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十二章 夜探弥勒寺(下)
    外面,黑漆漆,静悄悄。

    “大兄,怎么了?”

    杨守文眉头一挑,旋即转身道:“没事,怎样,我们可以进去吗?”

    那僧人已验明了杨瑞的身份,听到杨守文问话,也清醒了些,态度也变得和善了些。

    “既然是县尉差遣,两位施主辛苦了,不知有什么吩咐?可要通报法师知晓?”

    唐代寺院,有方丈、住持、知客僧等等级。

    不过,他们并不是直呼其职务,而是多以‘法师’代之。

    “那倒不用。”

    杨守文持枪,领着杨瑞迈步走进山门。

    “法师,我们这次来,是想要请教一件事。”

    “哦?”

    “敢问昨日,可有善男子前来进香?”

    这座大弥勒寺位于山中,其实香客并不是很多。

    听了杨守文的话,那僧人想了想便回答道:“不瞒施主,我们这座寺院地处偏僻,平日里没什么人来,香火也不是很旺盛。平日里得以维持,也是靠着本地的居士加以施舍。不过昨日……哦,应该是前日了!的确是来了几个人在此借宿。”

    “借宿?”

    僧人点点头,“前日正午时,来了一个善男子,说是想要在敝寺修行几日,还给了挂单的香火钱。以前这寺中,十天半个月未必会有人来借宿,可是前天却来了两拨人。

    在傍晚时,有来了三个人说要借宿。

    不过当天晚上,那四个人就不见了踪迹。我第二天打扫寺院的时候,才现他们已经走了。”

    “四个人,可看出是什么人?”

    僧人笑道:“这如何看不出来?那四个人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獠子。

    先来的那个獠子能说一口流利的官话,后来的三个獠子,却好像是突厥人……嗯,就是突厥人。他们官话很生硬,私下交谈的时候,用的好像就是突厥话。我早年曾去过塞外,和突厥人打过交道,虽然不会说,但也能听出他们端倪。”

    突厥人?

    杨守文眉头一蹙,感觉有些不妙。

    昌平周围主要是以契丹人和奚人为主,突厥人并不是很多。

    那些突厥人千里迢迢跑来,就为了杀一个人吗?这件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啊。

    他看了一眼杨瑞,却现杨瑞正无聊的打量寺院。

    很显然,他并没有听出这里面的问题所在。

    杨守文想了想,沉声道:“那个孤身挂单的獠子住在哪里?当天可有什么异常举动?”

    “哦,他就住在那边的厢房。”

    僧人用手一指,解释道:“敝寺甚小,不过前后两进。

    那獠子来了之后,一开始便在厢房里,不见动静。后来那三个獠子赶来,他便去了大雄宝殿,一直到晚课结束,才回了厢房。之后就没见动静……第二天我现那屋子里已经没人了,而且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痕迹,我还以为他临时走了。”

    “法师,你这寺中有多少人?”

    “加上我,一共五人。”

    杨守文点点头,双手合十道:“敢问法师,能否带我们先去禅房看看?”

    “当然可以……不过里面也没什么好看的。我昨天专门打扫了房间,干干净净。”

    僧人一边说着,便举着蜡烛在前面带路。

    杨守文跟在他身后,杨瑞则拉着杨守文的衣襟,显得有些紧张。

    那禅房正如僧人所言,干干净净。

    里面也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禅床和一个蒲团。

    僧人道:“来这里修行的人,大都要求不高,所以也很简陋,没有配备什么家什。”

    杨守文点点头,目光在禅房里扫了一眼。

    “法师,可不可以让我们去大雄宝殿看看?”

    “这个嘛……”

    僧人想了想,便答应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还要请两位施主轻一点,莫惊扰了佛祖。”

    “那是自然。”

    杨守文当下又随着僧人来到大雄宝殿外。

    僧人轻轻推开大门,出吱呀呀一阵轻响。

    大雄宝殿的面积不大,正中央供奉着弥勒佛祖的金身佛像,两边则是罗汉菩萨的彩绘。

    杨守文不清楚昌平县里的弥勒寺是什么模样,但是眼前这座大雄宝殿,比起他记忆中那座少林寺的大雄宝殿,面积至少小了一半。

    “这就是大雄宝殿了。”

    “法师可还记得,那天那个獠子在这里都做了些什么?”

