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第六十章 修为强弱论
    宏法语气悲观,不似作假,玉独秀闻言心中一沉,修行之路多坎坷,那宏法的修为他虽然不知道,但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修为与宏法的修为乃是云泥之别,就连修为强大的宏法都有着朝不保夕的感觉,那自己呢?自己日后又该如何?。

    玉独秀逐渐沉默了下来,一股压抑的气氛在二人中间流畅,走了一段路,宏法似乎从自我沉思中醒过来,看着满面愁容的玉独秀,却是哈哈一笑:“小子,你境界还差得远呢,不用担心那些遥远的天灾**,以你的资质,度过三灾定是没问题,就算是三灾之后的境界,也不是不能求取”。

    玉独秀缓缓抬起头,耳朵一动:“三灾之后的境界?,成就三灾不是已经可以得长生了吗?”。

    宏法似笑非笑:“你要知道,长生不是永生,万年可以算作长生,千年也可以算作长生,就算是五百年,相对于凡人百年来说,也可以算作是长生”。

    说到这,宏法转过头继续向前走:“这些事情,等你正式拜入我太平道就知道了”。

    玉独秀闻言点点头,然后道:“前辈是什么修为?”。

    “已经度过三灾”宏法语气中略带傲然,三灾啊,诸天修士无数,绝大部分人都死在了三灾上,能度过三灾的修士,无一不是一方楚翘。

    “那避恶呢?”玉独秀道。

    “哼,他不过是才刚刚度过两灾罢了”宏法略带不屑到。

    玉独秀久久无语,心中暗道“两灾罢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让我这个才刚刚踏上修行之路的修士情以何堪。

    “前辈既然已经度过三灾,那避恶不过是两灾罢了,修为上与前辈差得远,前辈何不将那避恶击杀?,或者是重创也好,那避恶来我们太平道搅风搅雨,被前辈重创,谅他背后宗门也没有话说”。

    这回轮到宏法无语了,过了几息,宏法摸摸鼻子:“这件事倒是有些麻烦,神通的强大与修为境界无关,我虽然度过三灾,但与避恶相比,战力上未必能占到便宜,境界高出他,只能说明我可以比他活的更加久远罢了”。

    这回轮到玉独秀不解了,眼中满是迷茫。

    宏法耐心解释道:“法力只能作为动力,而神通术法才是决定修士战力强大的关键,比如说你现在身上只有三百年的法力,我身上有万年法力,但若不动用神通,术法,我决然不是你的对手,因为你武道修为比我厉害,而没有神通术法的法力,等于没有半点战力”。

    顿了顿,宏法接着道:“如果你若是有大神通在手,而你三百年的法力又足以支撑你使出大神通,而我的神通不如你的神通厉害,那我纵然是度过三灾,拥有万年法力,也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也就是说,决定战力强弱的关键是神通”。(这一点后面会给大家详细解释,请大家先不要乱喷)。

    玉独秀似懂非懂,按照宏法的说法,就是说战斗力与神通有关,与修为境界无关。

    “你今日与避恶的对战我全都看在眼中,你若是在有一两手神通在手,那避恶纵然是使出神通,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你现在的修为境界与避恶可是差得远呢,但他却不是你的对手,仔细想想可明白我先前说的那番话”宏法道。

    玉独秀点点头:“弟子懂了”。

    “孺子可教也,你资质不凡,日后必可踏上真正大道之途,三灾虽然厉害,但却比不得**凶险,进入门派之后,需勤勤修持神通,用以护道,方才可得长久”宏法慎重道。

    “多谢前辈指点”玉独秀对着宏法一礼。

    宏法看了看玉独秀,想起先前玉独秀的表现,心中越看越喜爱:“罢了,你也不要叫我什么前辈,听着生分,反正你早晚要拜入太平道,不如你叫我一声宏法师叔就是了”。

    “多谢师叔,多谢师叔”玉独秀闻言大喜过望,赶紧顺着杆子往上爬,听闻宏法此言,自然是大喜,这宏法话语里的意思透漏着自己已经踏入太平道大门了,大约是**不离十。

    “独秀师侄快快请起,与我一起回到临时驻点”宏法扶起玉独秀,向着据点走去。

    荒林中,剩下的一群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玉独秀与宏法离去的背影,眼中充满了不甘,羡慕,嫉妒,还有一抹悔恨,庆幸以及仇视。

    现实人生百态不过如是,许仙站在人群中,他算是幸运的,本来面对着强势的宏法,大家都没得选择,一一将囊袋解开,他不过是耍了个小心思,比别人慢了一步罢了

    “好运道的家伙”许仙自嘲一笑,看着半解半锁的囊袋,缓缓将囊袋收起:“走了这么多人,竞争力少了很多,如今只能靠自己了”。

    说完之后,许仙看了一眼众人,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万载人参到底在谁的身上,最大的可能就是梁远,毕竟与众人相比,这梁远一身修为神通深不可测,能从太始道弟子手中抢食也算是正常,不过刚刚一看玉独秀的武道修为,却也是深不可测,灵参最有可能就在这二人身上,日后需要注意点,寻个机会将其,,,”。

    万载灵参啊,谁不心动。

    梁远低着头,看了眼远去的玉独秀与宏法,然后将脑袋低下去,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仇恨,被宏法察觉到自己的仇恨,双拳紧握,面孔逐渐扭曲:“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玉独秀,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不过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罢了”。

    “万载人参,对了,万载人参哪里去了?”梁远猛然间从仇恨中醒悟过来,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也是本次事情的关键所在,人参不见了,那可是万载人参,足够令那些将死的老家伙拉下面皮跑出来下黑手了。

    念头一转,梁远就有了主意:“找个机会将这消息放出去,就说万载灵参在玉独秀手中,到时候谣言满天飞,就算是假的也是真的,万载灵参足以让人试探一下,到那时玉独秀麻烦不断,自然没有修行的时间,看他如何与我竞争,拜入无上大教又能如何,没有时间修行,依旧是最后化为灰灰的结果,而且太平道那些长老也不是好说话的主,那个不眼馋万载灵参”。

    想到这里,梁远看了一眼四周的众人,赶紧低下头,将眼中的兴奋之色给掩去,要是被人现自己捣鬼,也有些麻烦,今日看玉独秀与人近战,梁远要是说没有忌惮,那是假的,正是因为这一份忌惮,梁远才越加将玉独秀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能够除之而后快,扼杀于萌芽之中。

    “走了,大家都去寻找灵药,如今走了许多人,咱们的竞争力却是少了许多,这可是一次万载难逢的机会,这种好事都能被咱们赶上,若是这次不能拜入太平道,日后更没有机会”梁远对着身后的家族子弟招呼一声,一群人呼呼啦啦的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团体,不管在哪里,人们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抱成一个小团体,很显然,在这批太平道试炼弟子中,众人分为两个团体,一个是以梁家为的团体,还有一个是雁洲各大家族弟子组合在一切形成的团体。

    雁洲各大家族前一段时间可是将梁家给其欺负惨了,现在梁家获得上古遗迹,得到大神通者传承,面对曾经欺负过自己的家族,能不记恨在心吗?。

    要是有机会,梁家是不会介意狠狠的报复回去,吃掉梁家多少势力,多少土地,都要一一的吐出来,只是各大家族都是属狼的,吃到嘴中的肥肉肯吐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