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崛起 > 第一章 生逢圣历元年(上)
    “驸马,救我!”

    凄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他顺着声音看去。

    那是一座美仑美奂的宫殿,此刻却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一群身穿锦衣的宫娥彩女四处奔逃,在她们的身后,则是一群如狼似虎,手持刀枪,身披铠甲的军卒。

    她,穿着华美的宫装,跌跌撞撞从大殿里跑出来。

    一头云鬓散乱,可是面孔却显得格外模糊。即便他努力张望,也看不清楚她的样貌。

    可他知道,她是在对他说话。

    “驸马,救我!”

    女人嘶声喊叫,那凄婉的声音,在此起彼伏的喊杀声中,清楚传入他的耳中。

    他本能的伸出手,向那女人快步走去。

    而她似乎也看到了她,踉踉跄跄向他跑来……

    说来也奇怪,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可是她的面貌却依旧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一丝轮廓。

    他张了张嘴,想要对她说话,却不出声音。

    眼看着她就要跑到近前,他的眼中却流露出一抹惊惧之色。

    从她身后的火海中,冲出一匹白马。那马上端坐着一个青年,手擎明晃晃的宝剑,眨眼间便到了她的身后。

    “裹儿,小心!”

    他终于叫喊出声,但她却好像没有听见,仍拼命向他跑来。

    一道冷芒在空中闪过,那白马青年在她身后举起宝剑,恶狠狠劈向她劈斩过去……

    +++++++++++++++++++++++++++++++++++++++

    “裹儿,小心!”

    杨守文蓦地睁开眼睛,从草地上挺身坐起。

    额头上,密布细密的汗珠,他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心更是砰砰砰跳的厉害。

    斜阳夕照,染红了虎谷山。

    山坡下,溪水潺潺。

    水很清澈,可以看见那溪水中悠哉游动的鱼儿。

    两头黄牛在溪畔的草地上,正悠闲的漫步。远处,只见起伏山峦被落日余晖染红,分外妖娆。

    从燕山方向吹来的风,带着丝丝凉意。

    吹在杨守文的身上,让他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颤。他这才现,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呼!

    杨守文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复又蓬的一声躺在草地上,脑袋里却是一片的浑沦。

    这该死的梦,已经连续出现了十几天。

    每次都是同样的梦境,同样的人,同样的结果……可问题是,‘裹儿’又是谁呢?

    想到这里,杨守文不禁有些头痛。

    浑浑噩噩十七年,一朝清醒,却意外的现,自己原来并不属于这个时代。

    他来自于一千五百年后的未来,重生于这个时代后,却因为种种原因,神魂闭塞,以至于糊里糊涂渡过了整整十七年。若不是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说不定他依旧会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做那个在普通人眼中,总是呆呆傻傻的‘痴汉’。

    但,裹儿究竟是谁?

    杨守文誓,以他两世阅历,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裹儿’。

    可为什么,这该死的噩梦从他清醒之后就伴随着他,而且会让他感到莫名的心痛?

    想不明白,真的是想不明白!

    “阿閦奴,放牛郎。年十六,呆又痴。

    满山追着黄牛走,回到家中少一头。阿爹前来把他问,却不知黄牛究竟有几头……”

    一阵歌声,打断了杨守文的思绪。

    他坐起来看去,原来是一群童子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溪畔,一边玩耍一边唱着童谣。

    杨守文的脸色,腾地沉下来。

    因为通腰里的阿閦奴,说的就是他。

    他小时候因为呆傻,爷爷带着他在昌平的和平寺求佛祖保佑,于是就有了‘阿閦奴’的乳名。这儿歌里唱的事情,是在去年生。当时的杨守文呆呆傻傻,以至于牛群走失了一头都不知道。回到家中他父亲问及此事,他也没能回答个清楚。

    这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可不知道是谁,竟然把这件事编成一儿歌传出去,以至于整个昌平县城人尽皆知。

    如果杨守文的父亲是普通人,倒也没什么。

    关键是,他的父亲杨承烈是昌平县尉。虽然只是个从九品下的职务,却也入了品级。昌平是个小县城,人口不足三千户,却也是一万多人。整个县城,除了县令、县丞和主簿之外,就是以杨承烈的官职最大。生这种事,也让杨承烈感到很没有面子。

    杨承烈,本是弘农杨氏子弟。

    在杨守文的记忆里,杨承烈原本是一个军官,后来也不知怎地,举家搬到了昌平。

    杨守文的生母,好像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出身。

    不过在生下杨守文不久后便过世,也使得杨守文从小就没了娘亲。

    后来,杨承烈在昌平续弦,娶了昌平一个姓宋的女子,而后又诞下了一子一女。

    杨守文的祖父是个道士,不喜欢住在县城,于是就定居在虎谷山下。

    由于杨守文从小脑子不太好,再加上母亲是在他出生后不久过世,以至于杨承烈认为他是个灾星,对他也不甚喜爱。所以,杨守文从小就跟随着祖父一起生活。

    两年前,也就是杨守文十五岁的时候,祖父病故。

    从那之后,杨守文就一个人生活在虎谷山下的田庄里,虽然不得杨承烈的关心,但也过的悠闲自在。毕竟,这田庄是杨承烈的职田。靠着这虎谷山下两百亩的职田,杨守文足以衣食无忧……至于放牛嘛,则是他从小跟着爷爷养成的习惯。

    一头牛的得失,对杨承烈而言算不上什么。

    可问题是,整个昌平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杨承烈养了一个傻儿子。以前大家心照不宣,可以当做不知道杨守文的存在。可是这儿歌传出去,就等于解开了盖子,弄的杨承烈每次聚会,都会被人调笑一番。虽然有些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却足以让杨承烈心里形成一个疙瘩。于是乎,杨承烈对杨守文,也就变得越冷淡。

    浑浑噩噩的杨守文,感受不到周围满满的恶意。

    可清醒过来的杨守文,却能够敏锐觉察到,在这儿歌背后,隐藏着的满满恶意。

    一双略显秀气的浓眉微微蹙起,他看了一眼溪畔的孩童,却又颇感无奈。

    难不成和这帮子穿开裆裤的小家伙较真吗?他们未必懂得这儿歌背后隐藏的恶意,只是觉得有趣,所以才会传唱不停。难道说,他还能把他们抓过来打一顿不成?

    无奈的叹了口气,杨守文从身旁的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投向那些孩童。

    孩童们嬉笑着散开,可不一会儿的功夫又聚在溪畔,一边唱着歌,一边逗弄黄牛。

    这时候,从山路的尽头传来一阵马蹄声。

    杨守文扭头看去,就见从西边的山路上出现了几匹马,正飞快向这边奔来。

    那马上的骑士,身着黑衣,头上戴着黑色斗笠。斗笠的边缘垂着一圈黑纱,遮住了他们的面孔,令人无法看得清楚。这虎谷山是燕山余脉,属于军都山一部分。每天从居庸关和孤竹方向往来的人不算少,更不要说马上就要到仲秋八月了。

    每年这个时候,是昌平最为热闹的时节。

    前几年由于契丹人作乱,使得昌平冷清不少。而今年,基本上是国泰民安,没什么战事生,所以昌平也就也就重新变得热闹起来。特别是去年在昌平西北增设羁縻州,自东北迁徙而来的胡人增加,也注定了今年的昌平,会比往年更热闹。

    所以杨守文只看了那一队骑士一眼,就没有再去留意。

    他掸去身上的灰尘,迈步从山坡上慢腾腾下来。

    就在这时,溪畔突然传来一声尖叫。紧跟着一连串的哭喊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