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三十七章 成酒(上)
    昌平入秋以来,天气还算不错。

    除了偶尔会有大雾,也有暴雨倾盆,但大多数时候,基本是碧空万里,阳光明媚。

    杨守文在杨府外上马,刚坐稳身形,就见杨承烈拄着拐杖从府中走出。

    “兕子,把这个带上。”

    他说着话,把断龙宝刀递给杨守文。

    杨守文一怔,诧异看着杨承烈。

    “这把刀,和那杆虎吞一样,都是你阿翁留给你的。

    以前你脑子不清醒,我便拿了这口刀使用,一晃已经几年。如今你痴症痊愈,正好物归原主。今后你的路还很长,可以用来防身,更不要忘了你阿翁生前的教诲。”

    杨承烈面带笑容,看上去很平静。

    但是在平静的容颜下,杨守文却看到了一丝期盼,一丝自豪。

    他点点头,接过断龙宝刀,也没有说什么废话。

    “阿爹,我先走了……有事情就让人去虎谷山找我,你自己在城里,要多加小心。”

    “去吧。”

    父子两人没有太多言语上的交流,不过从彼此的目光中,都体会到了对方的关心。

    杨守文一提缰绳,催马便走。

    在他身后,宋氏和青奴也上了马车。

    不过,宋氏却拦住了宋安,平静说道:“宋安,你留在城里照顾阿郎。”

    “大娘子……”

    宋安一惊,刚想要说什么。可是被宋氏瞪了一眼,那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咽了回去。

    他知道,昨夜的事情,宋氏肯定看出了真相。

    这是在警告他,也是在惩罚他。

    要知道,在杨府里如果没有宋氏的撑腰,他宋安什么都不是。

    杨承烈沉默寡言,却是个极为严苛的主儿。留在杨府,说穿了就是要让他知道规矩。

    宋安心里明白,从今天开始,这杨府之中,除了杨承烈夫妇之外,真正能够做主的人,是杨守文,与宋家再无关系。心里虽然不满,但宋安却不敢有任何表露。

    若不是他为杨承烈做事,如何能够在宋家站稳脚跟?

    没有杨家,单只是那徭役就足以让他焦头烂额。宋氏是在警告他,他是杨家的人,不是宋家的人。

    “阿娘!”

    “你闭嘴。”

    上了车,杨青奴想要为宋安求情。

    她当然不可能明白这里面隐藏的玄机,只是觉得没有宋安,到虎谷山之后岂不是很不方便。

    “虎谷山,是你大兄的住处,到了那边,要听从你大兄的吩咐。

    另外,那边有你杨婶娘关照已经足够,宋安去了平添纷乱。你要老老实实,最近一段时间,昌平似乎有些不太平静。你阿爹让咱们去虎谷山,也是想你大兄保护周全。”

    “他一个痴汉……”

    “青奴,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对你大兄不敬,可别怪我家法伺候。”

    杨青奴闭上了嘴巴。

    她咬着嘴唇,靠着车厢上,透过窗帘向外看,就见那个平日里被她看不起的杨阿痴,跨马捧刀,跟在马车左右。他头戴幞头,一袭白袍,骑在马上,沐浴在阳光里,却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杨守文不胖,在这个崇尚高白胖为美的时代里,算不得英俊。但是那曲线柔和的面庞,在阳光中却又一种难言的美感。看似文弱,却又英武。阳刚和俊美柔和在一起的韵味,让人不由得心中为之赞叹。

    哼,臭美!

    杨青奴把车帘垂下,嘴里嘀咕一句,但心里面却觉得,这个大兄似乎也不是很讨厌。

    马车行至西门,从路旁突然窜出一个人来。

    杨守文正在和城门口的民壮门卒递交通行令牌,忽听身后一声马嘶。

    那匹拉车的马受到惊吓,希聿聿长嘶一声,猛然仰蹄直立而起。眼看着它就要狂,杨守文健步上前,一把抓住辔头,单臂用力向下一拉,口中出一声沉喝。

    那马拼命挣扎,摇头摆尾。

    可是,杨守文死死勒住它的脖子,任它如何用力,都不能前进半步。

    挣扎了一会儿,马渐渐平静。

    杨守文一只胳膊圈着它的脖子,一手轻轻抚摸它的毛,口中出轻柔的劝慰声。

    马,终于平静下来。

    不过那么马车里,宋氏母女却被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白。

    “你怎么赶车的?”

