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十六章 人比解语花(下)
    唐代可没有冰箱储存食材,而杨守文他们住在小村里,一家三口都是现买现做,很少留存食物。在这年月,浪费可耻!朱门酒肉臭说的是那些达官贵人,似昌平这种苦寒之地,粮食并不丰盛,哪怕杨承烈是县尉,也要小心的打理生活。

    管虎笑道:“杨嫂不必担心,我与县尉带了酒菜,杨嫂做些蒸饼就可以了。”

    说着话,他举起手,扬了扬手中的酒坛子。

    而杨承烈则递给杨氏几个油纸包,沉声道:“让人从县城里带来的酒菜,给幼娘留一些,剩下的便端上来吧。”

    杨氏闻听,也就不再赘言。

    “兕子也来吃酒吧。”

    管虎跟着杨承烈走进正堂,招手示意杨守文过去。

    不过,杨守文拒绝了,“叔父不必管我,我不会吃酒,而且昨夜未睡,也有些乏了。”

    “那早点休息。”

    看样子,杨承烈和管虎今晚不会回县城。

    也难怪如此,这个时代可没有不夜城的说法,似昌平这种地处边荒的县城,天一黑就城门紧闭,开始宵禁。哪怕杨承烈是县尉,一旦城门关闭,也难叫开城门。

    这是规矩,与职位无关。

    “兄长,兕子说话挺正常的,可不像有病之人。”

    坐在正堂上,杨氏准备了两个食盘,分别送到杨承烈和管虎面前。

    唐代的人,还保持着分食的习惯,不太喜欢大锅饭汇在一起,众人围桌而坐。把酒菜摆好,杨氏便回到伙房,开始准备主食。而管虎喝了一碗酒,忍不住好奇问道。

    “说话倒是正常,不过有时候还是糊涂。”

    杨承烈道:“若他脑袋清醒,怎会跟着二郎胡闹?也幸亏家父生前对他管教严格,特别是在习武上,从没有半点马虎,才练出如今的身手。否则,恐怕就危险了。”

    管虎颇以为然,连连点头。

    “兄长,这突然间连续生命案,恐怕要惊动县尊。

    王县令可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如果他较真起来,咱们这边的压力怕是不小。”

    杨承烈撕了一只鸡腿,狠狠咬了一口。

    “这件事透着古怪,照今日盘问的结果来看,对方恐怕不会就此罢手。

    他们前日伏击那个假獠子得手,却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昨晚才会旧地重游,却不想被兕子和二郎破坏……老虎,我倒是有个想法,想听听你的意见。”

    “嘿嘿,兄长这话说得。

    不过我也有个主意,却不知道是不是与兄长不谋而合。”

    “哦?”

    杨承烈抿了一口酒,看着管虎,露出了笑容。

    千万不要被管虎那看似粗豪的相貌所欺骗。若他真的和他的长相一样,也不可能做到缉捕班头的位子。这缉捕班头,就如同后世的刑侦队长,要长着七窍玲珑心才行。管虎的武艺高强不假,一口大刀,便是十几个壮汉也休想将他留下。但他之所以能成为缉捕班头,成为杨承烈的心腹,还是因为他心思细腻,机智百出。

    管虎起身走到杨承烈的桌前,蘸了酒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诈’字。

    杨承烈哈哈大笑,“老虎果然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兄长今日故意拖到最后才走,还把我留下来,我就猜出兄长的意图。”

    “没错,那凶手既然没有得手,恐怕还会行动。

    以我们手中的人力,不可能专门调拨一批人留守弥勒寺,那就只有转移他们的视线,来个引蛇出洞。我准备明日回去以后,诈成找到了线索,让那些人跳出来。”

    “若他们不跳出来呢?”

    “这个……”

    管虎沉声道:“引蛇出洞固然是好计,却未免有些被动。

    他们一天不出来,咱们就只能等一天,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却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依我看,咱们还得查!不但要查,更要大张旗鼓的查,逼得他们跳出来。”

    杨承烈轻轻点头,手捻胡须。

    “怎么查?”

