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四十二章 洗衣槌里的秘密(下)求推荐!
    “嗯嗯嗯,我要听猴子从五指山下出来。”

    “好,咱们今天就让猴子脱困。”

    杨守文说着,便快步跑了出去。

    杨瑞已经备好了马,杨守文和他翻身上马,便打马扬鞭跑向县城。

    ++++++++++++++++++++++++++++++++++++++

    昌平县的戒严仍没有接触,甚至比昨日更加严格。

    守门的,还是朱成。

    看到杨守文和杨瑞赶来,他也没有拦阻,直接让人挪开了关卡,放两人通过。

    “凭什么他们不检查就可以过去?”

    已经在城外等了大半天的行人,立刻不满的喊叫起来。

    朱成脸一沉,上前一脚把那人踹翻,“那是杨县尉的两位公子,**的喊什么?”

    说完,他一摆手,两个民壮便走上前。

    “给我好好检查,我怀疑这家伙的身上,有违禁品。”

    “冤枉,冤枉……”

    那人大声呼喊,却没有人出面阻止。

    是啊,县尉的两位公子进城,这些民壮门卒,又有哪个会出面阻拦呢?

    杨守文并不清楚,因为他和杨瑞的关系,以至于有人倒霉。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公平之说,前世他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要不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呢?

    他带着杨瑞,直奔杨府。但是到了杨府之后,却现杨承烈并没有在杨府休息。

    一大早,他得到消息,在城外某地现有可疑人出现。

    杨承烈带着伤,与管虎就出城去了。

    杨守文听罢之后,也不禁眉头紧蹙。

    “要不这样,你在家里等阿爹,我去县衙。

    若是阿爹回来,你就到衙门里找我;若是阿爹直接去了衙门,我把东西交给他,咱们再一起回去。”

    杨瑞想了想,立刻答应。

    杨守文再次上马,离开番仁里之后,直奔县衙。

    他没有进县衙,而是在距离县衙不远处的一个酒肆里坐下。

    从这个酒肆的窗口往外看,正好可以把县衙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杨承烈回来,他可以一眼看到。叫了两个小菜,又点了一壶酒。不过呢,那酒杨守文只喝了一口便放在边上。他已经酿出了清平调,这种路边摊卖的酒水,还真入不得他的口。

    一边吃着小菜,他一边向外面看。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在他面前坐下。

    “兄台似乎有心事?”

    杨守文一愣,向对方看去。

    “别误会,我看你进来之后,一直往衙门那边看,想必是遇到了麻烦事,想要找人疏通。”

    杨守文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想必这是个掮客?

    他刚要开口,却见那人左右看了一眼,轻声道:“兄台若是想要找人疏通衙门里的关系,我倒是有些门路。我有个朋友,是杨县尉的公子。不过他最近手头有点紧张,所以就委托我帮忙……你看,你有麻烦,却不得衙门的路径;而杨公子呢?衙门里轻车熟路,他父亲更是县尉,有什么事情,他都能帮你托着……

    呵呵,你只需要花点小钱,就可以解决麻烦。

    而杨公子呢,不过是举手之劳,也能够满足他的需求……你若是有心,咱们可以详谈。”

    杨县尉的公子?

    这货看起来,不认得自己是谁!

    杨守文眼睛一眯,沉声道:“我听说杨县尉有两个儿子,却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位?”

    “哈,还能是哪位?自然是杨二公子。

    这昌平县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杨县尉的大公子是个连牛都看不住的放牛郎,听说前些日子还被雷给劈了。我说的杨公子,就是如今在衙门里做事杨二公子,杨瑞。”

    杨瑞?

    杨守文闻听,放下了筷子。

    他可没听杨瑞说过,他还接了这摊子活儿。

    如果是真的,那这件事就必须要告诉杨承烈;如果是假的,这些人就是骗子。

    杨守文身为杨门长子,有义务维护杨承烈的清名。

    所以,他想要弄明白,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静静看着对方,杨守文一言不。

    而那人也显得很平静,好像他刚才说的,都是真话一样。

    “钱,不成问题。”

    杨守文突然从腰间接下钱袋,啪的放在桌子上。

    那钱袋里,有一贯多,还是杨瑞给他的钱。杨守文轻抚下巴,沉声道:“但是我不能光听你说的就相信你。杨二公子我听说过,如果我能见到他,这些钱就是你的。

    见不到杨二公子,我不会把钱给你……兄台,我的确是想去衙门里办事,但这不是小事,我不能仅凭你一张嘴,两张嘴皮子一碰,就把大笔的钱给你,是不是?”

    那人显然没想到,杨守文会提这样的要求。

    他看了一眼钱袋,眼中闪过一抹贪婪之色。从那钱袋的重量来看,里面的钱似乎不少。

    他想了想,立刻笑道:“兄台是个实在人,谨慎一点没错。

    这样吧,我这就去问问。如果杨二公子同意见你,自然不成问题;若是不同意……”

    杨守文眼睛一眯,打开钱袋从里面取出一串大约一百文左右的串子。

    “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兄台,就当是买鞋的钱。”

    “爽快!”

    那人站起身,转身走出了酒肆。

    杨守文眉头紧蹙,目送那人的身影消失在一条小巷里,脸上随即浮现一抹阴霾。

    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和杨瑞有关?

    他深吸一口气,把钱袋又系在了腰间。

    大约一刻钟的功夫,杨守文就看到那个人又出现在大街上。他步履匆匆,从街头跑过来,径自走到了酒肆里。左右看了一眼,当他看杨守文还坐在原处的时候,顿时露出喜色。

    快步来到杨瑞的面前,他气喘吁吁。

    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酒之后一饮而尽。

    “兄台,你运气不错……杨二公子最近不怎么在城里,不过今天正好回城了。我把你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他倒是没有反对。不过呢?杨二公子的身份敏感,不太好在这里见你。如果兄台你真有心想要疏通关系,不如随我来,我带你去见杨二公子。”

    从这里到番仁里,如果是用跑的话,来回一刻钟足够了。

    只是,这个人的方向明显不对。杨瑞现在应该是在杨府,不可能擅自离开……

    杨守文已经有些了然,于是站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可不要让杨二公子等的太久……到时候若是二公子不高兴,我的事情可就麻烦了。”

    那人又倒了一杯酒,正想要喝,听到杨守文这么说,立刻放下酒杯。

    他目光有些不舍,在酒杯上打了两个转,最后道:“兄台说的没错,不过这买鞋的钱……”

    杨守文也没有推脱,拿出一串铜钱,放在那人面前。

    那人伸手在桌子上一抹,铜钱立刻不见了踪影……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手还挺快。

    杨守文跟在他的身后,两人走出了酒肆。

    沿着大街,他们过了县衙的大门,又走了一阵子,便转到了一条巷子里。

    “二公子在哪里?”

    杨守文眼中寒光一闪,做出急切的模样问道。

    那人笑道:“兄台跟我走就是,二公子就在前面不远,走不得多久。”

    这条巷子还挺深,杨守文和那人走了大约有七八分钟,终于走出了巷子,却现外面是一块空地。周围有二三十个人,有的贴着墙根坐在地上,有的则靠着墙,一站三道弯,还不停的晃啊晃。在空地中央,几个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个少年。

    看到杨守文来了,那少年笑道:“十六,干的漂亮。”

    “嘿嘿,人我带来了,就交给小爷处置……我们之间的那笔账……”

    “放心,真若是肥羊,不会亏待你。”

    这帮人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杨守文露出惶恐之色,大声说道:“你们是谁……你怎么把我带来这里?二公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