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三十六章 针锋相对(下)求推荐!!!
    “怎么看?依我看,不要去惹他们。”

    杨守文一边哆嗦,一边回答:“那些人对我似乎并无恶意,刚才没有追我,就说明他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这种情况下,咱们还是井水……嘶!不犯河水的好。”

    “嗯,我也是这么考虑。”

    杨承烈把水桶放下来,拿过毛巾递给杨承烈。

    “你之前和我说的,我晚上又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那伙刺客,恐怕是为了那所谓的‘证据’而来。而且他们能准确找到存放证据的班房,说明他们对县衙的地形非常熟悉。另外,当时起火非常突然,火势好像一下子起来。我现在仔细想想,那火源好像是提前准备,否则火势不可能蔓延那么快。

    你说的不错,昌平县有人在庇护他们,或者说这衙门里,有人在帮助那些家伙。”

    杨守文接过毛巾,擦拭身体。

    这会儿,感觉不是那么冷了……他吸了一口气,轻声道:“那阿爹可猜出来,是谁在帮他们?”

    “这个我可不敢说。”

    杨承烈笑道:“县衙里人多嘴杂,几乎人人都知道存放证据的班房的位置。而且,右厢的人员进出也多,三班衙役,甚至还有诸曹吏员,平时都会在那边出入。

    想要安置火源,绝不是一件难事。

    这样吧,这件事先冷一冷,我觉得那些人这次没有成功,短期之内不会再来冒险。”

    “我也这么认为。”

    “接下来,我认为应该把注意力转移到粟末靺鞨人的身上。

    他们之前那么急迫的追杀茉莉……我总觉得有些古怪。按道理说,是绿珠在威胁他们。绿珠既然已经死了,应该不会再有威胁。而且,茉莉是个痴汉……你别看我,我没有嘲讽你的意思。茉莉是个痴汉,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追杀他呢?”

    杨守文只是看了杨承烈一眼,就被他吐槽了一顿。

    他很无奈的笑了,听完杨承烈的分析,他抬起头,把毛巾扔在了长廊上,赤条条走过去,把内衣穿好。不过这个内衣……好别扭。底下的裆太大了,走起路来兜风,凉飕飕的很不舒服。这时节,可没有贴身内裤的说法,也让杨守文有些苦恼。

    不过穿上衣服的感觉,真好!

    这身衣服,很合身,显然是专门给他做的。

    “这是你阿娘亲手给你做的衣服,一直怕你不喜欢,所以就放在家里。”

    “好了好了,我知道阿爹你的意思……我今天已经叫她娘了,也没有给她难看不是?”

    “你这一点做的很好。

    不过呢,青奴年纪小,不懂事……”

    “打住打住!”

    杨守文抬起手,一脸不满的看着杨承烈,“阿爹,你把你儿子当成什么人了?我多大年纪,青奴多大年纪?她和幼娘差不多大,你觉得我会和她一个丫头片子较真吗?

    阿爹,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嘿嘿,嘿嘿!”

    杨承烈咧嘴笑了,虽然那笑容看上去,有些尴尬。

    不过,毕竟是在官场中混的人,脸皮也够厚。被杨守文识破了意图之后,他立刻话锋一转,又扯到了杨茉莉身上,“城里现在守卫森严,不会再生什么变故。倒是你,你又不愿意搬过来,就让茉莉和你一起住在城外。明天,你带着你阿娘还有青奴回去。再过几天,我有一个朋友要来,你顺便和小弥勒寺的人联系,让他们准备一下。八月十五,我准备在小弥勒寺的清风崖摆酒,与故人畅谈风月。”

    “哈,哈,哈!”

    杨守文大笑三声,对杨承烈那故作风雅的行为,颇有些不屑。

    “阿爹,你那故友是什么人啊。”

    “已有很多年没联络……不过两年前,他以右拾遗监军幽州军事,于偶然中重逢。

    说实话,若不是他叫我,我几乎想不起他了。

    此人为高士,我自当接待。再者说了,我也想打听一下,如今中原那边的局势如何。”

    杨守文还是没听懂,杨承烈的那个故友是谁。

    “阿爹,你的意思是,粟末靺鞨人的秘密,还要在茉莉身上找答案?”