    “城里这边倒是好办,只需增加人手,盘查严谨。

    倒是孤竹那边……二郎也说了,凶手是两个獠子。咱们这里地处边荒,獠子本来就多。城里面还好办,但是孤竹那里却有些麻烦。那些獠子去年才到这边定居,人员本就有些驳杂。若凶手藏匿其中,着实困难。最重要的是,孤竹是羁縻州。”

    羁縻州,大都是胡人自治。

    从县令到县尉,乃至最下面的差役,全都是胡人组成。

    杨承烈不禁轻轻敲打额头,沉吟片刻后道:“这件事的确麻烦……这样吧,老虎你先着手安排引蛇出洞的事情,同时加强县城治安。羁縻州这边的事情,最好是通禀县尊知晓。此关系朝廷律法,你我就算想要有动作,也必须小心谨慎。”

    “我明白。”

    +++++++++++++++++++++++++++++++++++++++

    杨承烈和管虎一边吃酒,一边聊天,不知不觉一夜过去。

    他们不睡,杨氏也不能睡,就陪着他们熬到天明。天亮之后,杨承烈也没有叫醒杨守文,就和管虎匆匆离去。杨氏这才收拾碗筷,不过紧跟着又要一天的忙碌。

    杨守文醒来后,帮着杨氏打扫了房间。

    他晌午没有出门,陪着幼娘休整花圃。天凉了,冬天很快就会到来,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整理完了花圃,杨守文就坐在门廊上呆。

    幼娘轻手轻脚走到他身后,伸出小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兕子哥哥,猜我是谁?”

    “嗯,让我猜猜啊……这么香,一定是我家的小幼娘。”

    说着,他猛然转身,把幼娘抱起。

    幼娘忍不住嘻嘻笑起来,她搂着杨守文的脖子,娇声道:“兕子哥哥,给幼娘讲故事嘛。”

    “讲故事?”

    杨守文愣了一下,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来一道灵光。

    “幼娘,你可听说过玄奘法师?”

    杨幼娘摇着小脑袋,一脸茫然道:“玄奘法师是干什么的?”

    “他是个和尚。”

    “和尚?就是好像山上的光秃秃吗?”

    “呃……幼娘,这个咱们私下里叫就好,当着人家的面,还是要遵一声法师为好。”

    “可他们,的确是光秃秃啊。”

    和小丫头讲道理,有时候的确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好在杨氏路过,听到幼娘这么说,立刻不满道:“幼娘,怎可如此无礼,以后不许这么称呼法师。”

    杨氏好像是信佛的,但又算不上是那种狂热的信徒。

    幼娘撅着嘴,小声嘀咕,低着头把衣带缠在手指上,一圈一圈……似乎有些委屈。

    “婶娘知道玄奘法师?”

    “哦,倒是听说过,那似乎是太宗时的法师吧。

    我听人说,他为了求取真法,不远万里前往天竺,经历了很多危险。另外,他还著有一部《大唐西域记》,写的就是西行路上所见所闻。不过,我却没有看过这本书。”

    对了,大唐西域记!

    杨守文突然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了。

    “婶娘,那大唐西域记,县城里有吗?”

    “那就不知道了……待会儿我正好要进城买些布料,若兕子想要,我可以去博文馆问问。

    不过,兕子你看得懂吗?”

    杨氏不记得杨守文读过书,所以也不太确定。

    杨守文道:“若有的话,烦劳婶娘带一本来……另外,婶娘去县城的话,还有些事情想要麻烦。我这里有两贯钱,婶娘看着买些酒来,不用好酒,能买多少是多少。”

    “啊?”

    杨氏愕然看着杨守文,一脸不解之色。

    “兕子要吃酒吗?两贯钱多了!若是兕子要吃酒,我带一坛回来就是。”

    “哦,婶娘误会了,我买酒来不是为了吃酒,而是另有用途,婶娘不必多问。”

    “那好吧。”

    杨氏从杨守文手里接过皮囊,系在了腰间。

    她收拾了一下,又叮嘱幼娘不许顽皮,这才走出院门,前往县城。

    看杨氏走远了,幼娘立刻复活了,“人家哪里有顽皮,最不听话的是兕子哥哥。”

    幼娘嘟囔着,一副委屈的模样。

    杨守文忍不住哈哈大笑,抱着她坐在腿上,“既然如此,就让顽皮的兕子哥哥,给听话的幼娘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好啊好啊!”

    “咱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是一个关于猴子的故事。”

    杨守文刮了一下幼娘的小鼻子,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