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第五十一章 回乡
    从道观至荒林之间的路程,大家是各显神通,随便你怎么去,家族若是富有,你可以选择乘马车,若是贫穷,你可以走着去。

    当然了,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耽误试炼,如果你真的耽误试炼,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你能保证自己在试炼结束前完成任务,也不会有人去管你。

    当然了,完不成试炼的后果就是淘汰。

    许仙的家族在雁洲是个大家族,道观中自然有族中的长辈照应。

    其实这种试炼,说是公平,但却也有不少漏洞可钻,比如说:买通试炼无望的修士,请他们帮自己寻找药材。

    这试炼的一万多人,总不能全部都被录取,那些个小家族出身的修士或许在大家族的胁迫下,无奈交出自己的药材,也有的修士自觉无望获得更进一步的途径,就会主动将所获得的药材交给大家子弟,以期望自家的族人能够获得大家族的庇佑。

    这样一来,这只队伍就隐隐约约的分为无数个团体,大家相互戒备,敌视。

    玉独秀出身贫寒,自然有不少大小家族拉拢,不过被玉独秀强硬拒绝了,身为修士,就应该有一往无前的劲头,要是这般瞻前仰后,受人胁迫,能有多大出息。

    与玉独秀想法相同之人不少,这些人都是抱着破釜沉舟的信念而来,毫不妥协,若是能完成任务,获得门派青睐,自然是一飞冲天,任务失败,这等大开山门的机会不知道要在等几百年,那时候早就成为一堆枯骨,何必想那么多。

    揉着眼睛,带着朦胧睡意,玉独秀徒步上路。

    话说像玉独秀这种家中无钱又无权的**丝还真有不少,富有人家的公子都是等最后几天才乘着马车上路,像玉独秀这种**丝,脚程比不过人家,只能风餐露宿的提前走几天。

    “啪啪”玉独秀手中两道符纸飞出,贴在腿上,神行符,日行八百里,虽然比不上这个世界的上好马匹,但胜在省力气,除了消耗一些法力,然后浪费一文钱纸张之外,基本上是不怎么耗钱的。

    符纸已落下,玉独秀两脚生风,呼啸着向着远处奔驰而去,在路上带起阵阵烟尘,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玉独秀刚走不久,道观中一个面容英俊的青年男子就睁开眼睛,一道神光射出,似乎能看穿这方天地:“好苗子,我太平道这些年终于现了好苗子,没想到符篆之道居然还可以这么用”。

    看着玉独秀离去的度,在其身后的一个男子眼睛瞬间就直了:“我靠,这是什么符箓,居然可以加快度,道观中有这种符箓吗?”。

    男子打开身后的包裹,将一直都未曾细心观看的太平符解拿了出来,翻了一遍之后才疑惑的摸摸头:“没有介绍,那是什么符箓,居然有这种度”。

    不单单是这男子现了,不远处的众人也现了玉独秀异常的度,一场骚乱就此开始,相互打听,询问太平道内是否有这种符纸流传,可惜,这是玉独秀自己独家一份,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亮相,众人如何能知晓其来历。

    这神行符还是玉独秀受到前世一本经典小说的启,那日行八百里的神行太保,玉独秀还是比较喜欢的一个角色,八百里啊,那绝对是传说的存在。

    细细算来,一里等于五百米,八百里就等于四十万米,四十万米有多远?。

    对此我只能呵呵了,去想一想你们学校的操场有多少米,你走一圈要多长时间,记住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逐渐越来越累,体力会逐渐下降。

    玉独秀的神行符虽然比不上千里马,但度却也不慢,那为什么玉独秀要提前走呢?。

    为什么呢?。

    玉独秀提前走自然是有自己的理由,第二日上午,满身风尘之色的玉独秀来到了荒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村庄。

    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那村头的一对小乞丐,早就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随后被逐渐忘置于脑后。

    三年多的时间,三年的改变,足以令村中的众人忘记玉独秀的存在。

    站在村口,玉独秀略微踌躇,随后来到了村长的家门前,轻轻敲响大门。

    里面传来一个老迈的声音:“谁啊”。

    接着,大门打开,玉独秀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你是”村长虽然上了年纪,但对与玉独秀的这张脸还是有些印象的,即便是玉独秀此时与成年男子差不多。

    从一个幼童到成年男子,这其中的转变自然是巨大,但眉宇间那依稀的熟悉感,却回荡在老村长的脑海。

    “村长,我是独秀”。

    “你是独秀”村长惊讶的张开嘴巴,眼前丰神如玉的男子,虽然衣着普通,容貌并不算是太英俊,但却别有一种气质,很耐看。

    村长的语气中透漏着惊疑。

    玉独秀点点头:“自然无假”。

    村长认真端详了一会,才点点头:“不错,确实是独秀,快进来吧,三年多都没有你们兄妹的消息,还以为你们兄妹已经,,,,”。

    说到这里,老村长话语顿住,疑惑道:“为何不见你妹妹”。

    “我妹妹在城里,没有回来”。

    老村长打开门,让玉独秀进来,端上茶水之后才道:“好些年没见了,不知道你们兄妹怎么过来的”。

    玉独秀闻言一笑:“我运气不错,被太平道观收留,如今来荒林历练。

    “太平道?那个传说中的仙人道观?”老村长目瞪口呆,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有怀疑,有惊诧。

    玉独秀手掌一动,却见身子不动,那手掌无限拉伸,居然伸出了窗外:“如何?”。

    “妙,妙,妙,这就是仙术吗,此生能看到仙术,我就是死也值得了”老村长居然老泪纵横。

    看着嚎啕大哭的老村长,玉独秀哭笑不得,他此时终于认识到,仙道对于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村长,我来这里是为了村中的乡亲示警的”玉独秀喝了一口茶,待村长缓了一下情绪道。

    村长闻言目光凝重,以玉独秀修仙之人的身份特意过来预警,显然是麻烦不小。

    “什么事情?”。

    玉独秀整理了一下思绪道:“这次太平道广开山门要进行历练,而选择历练的地点就是荒林,那荒林自古以来神秘莫测,要是引出来什么**烦,村庄距离荒林太近,定是逃不过此劫”。

    “而且,那太平道多有大家子弟,各各狠毒,动手则伤人,乡村距离荒林太近,到时候把他们吸引过来,村中怕是不得安生”玉独秀将茶盏放下道。

    村长闻言低下头,过了一会才道:“你的意思是?”。

    “反正试炼的时间也不长,村中的乡亲不如离开村庄,躲一段日子如何?”玉独秀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可是村庄瞬间就摇头否决:“村中的良田怎么办?离开村庄,乡亲的生计何以维持?”。

    玉独秀闻言沉默不语,他又不是真的仙人,之所以特意跑过来提醒村庄众人,不过是看在以前的一些情分上罢了。

    他兄妹二人虽然受到接济,但却并没有真的接受大家养活,而是自己吃野菜活下来,真要是靠乡村接济,他们兄妹早就饿死了。

    玉独秀自以为跑过来传递情报,已经尽了情分,要是这群人不识大局,他也没办法,这件事他也无能为了,要钱还是要命,就看这群人自己的觉悟了。

    “不管如何,这件事应该让乡亲们知道,至于该如何选择,还要靠乡亲们自己断决”玉独秀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水。