    “嗯!”

    杨承烈走上前,帮杨守文拢起头。

    “我估计,茉莉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相信,绿珠肯定会交代他,只是不知道是用什么方式交代。你回去之后,要好生查找。对付一个痴汉,你想必也是轻车熟路。”

    你什么意思?

    杨守文扭头瞪着杨承烈,却见杨承烈仰天哈哈大笑,然后背着手,溜溜达达走了。

    “阿爹,那盖老军你可认识?”

    杨承烈脚步一顿,扭身问道:“问这个干嘛?”

    杨守文咬牙切齿道:“我被盖老军的儿子给耍了。

    那帮人来历不明,可明显不是袭击县衙的人。我不相信,盖嘉运看不出来那些人不好惹,却还是把消息给我,明显就是想要我去试探对方。这小子用心险恶,别有目的。我浑噩十七年,却不代表我可以被人耍,我要找那小子讨回一个公道。”

    杨承烈眉头一蹙,露出沉吟之色。

    他想了想,半晌后开口道:“这件事你不要出面,我会让盖嘉运给二郎交代。”

    “至于盖老军,你别去招惹。

    那厮是个亡命之徒,而且手下亡命之徒也多。昌平县的泼皮,就八成是听他的差遣。这个时候如果招惹了他,会让局势更乱。这件事,我会亲自去找盖老军交涉。”

    一个团头,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过仔细想来,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杨守文没有反驳,点头答应了杨承烈的要求。

    盖嘉运!

    特么的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盖嘉运,盖嘉运……莫非这家伙还是个名人?

    杨守文想到这里,摇了摇头,有些苦恼。

    +++++++++++++++++++++++++++++++++++++++

    这一夜无事,第二天天一亮,杨守文就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

    他迷迷糊糊走出房门,就看到宋氏正指挥两个健仆抬着一个箱子,往外面走去。

    “阿娘,你这是作甚?”

    “你阿爹没告诉你吗?”宋氏嫣然笑道:“你阿爹让我和青奴,今天随你一同去城外。他说城里最近有点乱,让我不要在这边,顺便也可以去那边帮你操持一下。”

    杨守文咧开嘴,用力打了个哈欠。

    “阿娘,那边什么都有,不用这么麻烦。”

    “要住好几天呢,青奴不太习惯用别人家的被褥,所以……对了,昨天的事,你别往心里去。”

    宋氏说得,是昨晚杨青奴找宋安偷袭他的事情。

    杨守文笑着摆摆手,“阿娘说笑了,青奴有这样的警惕性,是一桩好事。”

    “烦劳‘大兄’让让。”

    正说着话,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杨守文扭头看去,就见杨青奴拎着一个小包袱,站在旁边。

    她喊大兄两字的时候,很明显加重了语气。杨守文听得出来,这小丫头心里的不屑。

    “啊,青奴起的真早。”

    “当然了,‘大兄’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懒吗?”

    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是一身的刺,说起话来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杨守文仍旧是一脸温和的笑容,错步让开一条路,当杨青奴从他身前走过的时候,他突然压低声音道:“青奴,昨天的事情可真是抱歉。那臭水沟的东西太脏了,竟沾到了你的身上。”

    他看得出来,杨青奴似乎有一点洁癖。

    果然,这句话一出口,杨青奴的脸色唰的就变了,变得有些煞白。

    她强忍着吞了口唾沫,然后扭头强笑道:“‘大兄’说的哪里话,那是青奴莽撞了。”

    说完,她脚步顿时加快,便往外面走。

    小丫头片子,和我斗?

    杨守文忍不住哈哈大笑,可笑到一半,就想起来宋氏似乎就在边上。

    果然,宋氏看他的目光有些古怪,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阿娘,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杨守文顿时面红耳赤,连忙转身回屋。

    这么大的人了,还去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较真。最可恨的是,被小丫头片子的老娘看到。

    丢人啊,实在是丢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