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二十七章 我要酿酒(上)求推荐,求点击
    生活,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唯一的变化,就是原本平静的家里,变得热闹许多,每天鸡飞狗跳,马嘶牛吼。

    “菩提,过来!”

    “菩提,去把篮子拿来。”

    “菩提,不许在这里尿尿,打你哦!”

    菩提,就是丑丫头。

    只是幼娘觉得,丑丫头一点都不好听,所以强行把丑丫头改了名字。

    “从今天开始,你就叫菩提祖师。”

    看着幼娘蹲在那里,一本正经对丑丫头胡说八道的时候,杨守文顿时有一种莫名的丧失感。若这世上真有诸佛,若这世上真有神仙,若这世上真有个叫菩提祖师的,看到幼娘对着一只狗叫菩提,又会是怎样的感受?想必,会有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吧。

    可不管怎么说,丑丫头已经变成了菩提祖师。

    四只小狗,也依次有了名字。

    最大的叫悟空,其他三只分别是八戒、沙僧和小白龙。虽然杨守文的《西游记》才说到龙宫得宝的情节,可是在第一只小狗被命名为悟空的时候,杨守文就干脆给其他三只狗起了名字。

    幼娘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但是却知道,杨守文一定有他的理由。

    第三天,杨守文已经可以正常行走,身上的伤口,更在慢慢的愈合。

    这具身体很奇怪,之前那么吓人的刀伤,只三天就开始愈合。杨守文隐隐约约能够猜测,他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自愈能力,想必是和当日被雷劈中,有莫大关联。

    那道雷,让他恢复清醒,同时也改变了他的体质。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在这个医疗条件相对落后的年代,拥有这样一种体质,显然有莫大的好处。

    ++++++++++++++++++++++++++++++++++++++

    清晨,庭院里雾气昭昭。

    杨守文起了个大早,现杨氏和幼娘,都还没有起床。

    丑丫头……不对,是菩提祖师听到了动静,立刻抬起头,它的窝,坐落在门廊一隅,可以清楚看到院子里所有的状况。在现是杨守文出来后,菩提祖师有趴下来,舔了舔蜷在它身下的一只小狗,便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似得,一动不动。

    这家伙,还真几分祖师处变不惊的气质。

    杨守文在门廊上活动了一下,没有如往常那样练功。

    雨雾天,练功会适得其反。杨守文很清楚这样一个道理,所以在活动了身子之后,便径自来到前院。

    前院看上去,似乎小了些。

    在院子的角落里,多出了一个简陋的马厩,里面圈着三匹马。

    现在这个家,还真有点家的意思。牛马都有了,再加上那五只狗,似乎越来越热闹。

    杨守文先是在牛圈和马厩里添了些草料,就来到柴房门口。

    经过两天的准备,柴房已经生了变化。

    里边摆放着一个看上去有两米多高的器具,底下是一个火炉。

    “兕子,怎么这么早起来?”

    杨氏一如往常,早早起床准备早餐。

    只是她现,杨守文居然比她起的更早。

    “婶娘,我在干活呢。”

    “做什么?可要我帮忙吗?”

    杨守文从柴房里走出来,从柴房旁边的棚子里,抱了一堆木柴出来,笑呵呵回答道:“我在酿酒。”

    “酒?”

    杨氏愕然,走上前道:“前几天不是刚买了二十坛酒,没了吗?”

    “还在呢。”

    “那你酿什么酒?”

    杨守文把木柴放在火炉旁,搔搔头道:“其实也算不得酿酒,只是做些加工而已。”

    “加工什么?”

    “婶娘不觉得,如今这市面上的酒水淡出个鸟吗?

    我想做些加工,把那些酒进行提纯蒸馏。这样一来,酒的度数会提高一些,口感也会变得纯烈一些。”

    什么是提纯?什么叫蒸馏?