    杨守文忍不住对着那车夫破口大骂。

    老爹把宋氏母女交给自己保护,结果还没出城就差点出事,这让他又怎能不生气?

    “小郎君,非是小人不小心,是他突然跑出来,惊了马。”

    那车夫也吓得面色煞白,指着那个突然跑出来的人辩解道。

    杨守文扭头看去,眉头一蹙。

    原来,那拦路的人正是宋三郎,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吓得不轻,站在那里不敢乱动。

    “阿娘,是三舅。”

    杨守文看了宋三郎一眼,走到车帘旁边,低声道:“看他模样,似乎是有急事。”

    宋氏在车厢里一听,就觉得一阵头疼。

    “兕子你看着处理吧……他家那点破事,我实在不想掺和。”

    宋氏有三个哥哥,这宋三郎年纪最小。老宋先生过世之后,宋家三个兄弟为了家产,斗得不亦乐乎,满城风雨。宋氏最初还出面平息一下,可后来现,夹在这三兄弟之间,勿论做什么都不落好,到最后还差点把她自己给搭进去,弄的里外不是人。

    于是,宋氏干脆不再理这三兄弟的事情。

    如果三兄弟上门,她也是尽量能不理睬就不理睬,这两年总算是得到了一些安宁。

    可现在……

    宋氏转念一想,既然杨守文已经恢复了正常,那就让他去处理。

    和杨瑞杨青奴不同,杨守文与宋家没有任何关系。有些话他可以说的,有些事他可以做的,但同样的话,同样的事让宋氏出面,就会变得非常麻烦。

    杨守文答应一声,转身走到那宋三郎面前。

    “你想死吗?”

    他才不会对宋三郎客气。

    因为他看得出,宋氏根本不想和他照面。

    杨守文,那可是手底下有人命的主儿。怒的时候,不经意间会流露出一丝杀气。

    宋三郎原本就惊魂未定,再被杨守文这一吓,顿时紧张得说不出话。

    看他这副模样,杨守文就气不打一处来。怪不得宋氏不愿意出面,这宋三郎根本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可是,杨守文又不能做的太过,只能咬着牙喝问道:“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堂堂宋三郎,为什么像个乞儿一样的躲在这里。”

    “大郎,这个事……”

    在城门下维持秩序的门伯见状,连忙走上来。

    他在杨守文耳边轻声道:“三郎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待在这里。

    他有一批货要出城,结果在检查的时候,现有违禁品夹杂其中。我等是看在县尉的面子上把货物扣下,并没有为难他。可是他死乞白赖的在这里,我们也没办法。”

    “违禁品?”

    杨守文眉头一蹙,朝宋三郎看了一眼。

    “送往那里的违禁品?”

    “是往关外的货物。”

    杨守文一听,顿时怒了。

    昨天这家伙不是说,那些货物是送往范阳的吗?如果只是普通货物,让老爹出面说一声也无所谓。可这涉及到违禁品,而且是送往关外,换句话说就等于是走私。

    在这种时候,老爹如果被牵连进去,那可真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想到这里,杨守文心里就有些恼怒。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的怕就是宋三郎这种人。关键是这家伙特么的简直就是坑亲戚。这要是老爹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出面,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既然是违禁品,就当彻查。”

    “啊?”

    杨守文看了一眼宋三郎,沉声道:“如今昌平有些混乱,正需要严加治理。

    若我阿爹知道他竟然敢向关外贩卖违禁品,也绝不会饶他。来人,把他拿下,先关起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