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第六十七章 门派任务
    无上真法,之所以名之为无上真法,是因为其文章的每一个符号都是大道真文,每一个大道真文都是天地间最本源的一种表现,乃是道之显化,若能真的参悟大道真文,那距离证道就不远了。

    看着那大道真文,玉独秀无法参悟透,随着入定,冥想那大道真文,无上法门,却见每一个字都隐隐约约有一种意境传来,根据那意境,玉独秀能模糊之间隐约理解了这无上真法的意思。

    下一刻,体内太平大道歌所转化的法力依次流转而过,频率生了莫名的改变,不断压缩提纯,这就是真正无上法的神妙之处。

    每天领悟一下神通,修持法力,然后在参悟无上法门,玉独秀小日子过得倒是悠闲,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三年,从重生到这个世界,现在玉独秀已经十五岁了。

    十五岁的玉独秀气质更加飘逸,似乎是临尘谪仙,凡脱俗,遗世而独立,虽然面孔并不十分英俊,但却有一种耐看,完美的感觉,似乎是天道造化,多一份减一分都显得多余,此时刚刚好。

    玉独秀双目中闪过神光,莹莹青光流漏而出,显得颇为神异,异于常人。

    此乃法力外溢,乃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无法控制法力,所造成的异象。

    “妙秀师兄,观主传召,还请师兄往”院子外,一个道童俏生生道。

    看着身前的花圃,玉独秀深深的吸了一口芳香的味道,然后道:“有劳师弟”。

    玉独秀一路急行,三年来武道修为愈加深不可测,反倒是法力,并未增长多少,三年时间修持的法力太少,根本就显现不出作用来。

    玉独秀的度很快,很稳,每一部都仿佛是经过测量一般,不多不少,距离不差分毫。

    武道修为与神通修为其实也是有关联的,比如说玉独秀脱胎换骨,修炼武艺自然是进展飞,水到渠成。

    没过多久,玉独秀就来到了道观,对着祖师上了一炷香,然后站在大殿的一侧,等候观主到来。

    不多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传来,接着就见宏源快步走进大殿,见到玉独秀后道:“这次宗门召你前来,是有任务要交托给你”。

    “还请观主吩咐”玉独秀道。

    宏源点点头,看着玉独秀道:“这是任务也是机缘,你武道修为不凡,符箓之术也是造诣匪浅,如今宗门人手紧缺,实在是抽掉不出人手,所以才派你前去”。

    说着,宏法拿出一个竹简:“任务写在这个竹简上面,你看了之后若有疑问可以问出,这任务关乎我太平道千古大计,不可马虎”。

    玉独秀点点:“是”。

    说完之后,一目十行飞快的将竹简看了一遍,然后缓缓将其卷起。

    “可有疑惑?”。

    “没有”。

    “那就好,你早早动身吧,这件事情越早越好,我怕被他教得知,一路徒生波折”宏源道。

    玉独秀略带迟疑道:“弟子护送人进京,然后回转宗门总坛,日后不晓得是否还能下山,弟子小妹如今年幼,不带在身边弟子心中难安,还请观主允许弟子带小妹共同进京”。

    宏法略一犹豫,随后点点头:“好,不过你要注意完成自己的任务,此事事关重大,要是失败,我太平道千古谋划定会出现致命破绽,那时候你就是宗门千古罪人”。

    “弟子晓得”玉独秀点头道。

    “去吧,准备好就下山吧,对了,你要小心梁远,他获得上古大能传承,又与你有怨,万万不可大意”宏源叮嘱道。

    玉独秀脚步一顿,随后一笑:“弟子也不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这梁远我心中自有计较,还请祖师放心就是”。

    说完之后,玉独秀迈步走出大殿,返回后山。

    走回后山小院,玉十娘正闲着无聊,坐在那里整理花草。

    三年过去,当年的小萝莉依旧是小萝莉,不过是十二岁罢了。

    “十娘,收拾东西,我们下山”玉独秀看着玉十娘道。

    “嗯?”玉十娘猛地扔下手中残枝,一双妙目看向玉独秀:“下山,真的吗?”。

    “自然不假,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我带这次带你入京,咱们去上京城好好玩玩”玉独秀笑着返回屋子,开始整理自己的行囊。

    玉独秀有种预感,这次自己离开此地,怕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就算是回来,那也是很久以后。

    玉十娘少女心性,可不知道玉独秀复杂的思绪,听闻要下山,欢快的像只小鹿,蹦蹦跳跳的整理行囊,三年来整日闷在山上,少女早就呆的烦腻了,对于那花花世界,留恋已久。

    兄妹二人还真没有多行囊可以收拾,玉独秀只有两身道袍,这道袍乃是道观赐予的,用的是特殊材料编织,一般不会损坏,玉十娘只是几件衣衫叠成一个小包裹,跨在身后。

    玉十娘眼睛弯成月牙,不断催促着玉独秀:“哥,你快点,准备好没有”。

    “好了,好了,这就好了,你这个催命鬼”玉独秀将银两装入行囊,下山宗门是不给银两的,对于修行之人来说,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弟子若是缺钱,却需要自己想办法。

    看了看四周,玉独秀关上窗子,小心的挖开一块地砖,拿出一个玉盒,将玉盒贴身放好,拍了拍胸口:“这可是宝贝,或许是我鱼跃龙门的关键所在,可不能有闪失”。

    再看看屋子,将以前猎到的狼皮装好,这下山之后都是钱啊,在野外还能取暖,当真是好东西。

    在墙上挂着一张精雕的硬弓,乃是玉独秀三年来得意的作品之一,在那硬弓边上,放置的是箭矢。

    将弓箭夸好,背上三尖两刃刀,再无留恋之处,玉独秀推开门走出屋子,看着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小妹,微微一笑:“出”。

    “出”玉十娘一声欢呼,向着山下跑去。

    玉独秀下山不久,就有弟子来到梁远闭关房间,却被梁家弟子拦住。

    “我要求见梁远师兄,有重要之事禀告”那弟子道。

    守门之人摇摇头:“怕是不行,梁远师兄前日寻找到突破灵光,进行闭关,没有半个月怕是出不来,你应该知道,对于修行之人来说,灵光一现意味着什么”。

    说到这里,这梁家弟子让开路:“我就算是让开路,你敢去打扰吗?”。

    那弟子闻言咽了口吐沫,赶紧摇头:“不敢不敢,在下这就告辞”。

    这弟子远去,遥遥的看着梁远闭关所在,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呸,什么东西,老子好心好意过来给你通风报信,却这般奚落老子,等那玉独秀走远,看你如何追赶,这可不是我的责任”。

    说完之后,骂骂咧咧转身离去。

    和小妹走在山林间,任凭小妹独自玩耍,玉独秀陷入沉思:“宏源师叔让我护送人去上京,此人定然非同小可,干系甚大,但为什么他不亲自出手?”。

    玉独秀摸摸下巴,宏法宏源不出手,有两种情况,第一是此人虽然重要,但却不值得他出手,要是第二点那就麻烦了,宏源或者被人盯上了,根本就无法出手,一旦出手,会引来更多的高手,所以才派自己前往。

    想到这里,玉独秀一个机灵,提高了警惕,不管这两样那样是真,那样是假,一个不小心,都会被人家给下黑手,这人就算是不值得宏源出手,但也很重要,不然不会派遣太平道真传弟子出手。

    看着欢乐玩耍的小妹,玉独秀轻轻一叹:“还有多少快乐时光?,一旦返回总坛,就是小妹拜师之时,告别自由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