    杨氏对此是完全不懂,只觉得杨守文是在胡闹。

    这家伙,从清醒过来之后,就变得有些古怪。如果不是从小看着杨守文长大,杨氏甚至连他身上有几根毛都知道,说不定会觉得眼前这杨守文,根本就是换了人。

    算了,反正这钱他已经花了,便由着他胡闹吧。

    “兕子,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婶娘,我一个人能行。”

    杨守文说着,就把杨氏推出了柴房。

    杨氏颇感到无奈,只好在门外说:“那你小心点,我去伙房做饭。需要帮忙时喊我一声,你可别折腾太厉害了。”

    “我知道!”

    杨守文答应一声,就钻进了柴房里。

    杨氏不禁摇了摇头,洗漱一番之后,就到厨房忙活起来。

    早饭做好,杨守文满脸黑灰从柴房里跑出来,匆匆吃了两碗粥水,就又钻进柴房。

    当朝阳升起,浓雾开始散去,幼娘迷迷糊糊从后院出来。

    “阿娘,什么味道?”

    杨氏正在厨房里清洗,听到幼娘的话,便走了出来。

    咦?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

    和她所熟悉的酒味有些不同,更炽烈,更浓郁。她心里一动,目光旋即一转,落在那柴房紧闭的柴门上。

    “你兕子哥哥再鼓捣什么酿酒,可能是酒的味道吧。”

    “兕子哥哥会酿酒?”

    幼娘一听,立刻清醒过来,撒丫子就要过去看热闹,却被杨氏一把揪住耳朵。

    “给我先去洗漱,女孩子家家的,整日疯疯癫癫,起床了也不拾掇好,像什么样子?”

    这时候,菩提祖师领着悟空八戒沙和尚和小白龙四只小狗,慢吞吞从后院走过来。它带着四只小狗先撒了泡尿,然后又跑到井边喝水,但水没有咽下去,吐在地上。

    “看看,看看……连狗都知道干净。”

    “是菩提!”

    “好好好,菩提……先去洗漱。”

    幼娘撅着小嘴,心不甘情不愿跑去洗漱了一番,然后带着四只小狗就跑去了柴房。

    菩提祖师则趴在厨房门口,陪着杨氏。

    杨氏一边干活,一边唠叨,不过那眼睛却不时向柴房瞄去。

    从柴房里传来的酒香,越来越浓,浓香扑鼻。

    杨氏也越来越好奇,忍不住起身走过去。

    “兕子哥哥,这是什么丫。”

    “这是蒸馏器……你看,我用蒸锅把酒加热,酒热了之后,就会变成蒸汽,然后经过冷却之后,从这根管子流出来。这样一来,酒的浓度就会提高,口感也会变得浓烈。”

    “呸呸呸,好难喝。”

    “幼娘别乱动,还没有弄好呢。”

    柴房里,传来杨守文和幼娘的对话声。

    过了一会儿,里面渐渐安静下来,紧跟着柴房门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杨守文抱着幼娘,从柴房里走出。

    他的脸,红扑扑的,好像熟透的苹果。

    而幼娘也是如此,小脸红的醉人,在杨守文的怀里,咬着手指头,不时出两声痴笑。

    “兕子,幼娘她……”

    杨氏吓了一跳,连忙上前。

    “醉了!”

    “啊?”

    “我忘了在蒸馏的时候,酒气会挥。

    屋子里空气流通不畅,幼娘年纪又小,所以在里面一会儿的功夫,就被酒气熏醉了。不过婶娘放心,让她回去睡一觉就好。别说是她了,就是我,也有些受不了。”

    没吃酒就醉了?

    杨氏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

    她有些哭笑不得,朝柴房里看了一眼之后道:“那你在外面喘口气,别真的醉了。”

    “我知道。”

    杨守文站在门口深呼吸两口气,驱散了体内的酒气。

    他在门廊上坐下,菩提立刻晃着尾巴跑过来,跳到门廊上趴下,把头放在他的腿上。

    四只小狗则东倒西歪的走过来,在菩提身边倒下。

    杨守文轻轻搓揉面颊,靠在廊柱上。

    只是加工提纯,就如此麻烦……原以为可以简简单单,轻轻松松搞定的事情,却险些把自己也栽进去。这蒸馏酒,还真没有那么容易,待会儿再提纯的时候,要小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