,他旋即醒悟过来,脱口而出道:“你不是二郎,莫不是阿痴儿。”

    为什么想要打他的冲动,一下子变得这么强烈?

    杨守文刚要回答,那位大叔已经反应过来,忙摆手道:“抱歉抱歉,你是大郎吗?”

    又是大郎!

    杨守文叹了口气,一脸无奈之色道:“大叔,我是大郎,二郎是我兄弟。”

    “你……”

    “我那痴症已经好了!”

    见大叔有些不知所措,杨守文又添了一句。

    “哦……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看你第一眼的时候有些眼熟,和你阿娘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

    这大叔口中的‘阿娘’,应该不是现在的宋氏,而是杨守文的亲娘。

    若这样的话,大叔和老爹认识的时间可是不短啊!可为什么从没有听阿爹说过呢?

    杨守文心里顿时产生了一个疑问。

    不过,大人家家的事情,他个做儿子的管不了。

    于是,杨守文笑道:“大叔既然已知道我的身份,便随我一起上山吧。我阿爹昨晚就已经到了山上,这两日估计也不会下山。山下的房子空着,基本上没有人。”

    “若如此,那请稍待。”

    大叔说完,连忙又返身走回熟食店。

    杨守文摇摇头,站在路旁等待。不过,他身子突然一颤,扭头问道:“杨茉莉,他说他叫什么名字?”

    “昂!”

    杨茉莉抬起头,含含糊糊回答了一个字。

    那只很肥很肥的熟鸡,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杨茉莉干掉了大半。他嘴里嚼着鸡骨头,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杨守文这才留意到,这货居然吃鸡不吐骨头?

    “对,陈子昂。”

    杨守文心里心里一咯噔:陈子昂,难道说,他就是那个做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吗?

    说起陈子昂,后世最为人所知的,似乎只有那《登幽州台歌》。

    事实上,从初唐到盛唐诗风展转变过程中,陈子昂绝对是一个避不过的存在。

    卢藏用曾在《右拾遗陈子昂文集序》里这样说道:横制颓波,天下翕然质文一变。而被后世人无比推崇的诗圣杜甫,也曾写下诗词称赞陈子昂道:千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篇。

    后,金代元好问更在《论诗绝句》里写下了‘论功若淮平吴例,合著黄金铸子昂。

    由此可见陈子昂对于文风兴盛的盛唐乃至于后世,有着何等卓绝的影响。

    杨守文一开始没有想起来陈子昂是谁,因为他实在无法把自己那个有点逗比属性的老爹,和大名鼎鼎的陈子昂联系在一起。那可是陈子昂啊!老爹怎会认识他呢?

    而听刚才陈子昂的话,似乎和老爹,乃至老娘都很熟悉。

    这样说起来,老爹当年难道也是个风流人物不成?

    就在杨守文低头胡思乱想的时候,陈子昂牵着一匹马和一头大青驴走了过来。

    驴背上驮着一个大包裹,看上去份量不轻。

    “大郎,咱们走吧。”

    陈子昂兴致勃勃,大有恨不得立刻动身的架势。

    可杨守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一马一驴,半晌后轻声道:“陈先生,山路崎岖,怕脚力难行。”

    “啊?”

    陈子昂闻听一愣,露出为难之色。

    “那怎生是好?”

    “若不然,就先把这脚力寄存在这边村正家中?”

    “可是这包袱……”

    杨守文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从驴背上把包袱拎起来。

    “大郎小心,很重的。”

    的确很重,不过……还顶得住。再说了,不是还有杨茉莉嘛,又有什么可担忧?

    杨守文道:“先生不必担心,些许包裹还不算得事。”

    说完,他扭头向杨茉莉看去,就见这厮还捧着那肥鸡吃的津津有味。

    “杨茉莉!”

    “在。”

    “把这马和驴子,送到田村正家里,就说过两日来取。”

    “好!”

    杨茉莉把剩下的鸡脖子连带着鸡头,一股脑塞进口中,紧跟着就是嘎吱嘎吱的声响。

    一双油乎乎的大手,从陈子昂手里接过了缰绳。

    “杨茉莉,我陪陈先生上路,你一会儿追上来。”

    “阿郎放心,杨茉莉很快就来。”

    “还有,记得回家去拿两坛子酒来,你知道酒放在哪里吗?”

    “知道。”

    杨守文背着老大的包裹,笑呵呵与陈子昂道:“陈先生,咱们先上山吧。”

    陈子昂被杨守文的力气吓到了,有些不好意思。

    “大郎啊,拎得动吗?要不我帮你拿一些吧……这山路难行,怎好让你一个人出力,我帮你拿一些,拿一些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