    “这个嘛……”

    僧人苦笑摇头,轻声道:“小僧确是不太清楚。

    那天我倒是从门口路过了一次,看到那施主跪拜在佛前……嗯,就是跪在这里。”

    僧人说着,便走到蒲团前,然后扭头对杨守文道:“至于他还做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那天寺里因为突然来了善男子,所以大家有些忙碌,只有晚课时才过来。”

    “施主,要不还是把法师找来吧,他可能知道多一些。”

    杨守文不置可否,慢慢走到了佛前,站在那蒲团的正前方。

    抬起头,他看了一眼那座弥勒金身佛像,又低下头,向蒲团看去。

    沉吟片刻,杨守文突然在蒲团上跪下,然后身体向前匍匐,双手摊开,以头触地。

    好像也没什么!

    杨守文直起身子,摇了摇头。

    他抬起头,正想要再打量那佛像,却忽然间激灵灵一个寒蝉,汗毛在瞬间乍立起来。

    大雄宝殿的门敞开着,月光透过大门照在殿内,也照映在香案之上。

    杨守文清楚看到,一个人影映在佛像之上。

    “二郎,趴下。”

    杨守文大吼一声,然后一个懒驴打滚。

    耳边,只听弓弦声响,紧跟着传来一声惨叫。

    杨守文起身,顺势抄起大枪。

    杨瑞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在杨守文喊叫的一刹那,他本能的趴在地上。而那个僧人,此刻正瞪大了眼睛向大殿外看去,眼中更透出一种惊骇之色。

    在他的胸口,插着一支木撲头箭。

    箭尾上的鹰翎颤动,在月光下格外真切。

    “二郎,趴着别动。”

    杨守文二话不说,提枪便冲出大雄宝殿。他一只脚才迈出门槛,就听一声弓弦响,一支木撲头箭便向他射来。杨守文举枪拨打,啪的一声把那支木撲头箭打飞。

    就在这时,从大雄宝殿门前的广场台阶下,窜出两道黑影。

    两个髡结辫的胡人出现在杨守文的面前,一人手持大刀,一人手持长剑,一左一右夹击而来。果然是獠子!杨守文借着月光,看清楚了那两个獠子的长相。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脚下一顿,身体微微一矮,口中暴喝一声,一枪刺出。

    那杆虎吞大枪快若闪电,令那持刀的獠子大吃一惊。他连忙举刀封挡,耳听得铛的一声巨响。獠子只觉一股巨力传来,手中大刀再也拿不住,嘡啷便掉在了地上。

    他连忙大声叫喊,另一个獠子连忙上前想要拦住杨守文。

    却见杨守文一枪刺出之后,身随抢走,脚步一滑,矮身便让过那口宝剑,顺势又是一枪刺出。这一枪,比刚才那一枪的度更快。使刀的獠子再也无法闪躲,就听噗的一声,虎吞大枪狠狠灌入那獠子的胸口,一蓬鲜血喷溅在杨守文脸上。

    铮!

    弓弦声再响。

    从两个獠子窜出,到杨守文出手击杀其中一人,不过是三两息的时间。

    躲在暗处的弓箭手显然没有想到杨守文如此了得,匆忙间再一箭,只是心神却有些乱了。

    从寺院里的大树上,传来一声呼喊。

    持剑的獠子不等杨守文回身,便三步并作两步从广场上蹿下,健步如飞向山墙跑去。杨守文让过那支冷箭,抬脚把使刀的獠子踹到在地,便转身想要追击过去。

    不过这时候,那树上的弓箭手也冷静下来。

    他纵身跳到院墙上,箭三星映月。只见三点星芒飞来,杨守文不得不停下来闪身躲避。也就是这一停顿的功夫,使剑的獠子已经纵身跳上山墙,然后和弓箭手一起跃下。

    杨守文快步追到山墙前,手中大枪在地上一撑,身体借力腾起,也跳上了墙头……

    只见山墙外大雾弥漫,两个獠子已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