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四十五章 且冷眼旁观(上)求推,求收!
    这人啊,就怕胡思乱想。

    本来杨守文对王贺的感官不错,可就因为一个念头,让他立刻对县令大人产生了种种猜测。

    不是黑手,为何不上报幽州都督府?

    不是黑手,为什么要这么仓促的决定结案?

    杨守文又想到,王贺是昌平县令,县衙里的一切自然了若指掌。他把存证的班房位置告诉那些刺客,所以刺客才能准确找到位置;他是县令,进出右厢更不会有人查验。如果他偷偷把火源藏起来,然后让刺客在情况不妙时就纵火焚烧……

    “嘶!”

    杨守文越想,就越觉得王贺可疑。

    但他又无法说服自己,王贺可是昌平县令,就算有卢永成和他相争,那也是昌平真正的一哥。

    而且,他是太原王氏族人,又怎可能和那些獠子有关?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但是杨守文又无法说服自己,因为王贺的嫌疑从最初的零,一下子变成七八分。

    如果是他,原因呢?

    “兕子,兕子?”

    杨承烈的呼唤声,总算是把杨守文从沉思中唤醒。

    抬头看去,就见杨承烈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我叫你了半天,你怎么不说话呢?”

    “哦,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没事了。”

    “真的没事?”

    杨守文笑着点头道:“阿爹放心,真的没事!”

    “没事就好……对了,我不是让你待在虎谷山,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杨守文一拍额头,立刻想起了自己今天回来的目的。

    他连忙从怀里取出那张图纸递给杨承烈,“阿爹,这是我在茉莉的洗衣槌里现的东西,二郎说好像是飞狐地图,上面还有一些用突厥语标注的数字。我怀疑,绿珠就是因此被杀;而那些粟末靺鞨人之所以追杀我们,也一定是因为它的缘故。”

    “是吗?”

    杨承烈接过地图,铺开来看了一眼,眉头紧蹙一团。

    片刻后,他把地图收好,“好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设法查明真相。兕子你这次做的很好,不过接下来,你还是留在虎谷山照顾好家人,莫再插手这件事。”

    “呃……”

    杨守文嘴巴张了张,不过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对了,还有一件事。”

    “你说。”

    杨守文沉吟片刻,把今天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杨承烈。

    盖嘉运的事情,也许是一件小事,也许会变成祸事。不管他是否对杨瑞造成了伤害,但有一点杨守文知道,盖嘉运并不把杨瑞当作朋友,并且损害到了杨家的利益。

    这,绝不能忍。

    如果盖嘉运把杨瑞当作朋友,杨守文倒不介意用温和的方法来解决。

    可是今天的情况来看,盖嘉运只是利用杨瑞,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把杨家放在眼里。以前,杨守文觉得盖嘉运有些价值。但如果不能为杨家所用,就必须给予教训。

    杨承烈听完了杨守文的话,脸色变得铁青。

    他手里拿着赶山杖,在屋中来回走动,片刻后突然一杖砸在矮桌上,把矮桌砸出了一个窟窿。

    “管虎!”

    “卑职在。”

    “立刻持我令牌,集结民壮,给我包围老军客栈。

    若盖老军老老实实就缚,对他客气一些;但如果他敢抵抗,或者老军客栈任何人敢抵抗,就地格杀,以作乱论处。”

    自古以来,黑和白相互对立,同时又相互融合。

    盖老军作为昌平最大的地下实力头目,如果没有招惹杨承烈的话,杨承烈非但不会为难他们,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会给予盖老军这些人一定的帮助。可现在,盖嘉运的行为着实触怒了杨承烈。杨承烈觉得若不动手,便等于被人鄙视了。

    管虎闻听一怔,但旋即领命,转身离去。

    杨承烈怒气未消,沉声道:“我敬那盖老军是一个好汉,所以一直以来,对老军客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果盖老军把我当成傻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阿爹,这件事……”

    “嗯?”

    “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到现在还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

    杨守文在榻床的另一边坐下,沉声道:“阿爹与盖老军合作,应该有些年头了,盖老军就算再不明智,也不可能这么得罪阿爹。可那天的事情,却很怪异。据我所知,鸿福客栈那些人深居简出,很少和外面人联系,甚至不怎么出门露面。

    鸿福客栈是咱昌平一等一的豪店,哪怕是盖老军都没资格进入。

    那么问题来了,盖老军的儿子盖嘉运,一个在昌平靠抢劫为生的小地痞,如何能知道那些人的存在?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如果盖老军老老实实,阿爹你也别为难他;如果他不老实,那就说明他不把阿爹放在眼里,阿爹自然不用客气。”

    把赶山杖轻轻放在矮桌上,杨承烈看着杨守文,半天一言不。

    “兕子,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不过想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蹊跷。”

    杨承烈手放在矮桌上,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出笃笃笃,颇有节奏和韵律的声音。

    “说实话,我和盖老军认识有十年之久。

    我还不是昌平县尉的时候,他已经是这里的团头。当初我刚坐上县尉位子之初,老军也给过我不少帮助。这些年,我们虽然不怎么接触,但彼此间都保持着尊敬。我不知道二郎的事情是盖二郎自己的主意,还是盖老军在背后暗中唆使。

    如果是后者,即便多年交情,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

    两天,如果在两天之内你无法找到答案,不管老军是否老实,我都会给他教训。”

    能够在昌平做十年县尉,把县尉的职权牢牢掌控在手里,杨承烈绝不只是一个逗比。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十年县尉生涯所历练而成的杀气,就连杨守文都感到恐惧。

    “阿爹,我明白。”

    “去吧……顺便把二郎叫过来。

    这小子还需要好生历练才行,本想着他年纪小,不用掺和那些事情。可现在看来,如果不让他早点成熟起来,还是以前那副模样,早晚杨家会被他害得凄凉。”

    “我知道了。”

    杨守文躬身一揖,然后退出班房。

    他走出左厢,来到县衙大门外。只见大门外冷冷清清,不见一个人影。杨守文正准备离开,就见一个人从旁边的小巷里跑过来,眨眼间就到了杨守文的跟前。

    “大公子,我在呢。”

    “十六啊……”

    杨守文差点把马十六给忘记了,看到他,心里随即有了主意。

    他取出一串铜钱,递给了马十六。

    “十六,帮我做一件事。”

    “啊,大公子客气了,能为大公子做事,是小人的福分。”

    马十六的目光盯着杨守文手里的铜钱,露出一种渴求之色。

    杨守文笑了笑,把铜钱放进马十六的手中,轻声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找到盖嘉运,帮我传一句话:最迟明天天黑之前,我要在虎谷山的村子里见到他。

    若不然,等着给他老爹收尸吧……”

    “啊?”

    马十六吓了一跳,立刻意识到,今天生的事情,决不可能如他想象的那样平息掉。盖嘉运这次,应该是激怒了杨家人。不过大公子似乎有些想法,还想要挽回局面……还好,自己聪明,之前向杨守文低头,所以这件事也牵连不到他。

    没想到这位大公子不但打架厉害,这手段……

    “怎么,不愿意?”

    “大公子说的哪里话,既然大公子吩咐,小人一定尽力而为。”

    杨守文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冷色。

    “我不要你尽力而为,我要你一定找到盖二郎。

    记住,如果以后被我知道,你明明能找到盖二郎却没有去找,可别怪我翻脸。”

    说完,他走到那酒肆门口,把拴在酒肆门前的马解开。

    翻身上马,杨守文对马十六道:“十六郎,你是个聪明人,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